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超级奶爸在线阅读 - 第12章 你没资格做母亲

第12章 你没资格做母亲

        “崔启被人救走后,没有放他走,而是活埋了他。”影夜道,“这个地方我查出来了,要不要去看看?”

        “不用。”萧风看着视频道,“人几分钟缺氧就会死亡,更何况现在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没得救了。”

        影夜也认同这话:“对方我查出来了,是崔启的老婆韦丽派人干的。摄棚中里打杂的小明,就是韦丽的人。”

        萧风捏捏眉心:“想让我当替死鬼,也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能力。但这件事暴出来,毕竟对咱们三千影业不好,去警告她。”

        “是!”

        挂断电话后,一直盯着窗户的萧风,看到沈冰倾房间里的灯灭了,也想掐灭烟头走人。

        没想到,沈冰倾居然出来了。

        正纳闷,一辆奔驰停下,沈冰倾上了车。

        看着绝尘而去的奔驰车,萧风立即跟上。

        最后跟到梦萝会所,下车的沈冰倾,已换上性感着装。

        萧风捶打旁边柱子,该死的,她居然在别的男人面前换装。

        此时的沈冰倾,风情万种,走起路来,就如随风摆动的柳条。

        男人看的流口水,女人看了不会嫉妒。

        萧风跟进会所,假装是少爷,推着餐车进入包厢。

        里面音乐声燥天,男男女女坐了一大堆。

        萧风双眸如鹰隼,一眼就扫到沈冰倾。

        她正坐在一个胖子身边,一手烟一手酒,笑的妩媚性感。

        音乐声在这时关掉,胖子把人头马放在沈冰倾面前:“弱水,刘总是我的大客户,他最喜欢看人喝酒,这一瓶人头马喝了,让他高兴,这一万块,你的。”

        “朱总爽快人!”沈冰倾二话不说,拎起人头马对嘴吹。

        众人拍手叫好喝彩,兴奋疯狂的不知自己姓甚名谁。

        萧风看着如此拼命的沈冰倾,差点捏爆餐车。

        沈冰倾不歇一口气,把人头马给干了。

        “好好好!”朱总鼓掌大笑,再次自包里,拿出一叠钱,“十万块,再喝两瓶,你的。”

        沈冰倾看着十万块钱,双眼微眯,却摇头:“朱总,我在这里放过话,一万块以下的酒不喝。”

        “明白!”朱总笑道,“我这人头马就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块,没超过一万!”

        如此扭解的话语,让众人高声喝彩叫好。

        沈冰倾一怔,突然一笑:“看来,我自己给自己挖坑了。行,看在朱总如此照顾我的份上,这十万块,我拿了。”

        众人再一次高声喝彩,旁边搂抱美女的刘总,双眸色眯眯的,在沈冰倾身上来回转着,还舔了舔唇。

        萧风拳头拽紧,混蛋。

        “不过,我得先出去打个电话。”沈冰倾出来后,在洗手间催吐,再补了个妆,拍拍自己的脸,“弱水,你可以,加油!”

        出来遇上冷脸的萧风,本是扬起娇羞脸的沈冰倾,双眸立即染上恨意,绕开他往包厢走去。

        “你不想想你自己,也要想想奶奶和诺诺。”萧风就没见过,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女人。

        从早上忙到晚上,一天二十四小时,她却活出了四十八小时。

        沈冰倾退后两步,面对萧风,俏脸寒霜:“你在教我做事?”

        萧风不语。

        “我就是因为想着她们,才努力挣钱,努力活着!”

        沈冰倾的滔天恨意,再次往上涌:“姓萧的,别以为你现在是我上司,你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

        “我告诉你,你最好离我远一点,不然,我也不晓得我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来?”

        “身为母亲却出入这种场所。”萧风激她,“我觉得你没有做孩子母亲的资格。”

        “所以,我会把诺诺抚养权抢回来!”

        诺诺是沈冰倾的命,是她活下去的动力。

        此话让她眸中怒火,蹭蹭上涨,犹如火山爆发。

        “啪!”

        沈冰倾甩了萧风一巴掌,猩红的双眸里含着泪,嘴唇颤抖:“姓萧的,我说过,女儿是我一个人的。”

        “你若是敢动她,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我若是没有资格做母亲!”

        “你个强女干犯的畜生,更没权力做父亲!”

        说完,沈冰倾头也不回走人。

        走到拐角处,她急速靠在墙上,强忍的眼泪,终是滚滚而下。

        全身止不住颤抖,若是萧风真和她抢女儿的抚养权,她是亿万分之一的机会也没有。

        委屈,害怕,恐惧,全部袭上心头,吞噬着沈冰倾,把她瓦解,分裂,又吞噬。

        最后,沈冰倾依然要扬着笑,走入包厢,把两瓶人头马,在众人的尖叫声中干掉。

        刘总开了一瓶人头马:“头一次见弱水姑娘,我还以来我见到了九天玄女。怎么样,弱水小姐,能否再喝一瓶,或者是两瓶,十万块!”

        心中不痛快的沈冰倾,二话不说,再次干了这两瓶人头马。

        就在她喝酒时,包厢里的人,慢慢离去,站在门口的萧风,感觉不对劲,迅速进入包厢。

        沈冰倾能喝酒,不代表她不会醉。

        此时的她,半躺在沙发上,怀抱包包,里面全是她喝来的钱。

        朱总笑的奸冷:“刘总,接下来一切就看你的了。”

        刘总笑的很欢快:“全身都是酒味的女人,是我的最爱,这个,我喜欢。笔拿来,合同我签了。”

        朱总看着刘总爽快的签了合同,提着公文包,摇晃着出了包厢。

        刘总朝沈冰倾爬去,看着她的黑丝袜,抹了一把口水,颤微微的伸出手去。

        满身都是煞气的萧风,出现在刘总身后。

        刘总回头看了眼萧风,摆摆手:“快出去,别碍事。”

        说着,还伸手去摸……可手却动不了。

        刘总看向萧风,厉喝:“胆肥了,干什么?快滚出去。”

        萧风漆黑如墨的双眸里,早已容纳着寒冬的冷峭之意,手一捏。

        “啊!”

        刘总惨叫出声,看着成了一块饼的手腕,惊恐尖叫:“啊,我的手,你是谁?”

        “你不配知道!”

        萧风抓着他的手臂,把他扔出去,再抓起茶几上一只酒瓶,准确的砸在刘总宝贝上。

        蛋碎的声音,总是让人心情愉悦。

        包厢里响起刘总,嘶心裂肺的惨叫声。

        萧风朝沈冰倾伸手,想要把她抱走,不成想,沈冰倾突然睁眼。

        四目相对,空气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