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超级奶爸在线阅读 - 第7章 爸爸来了

第7章 爸爸来了

        萧风杀气凛凛,动作快如风,一把抱起诺诺,飞起一脚,踹在司机身上。

        “爸爸!”诺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紧抱着萧风不松手。

        萧风感受着诺诺的颤抖,紧紧的拥抱她,语气轻柔:“别怕,爸爸来了!”

        诺诺边哭边点头,小脸哭的通红。

        萧风看着女儿脸上的巴掌印,心疼到碎掉,眸中杀气重重。

        他修罗战神的女儿,也有人敢打,简直是找死!

        另一边,倒飞出去的司机,还没爬起来,影夜已再给了他两脚,语气透骨生寒:“敢动小姐,活的不耐烦!”

        萧风抱着诺诺上车,寒声道:“废手,砸车!”

        “是!”影夜领命。

        司机以为萧风是开玩笑的,他挣扎着威胁喊大话:“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若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便能要了你的命。”

        “呱噪!”

        影夜话落,抓起司机的手臂,一个过肩摔甩出去,再一抖,对方手已成麻花转着。

        重重抛摔在地上的司机,瞪大眼,张大嘴,脸憋的通红,却没发出一个音节来。

        直到,影夜跳上他的奥迪车头时,司机才痛喊:“啊!”

        真是惊破天,打破地!

        车头迅速凹陷,影夜再一跳,车头在路人惊骇的眸光中,完全变形。

        “我的车!”

        废了一臂的司机,看着他的爱车,被如此催残,崩溃痛喊。

        那是他存了两年钱买的新车,刚提出来,连十公里都没开到,就发了个朋友圈炫耀下。

        影夜无视他,跳上车顶,在路人惊呼声中,连跳几下,车子完全成救不回来,只能论斤卖的那种废铁。

        影夜一个帅气空翻下来,冷漠的扫了眼司机,上路虎车:“搞定!”

        “走。”萧风抱着,哭的一抽一抽的女儿,冰寒着脸。

        路虎车绝尘而去,司机跪在废铁车面前,崩溃大喊:“不!”

        路人提醒他,你手废了,司机才恍然大悟,他好像还废了手。

        废了车又废了手,他这是赔了夫人又折了兵!

        ……

        车内,萧风温柔问道:“你一个人吗?奶奶和妈妈呢?”

        “妈妈去送外卖,奶奶去做事了。”诺诺打了个哭嗝,小眼睛红成兔子。

        萧风心疼极了,给她擦眼泪:“你一个人跑出来做什么?”

        “我想捡瓶子卖。”诺诺说的很小声,“老师说,幼儿园开了舞蹈班,要三百块,我没钱,就想捡瓶子卖。”

        “妈妈那么辛苦,我不想她太累。”

        如此懂事乖巧的女儿,怎能让萧风不心疼。

        心更是愧疚到没边,他战神的女儿,居然连三百块都没有!

        “爸爸明天去给你交钱!”萧风捏捏眉心,掩饰他的愧疚心酸。

        诺诺笑了:“好,不告诉妈妈。”

        “对,咱俩的秘密。”萧风看着女儿笑了,自己也跟着笑。

        “拉钩!”

        一大一小拇指相扣章,一股暖流迅速在萧风身体里蔓延开,身为父亲的责任,让萧风更加坚定,要对沈冰倾母女好。

        回到家,沈奶奶正焦急的四处寻找呼喊:“诺诺!”

        “太奶奶!”诺诺朝沈奶奶飞奔而去。

        沈奶奶看到诺诺回来了,高吊的心才放下来,猛然,看到旁边的萧风,她警惕的把诺诺藏于身后。

        “奶奶!”

        接到沈奶奶电话的沈冰倾,赶回来,一眼看到沈奶奶身后的诺诺,冲过去拽着她打:“你这孩子乱跑什么,若是被别人带走了,你让我怎么活?”

        “妈妈,对不起!”诺诺哭着道歉。

        看着诺诺被打,萧风心很不好受,上前制止:“你别打孩子……”

        “萧风!”

        沈冰倾看到萧风,全身颤抖,往日的一幕,再次涌现,她双眸中的寒冷恨意,就如一把割鹿刀,把萧风一分为二,再剁碎为渣渣。

        站在远处的影夜,都能感受到沈冰倾,来自骨子里对萧风的滔天恨意。

        “啊!”沈冰倾疯狂大叫,手上抓着什么,就朝萧风扔去,“谁让你带走我女儿的,你个强女干犯,你个畜生!”

        萧风不躲不避,任由她砸着,只要她心中好受点,砸就砸吧。

        沈冰倾看着萧风那不屑的面容,她更加刺激到了,奔进屋内,出来时,手中多了一把菜刀。

        沈奶奶惊呼,抱着发狂的沈冰倾,朝萧风大喊:“你还不快走,你还想要把害她成什么样,你才开心?”

        从来没有见过这一幕的诺诺,吓的哇哇大哭。

        影夜立即拉着萧风上车,跑人,再把车转到另一个角落,让萧风能看到沈冰倾的情况。

        在邻居的帮忙下,沈奶奶抢掉沈冰倾手中的菜刀,哭喊着拍打沈冰倾:“你这孩子傻不傻,你伤了他你还得坐牢,你让我和诺诺怎么办?”

        坐在地上,双眼无神的沈冰倾,回过神来,睫毛轻颤,朝吓的缩在角落里的诺诺望去。

        无助可怜弱小害怕,说的就是诺诺。

        看着这样的诺诺,沈冰倾的心疼了,朝诺诺伸手:“诺诺,到妈妈这里来。”

        哭的小脸通红的诺诺,犹豫着,好似在确认,眼前这个人,是不是自己的妈妈?

        诺诺的犹豫,让沈冰倾的心都疼碎了,自责万分,眼泪滚滚而下,是自己吓着了诺诺。

        可是,自己在看到萧风时,却怎么也控制不了内心的燥动,好似自己全身,都在排质,叫嚣着要杀死萧风。

        “妈妈!”

        突然,犹豫的诺诺,冲过来抱住沈冰倾脖子,哭喊着:“妈妈,你不要生病,诺诺害怕!”

        泪涌,心酸。

        沈冰倾抱着诺诺,母女俩哭成一团。

        车内的萧风,怔怔的看着她,良久,才出声道:“建立起她的自信,找孟朝让她忙起来。”

        只有忙起来,她才能找回自信,才不会整天只想着复仇!

        最主要的是,有钱赚!

        这一夜,沈冰倾抱着诺诺,片刻不得离手,怕一松手,女儿就被那个恶魔给抢走。

        早晨五点,沈冰倾顶着黑眼圈起来,看着镜中的自己,试着几次裂开嘴角,都没成功,她也懒得再扯。

        一夜未睡的萧风,手撑着头,定定的看着沈冰倾的窗户,整个人忧伤而冷寒。

        天乌蒙蒙亮,萧风轻叹一声,正要走人,忽然看到沈冰倾下楼来,心一凛,忙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