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失读症在线阅读 - 江絮晚:他的诗

江絮晚:他的诗

        “阿晚,你快过来一下。”

        我揉了揉眼睛,放下书从沙发上起来走到他那里去。

        “怎么了?”

        卫戈在书房里面捣鼓了半天,还关着门不许我进去。

        作为一个肆无忌惮的三十岁的社会工作者(老总),在这个温暖,哦不对,应该说有卫戈的陪伴所以分外温暖的寒冷的冬天,我特别悠哉悠哉地在他家里看小说。

        毕竟当久了严格的上司,偶尔还是要放松放松的。

        是的,我和他在一起啦,生活都在一点点地回归到它最平凡却最温馨美好的模样。

        那些秘密一一解开,我们的伤口则是一一愈合。

        我爱现在的每一天,也万分珍惜现在的每一天。

        交往了几个月,却总觉得我们的恋人关系已经延续了十多年一般。

        三十岁的我,和三十岁的他一起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

        看了手机上的天气预报,知道几点要下雪,所以特意掐着时间赶在雪下下来之前跑到卫戈家里。

        硬是赖着不愿意走,要和他一起看雪。

        可看完雪之后,因为雪太大,所以暂时没有回家。

        我便悠闲地躺在沙发上看小说,任卫戈在书房里面悄摸摸地捣鼓东西。

        也不知他究竟是在捣鼓些什么,问他他也不回答,还不让人打扰的那种。

        当我看到小说男主角被一刀卡了的时候,我吓得激灵一阵,而卫戈也在书房里叫我。

        虽然很想知道故事发展怎么样,但是卫戈自然是比故事重要呀!

        我推开书房的门,像只猫一样露出脑袋偷偷打量他。

        卫戈被我“鬼鬼祟祟”的动作逗笑,冲我举起一张褐色的信纸。

        我微微挑眉,蹦蹦跳跳地走过去一把搂住他的脖子,而他也顺势搂住我的腰让我坐到了他大腿上。

        我慵懒地靠在他的臂弯里面,彻底变成一只猫咪,蹭着他的胸膛和肩膀。

        “刚才在看什么书?”卫戈伸出手来轻轻捧住我的脸,还不收敛地捏了捏我脸上的肉。

        我抓住他的手作势要咬一口,却只是虚张声势,破功笑起来,最后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手背。

        “嗯,是一本悬疑推理小说,刚刚看到男主角被杀了,不知道会不会诈尸。”

        “你嘞,刚才都在干什么呢?都不让人打扰的!”

        “给我的晚晚准备小惊喜。”

        我下意识看向他手中的纸——

        “在你的这张纸上面吗?”

        卫戈不可置否地点头,“对。”

        我并没有直接伸手去拿那张纸,而是双臂攀上他的脖子“好的,那就让我来猜一猜吧~”

        卫戈笑起来,“嗯,我看看阿晚看完悬疑推理小说的小脑袋有没有变得聪明些。”

        “嘁,我明明是大脑袋啊呸,聪明的脑袋好嘛!”

        “而且,连你这个大秘密我都解开了,我能不聪明吗?”

        “那我猜……”

        猛然间,我突然想到什么,所以捂住脸笑起来,“是卫戈同学给我写的情书嘛!”

        卫戈沉了一下,点点头“嗯……不离十。”

        “蛤?不是?”

        “不完全是情书,但也算,因为确实藏了我很多对阿晚心意在里面。”

        和卫戈相识这么多年,包括中间经历了种种喜忧,却还是会因为他的任何一句情话而感到动心,我想,这或许就是爱吧。

        所谓,越爱越深。

        所以心动的江絮晚最后只能脸红认输

        “猜不到了,你快揭晓答案吧。”

        卫戈无奈又宠溺地捏了捏我的鼻子,“就知道你这样。”

        “哎呦,你快说嘛,快说!”

        “嗯,知道啦小笨蛋。”

        他慢慢展开那张纸,递到我眼前。

        定睛一看,发现这是一首诗,卫戈写给江絮晚的诗。

        我认认真真地详读上面的每一句。

        而抱着我的这个男朋友,则是认真给我诉说这首诗的由来。

        “前些天帮你一起整理房间,你不是翻出来一些小时候的本子吗。”

        “你翻出来一张纸,发现上面是一首诗,然后回忆起来了那段往事。”

        “你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家长会,老师让你们提前写一封信给来参加家长会的爸爸或妈妈。”

        “但是你写了一首诗。”

        “因为你的父母根本不可能到场,所以只能给奶奶写。”

        “可是老师却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这首诗读出来。”

        “嗯,当时全班都在笑我,哼。”

        “是他们看不懂,那个年纪的小孩能写出这样的诗,他们理解不了罢了。”

        “……所以?”我还是不明白卫戈的用意。

        “虽然现在的你不是一个诗人,但是我还是想对那个小小的你说一些话。”

        “当时被所有人不理解,应该很难受吧,比起难为情。”

        我轻轻点头,有些哽咽

        “嗯……阿宇,为什么你总是这么轻易的能戳中我的难过点啊……”

        他心疼地揉我的脑袋,“傻瓜,先看完吧。”

        我已经看完了他写的所有字句,那充满热忱的温暖,只会让我更加热泪盈眶。

        “卫戈,谢谢你。”

        “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感受到了这份支持和爱。”

        “而且她还说……”

        “嗯?她还说什么呢?”

        “她还说,只对江絮晚温柔的卫戈是她的理想型,总有一天她会找到他,和他永远在一起。”

        卫戈捧着我的脸笑着吻了吻我的嘴角,“那也请你告诉她,她的理想型,卫戈——也一直努力地向她奔赴着。”

        卫戈渐渐加深那吻,等到我喘不过来气的时候他才善罢甘休,放开了我。

        他眼神温良,又透出许许多多只关于我的情绪,然后他贴上来,靠在我的耳边轻轻诉说,说出的话则是酥麻地传进我的灵魂

        “对了,一直想和爱的人看初雪,今天终于实现了。”

        “原来你也一直这样想着吗?”

        “嗯,记得高三寒假的时候,我大伯不是让我们做创意黑板报么。”

        “对的。”

        “他让我们每个人都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心愿。”

        “是啊,我看到你在黑板报上写下的心愿了,想和喜欢的人一起看初雪。”

        “可是,那个心愿没有署名啊,你怎么知道是我写的呢?”

        “阿晚,你要相信,卫戈就是会知道,江絮晚的每一句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