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哑巴吃黄连

第十一章 哑巴吃黄连

        “你们田家就是不讲理欺负人,松开我弟弟!”

        王秀娥两个女儿急了,姆妈被张春花压在身子地下,弟弟被田小芽踩在脚下,她们两个一起上,也不过刚刚跟杨娟打成平手,根本没法脱身。

        这时,村长和田家父子一同赶到,才把众人拉开,就这张春花还趁着大家不注意,照着王秀娥肚子狠狠踹了一脚,给王秀娥疼得当时就弯了腰。

        “干什么,这是干什么!老田,管管你媳妇,这都是干啥!”

        村长皱了皱眉,张春花这个不吃亏的脾气,年轻时他当生产队长,就看到她没少跟王秀娥干仗,怎么当婆婆了还不消停。

        “大伯,这次真不是我姆妈欺负人,是王秀娥在村里胡说八道。”

        村长也是田姓人,算起来跟田志泉还没出五福,算是田小芽远房大伯,随即田小芽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村长,张春花上门欺负我家,田小芽把我儿子都踩出毛病了,您要是不给我家主持公道,我、我就找乡长告你们穿一条裤子!”

        田小芽有些无语,难怪这个王秀娥在村里也没啥好人缘,就这得罪人的情商,就算有理村长怕是也懒得管了。

        “大伯,那件事情是个误会,王秀娥没了解清楚就出去胡说八道,她还是个长辈,这样糟践我的名声,我姆妈实在气不过,女孩子的名声那是比性命还重要的东西,她这样说,以后我还怎么嫁人。”

        周围不少妇女点头,那确实,姑娘名声坏了,没人要。

        “还有……”田小芽扫视众人,“大伯,我是村里的姑娘,我的名声臭了,传出去也会影响到咱们村啊,到时候哪里还有媒婆上门提亲,就是嫁出去的姑娘,也会因为王秀娥胡说八道,而名声有损。

        婶婶们你们仔细想想,别说此事是王秀娥胡说八道,就算是真的,那也是家丑,宣扬得到处都是,难道大家就得了啥好处了吗?到时候媒婆不来咱们村,姑娘嫁不出去,小伙子娶不上媳妇,这责任她王秀娥能不能担待得起!”

        田小芽一番话掷地有声,还真让不少人面露深思。

        “老田家小闺女说的没错,王秀娥你个老娘们,你跟田家有仇,你要跟田家死磕,别把全村人都害了,胡说八道个啥!”

        “我家二姑娘马上要说亲,要是出点啥事,王秀娥我跟你没完,黑心肠烂肚子的人,就顾着自己嘴巴痛快,也不想想村里那些姑娘的名声!”

        “可不是吗,要不是老田家姑娘这样一说,等事情闹大了,咱们村在四里八乡出了名,以后要背一辈子坏名声!”

        村长有些惊讶,这还是老田家小闺女吗?以前蛮不讲理,一脑袋浆糊,现在就跟突然开窍似的,说话条理清晰,句句在理。

        “呸!我哪里胡说八道了,你做下不要脸的事,还不让人说了,嘴长在我身上!”

        “我让你胡说八道!”

        张春花见不得自家姑娘被人欺负,挣脱丈夫的手,上去就给了王秀娥两耳光,这下王秀娥全家炸了锅了,太欺负人了,村长在这站着,张春花就上来欺负人,这是不把老刘家放在眼里,不把村长放在眼里。

        “老刘,你媳妇被人欺负了,你还是不是男人!”王秀娥声嘶力竭地喊着。

        周围的人也指责张春花太霸道,突然打人,摆明了就是欺负人。

        田小芽见势头不对,张春花明显引起众人不满,偏偏她自己还毫不在意,一幅老娘就这样,不服就干的表情,这可不行,毕竟众怒不可犯。

        她立刻狠狠拧了自己大腿一下,立刻两眼微红,落下眼泪,”大伯,这件事情确实不是王秀娥说的那样,今天中午,我大嫂遇见王春花和她两个闺女,听到她们污蔑我,跟她们理论,结果被她们母女三人按在地上狠狠揍了一遍,把我家装饭的竹篮子都踢翻了,我姆妈是上门给我大嫂讨公道的。

        谁知王秀娥根本不讲道理,死活污蔑说我不要脸,说完还要跟她两闺女一起打我姆妈和大嫂,就这还不行,她儿子栓柱还要上去帮忙,我跟我姆妈完全是出于自卫。

        至于什么她跟她儿子要被打死了?我只能说,四个打三个,还打不过,居然还有脸嚷嚷,真是猪八戒倒打一耙!”

        这时,有跟杨娟关系还不错的妇女说,今天看到王秀娥跟她两闺女打杨娟。

        村长点点头,“既然你们两人争执不下,去个人把霍丰年和他外甥喊来。”

        “大伯,事情是在李素芬家发生的,她也知道啥事,也请她来做个证吧。”

        “也好。”村长点点头,立刻有人去通知霍家跟李素芬,等待的时候,王秀娥又跟张春花对骂起来,对骂过程中,王秀娥还不忘说村长偏心眼,偏向他们姓田的本家。

        田小芽憋着笑看王秀娥作死,反正村长大伯脸色越来越黑了。

        等了两炷香功夫,霍丰年带着霍启东快步走来,又等了会李素芬也来了,对上田小芽的目光,李素芬怯懦得低下头,一幅受气小媳妇模样。

        “村长。”

        霍丰年点头哈腰地从荷包里摸出一包带过滤嘴的香烟,给村长上烟,霍家出了个跟资本家跑了的女儿,以前也没少挨整,霍丰年最怕的就是乡镇干部领导,更得罪不起村长。

        “不抽。”村长摆摆手,“丰年,你知道启东这孩子跟老田家小闺女的事不?”

        来的路上,霍丰年已经问过,知道发生了啥事,听村长这样说,他连忙道“知道,知道!两孩子有点误会,前儿新泉还带着全家人上门给这孩子道歉,还送了老些东西,其实就是一点误会,新泉真是太客气了。”

        “大哥,您听见了,就是误会,结果王秀娥这个老贱人,污蔑我老姑娘。”

        有霍丰年这句话,张春花就如拿到了尚方宝剑一般,开始换着花样怒斥王秀娥。

        王秀娥的脸渐渐涨得通红,“霍丰年,你怕田家,可我不怕!你真窝囊,被田家欺负了。还要给他们说好话,拿了点好处,脸都不要了!让那野种说,到底咋回事。”

        王秀娥一口一个野种,田小芽发现霍启东身上又散发出那股森森冷气,把他的脸笼罩起来,一片漆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