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超级奶爸在线阅读 - 第6章 深入骨髓的恶梦

第6章 深入骨髓的恶梦

        犀利眸光淡淡一扫,却让所有人,如芒在背,双脚发软。

        扫到余思佳身上,眼底深处是泛不开的阴寒,语气阴冷下去,寒决彻骨:“女主角换掉,此人,三千影业公司,永不录用!”

        轰!

        余思佳双腿一软,瘫坐在地,她好不容易自制片人那里换来的女主人,就这样子没了?

        萧风抱着沈冰倾,大步而去,落后一步的影夜,声若九寒:“孟导,你选人的眼光,退步了!”

        孟朝冷汗涔涔,大意了。

        ……

        萧风把沈冰倾抱到酒店休息房,打热水给她擦试脸上的汗渍和眼泪,自责愧疚。

        “不要,不是我,我没有偷,我没有偷资料,我是冤枉的……”

        梦中的沈冰倾,崩溃大哭,双手乱舞着。

        萧风闻言,更是自责内疚万分,五年前的事成了她一生的恶梦。

        “我没有偷……呜……不是我……”沈冰倾哭到崩溃。

        萧风忙抓着她乱舞的双手,给予她安慰:“我相信你,你没有偷,没偷,没事了。”

        “我没有偷!”沈冰倾紧紧的抓着萧风的手,一遍又一遍的哭诉着。

        看着崩溃的她,萧风更加愧疚,若不是自己随口一说,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她。

        是他毁了她一辈子,那自己用一辈子去弥补她,一点也不为过。

        “萧风!”床上的沈冰倾,突然喊了一声。

        萧风一怔,她在梦中喊自己的名字?

        心,突然狂跳,一股不可言喻的美好,自身体里散发出来。

        “萧风,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恨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沈冰倾的又一番梦话,如桶冰水,兜头淋在萧风身上,冰冷彻骨。

        果然,自己会错意了。

        萧风苦涩一笑,她恨不得杀了自己,又怎么可能原谅自己?

        沈冰倾觉得自己掉入了深水中,她不想动,想就这样沉下去,突然,一声‘妈妈’,让她霍然清醒。

        她猛然睁眼,朝上方拼命游去。

        突然,苍白阴冷的萧风,自幽暗的黑底,伸手一把抓住她的脚脖子,拽着她往深处而去。

        她惶恐挣扎着,眼见就要被拖入深底时,一道亮光闪现,一个闪着金光的男人,自上方跳下来,把她抱在怀,带着她朝上方游去。

        她想看清对方脸,奈何金光太刺眼,她没有看清男人的脸。

        “啊!”

        沈冰倾猛的醒来坐起,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双眸警惕的望向四周,然后看到了孟朝,慌的坐起:“孟导!”

        孟朝温和的笑道:“醒了?”

        沈冰倾环顾四周,惊讶道:“孟导,这是哪?”

        “你太累了,在片场累晕了。”孟导绝口不提她被欺负的事,并拿出一个信封:“来,这是你的工资。”

        沈冰倾也好似望却了刚才的事,笑着接过信封,看到里面的红票,惊呆了:“这么多!”

        “这是我答应给你加的钱,不多!”孟朝对她竖大拇指,“你演的很好,下次我再找你,加油!”

        沈冰倾犹豫一秒,看向信封中的红票,也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谢谢孟导。”

        沈冰倾走后,萧风才自另一个房间出来,眉间凉意深深:“我把她交给你,你加油!”

        孟朝轻叹:“萧总,为什么不让我解释刚才的事?”

        “有意义吗?”萧风反问他,“她连提都不提,你提做什么?”

        对,刚才的沈冰倾,好似什么事也没发生,直接忽略片场欺负之事。

        ……

        沈冰倾存了九百块,拿一百块给诺诺,买了件小裙子,再去接女儿:“妈妈给你买了裙子,漂亮吗?”

        “漂亮!”诺诺看着新裙子,双眼放光,“可是,妈妈,你别给我买裙子穿,老师说上课不方便。”

        沈冰倾愣了下,又笑道:“咱们可以周末穿,咱家落落就得漂漂亮亮的。”

        落落欣喜点头:“嗯,好。”

        回到家,看了眼女儿写的字,沈冰倾去卫生间换外卖服,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摸着脖子,凑近镜子。

        今天,又梦到了萧风!

        梦中的他,依如五年前般恶魔样,拉着自己往水里拽去。

        眼睛不争气的红了,全身哆嗦个不停,沈冰倾盯着镜子,盯着盯着,把已出来的眼泪,给吸了回去。

        “沈冰倾,为了诺诺,你要挺住,别被任何人打败,加油加油!”

        沈冰倾送外卖去了,写字的落落,又趁着沈奶奶去进货时,把门关上,拎着个塑料袋,跑到公园,捡空瓶子。

        诺诺虽然人小,但跑的快,眼睛也尖,还不怕脏,看到瓶子立马就去捡。

        可她毕竟是小的,有老人直接上手抢她空瓶子,诺诺哭都不敢哭,任由对方把自己手上瓶子抢走。

        诺诺忍着委屈,远离她们,朝边边上去捡空瓶子。

        “啪嗒!”

        一个空瓶子自奥迪车里扔出来,诺诺双眼放光,刚跑到车旁边正要捡,一位老人冲过来,飞快的捡走瓶子。

        诺诺被对方的袋子,扫的撞向车门。

        砰的一声,听着都疼,诺诺正想撇嘴大哭,司机下车,看着崭新的车门,心疼的直接甩了诺诺一巴掌,厉喝:“你撞坏我车门了知不知道?”

        诺诺脸上,瞬间出现一个清晰的五指印,她疼的直哭:“没有没有。”

        “还说没有,你头发上都有我车的味道。”司机抓起诺诺,凶神恶煞,“你家长呢?叫来赔我车,不赔我车,我打断你的头。”

        诺诺吓的哇哇大哭:“我没钱……呜……”

        “没钱就卖了你。”司机继续喝道,“家长电话,现在叫你妈妈过来,不然,就真卖掉。”

        被放下的诺诺,捂着脸拼命摇头。

        “你个熊孩子!”愤怒的司机,又给了诺诺一巴掌,“我说了,你妈妈电话,多少?”

        诺诺依然摇头,司机气愤的抓着她往车里塞:“不说就拉去卖掉。”

        “不要,救命!”诺诺学着幼儿园老师说的,紧抓着车门,双脚抵住车门口,朝过往的路人,喊的嘶心裂肺,“不要卖掉我,不要……”

        有人想上前来,司机直接拎出一个铁棍来:“看什么看,我是她爹!”

        这时,一辆路虎一个帅气的龙摆尾,停在奥迪车旁,车未停稳,萧风已自车里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