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失读症在线阅读 - 32.想到你风吹草动都幸福

32.想到你风吹草动都幸福

        【医院】

        卫戈在成方国去病院后,便靠在病房门外,等着自己定的那一个小时流逝完。

        成方国走出病房,一眼便看到了卫戈。

        卫戈轻轻扫了他一眼,情绪辨不出任何的异常,语气亦是分外自然。

        “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丢下这几个字,卫戈在成方国错愕的神色中吊儿郎当地走进病房。

        “妈。”

        “小戈来啦?”

        这一次卫霞并没有提及“阿宇”这一称呼,而卫戈在病房外究竟听到了多少,结果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他并不会提及那段尘封的记忆。

        不仅仅因为在那段记忆里自己和母亲受尽委屈,更因为那件与江絮晚相关的事情。

        “妈,我煮了粥,我喂您吃一些。”

        在母亲的面前,卫戈又是另一副面孔,乖顺,懂事,完全不符合他在病院以外的任何地方。

        对于母亲的病情,卫戈比谁都要了解。

        不说不问,不代表不明了。

        卫戈将粥盛出来后,走到母亲病床前坐下。

        “不用了,我自己来。”

        卫霞轻轻捧住卫戈的手,夺走粥碗。

        卫戈也没有多说,点头应了自己的母亲。

        空气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卫戈没说话,就这么坐在床边。

        他清楚母亲多少会跟自己说些什么。

        “小戈啊……”

        卫霞撂下碗,叹了口气看向卫戈的脸,她有点不自在,心里那股愧疚感怎么都驱散不了。

        “刚才和你大伯谈了些话,听说你在学校不太喜欢学习啊?是吗?”

        卫戈面无表情,点头直截了当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我学习不好。”

        “……可是之前你不是学体育吗?”

        “那时候,那个教你体育的老师还说你——”

        “妈,能不能不要再谈以前的事了?”

        卫戈声音忍不住提高,但立即意识到了母亲的病情,一句话最后的尾音,也隐了去。

        “妈,有的话就不用一说再说,都是我已经做出决定的事。”

        “小戈,你过来点。”

        卫霞招呼着卫戈轻轻握住他的小臂,因为病痛而无力干枯的手,让卫戈不忍多看一眼。

        “妈妈和你说,在学校尽量不要惹事,妈不求你成绩多好,你只要开心就好。”

        “妈妈的身体妈妈自己明白,但是啊……”

        “哪个不是活一天少一天呢?”

        “妈妈能看得开,就怕你看不开。”

        卫戈只是低着头,望着母亲的手,望着母亲藏在病服下干瘦的胳膊,最终他问出了那个一直想要问的问题。

        他缓缓抬起头,撇开一切,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妈,你是怎么做到的?”

        “……嗯?”

        “成志鹏抛弃了你跟别的女人跑了。”

        “你带着十二岁的我,作为一个单亲母亲,辛辛苦苦地到秦束市打拼。”

        “现在因为生病,你回到南部小城,回到了你的故乡,回到了有你和他回忆的地方。”

        “你怎么忍受住的?”

        “不该恨透了他们成家的人吗?”

        卫霞轻轻松开卫戈的手,目光里面的震惊在颤动,最后她也没有说一个字回复儿子的质问。

        父母总是会为了儿女,隐瞒掉某些事情的本质。

        他们以为自己的孩子不懂,然而每一个孩子都懂,他们比父母想得要成长得更早。

        “你走吧,下午还有课是吧?”

        “嗯……您好好休息。”

        “还有……我刚才说的话,不是什么气话。”

        ……

        卫戈离开病院后,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再去做其他事情。

        本还约着自己的同桌胖哥吃顿饭,好好打探一下江絮晚的下落。

        可现在他只觉得沉重。

        医院门口有一条宽阔的马路,卫戈心情过于沉重,漫无目的的他只能凭直觉走过去。

        红灯亮起,卫戈沉着肩松垮地踱步朝马路对面走过去。

        如果这天他走了另一条路,他必然会错过他这一辈子都不愿意错过的东西。

        江絮晚今天提前结束了便利店的工作正往家走。

        按往常的习惯,本该坐上一辆公交车回家才是。

        但今天江絮晚结束工作后,顶着下午的阳光,莫名地感到心烦气躁。

        站在公交站牌前等了几分钟,她直接不耐烦地走开了,虽然在她走了仅仅一小段距离后公交车到了。

        她还是屈服于心中的某一份懒惰,放弃了坐公交。

        走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江絮晚觉得自己像极了音乐视频里的主角,但她更希望自己像一个小配角。

        不会有人过问她的世界,“安静”是她最想拥有的尊重。

        她仔细观察着与自己擦身而过的每个人,观察着街道上各类形态的陌生人。

        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生活模式,有的人看着就像是把自己缩在一个小小的壳子里,而有的人一看便知对这个世界有多么的热爱。

        江絮晚在路人身上看到了希望,也看到了消极面,但始终找不到与自己相同的特质。

        正是因为她深切地剖析过自己是哪种人,所以她才找不到与自己相同的人,哪怕只具有一个微小的相同点。

        就在她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她不经意侧目间,看到了和自己相同的一个点。

        她寻着那个点去找那个人,竟惊奇地发现,这一排斑马线的对面是卫戈。

        刚才从便利店出来本还带着某种不开心的情绪——因为卫戈说的那句“中午去找你一下”让她实实在在地期待着。

        包括见到那个可爱的短发女生后,她的心里也很不舒服,每次心情有所低落之时,她便会忍不住多想到一个人。

        以前只有奶奶。

        现在竟不自觉地会想到卫戈。

        而在那样的“想念”之后,走过几条孤独的街道,最终见到了心系之人。

        那种感觉,比约定了时间而有所期许的感受要更为喜悦。

        卫戈深深记得那日来到南部小城,与江絮晚第一次遇见的场景。

        雨后的湿润。

        天际的虹光。

        街角淋湿的猫。

        还有,害羞局促的江絮晚。

        那天他的心情很不好。

        因为来到了母亲那段伤害的“序言”——南部小城。

        因为想要画下天际治愈视野的虹光,却没有资格拿出画笔。

        因为高三开学后,要去成方国管理的班级去上课。

        可是所有堆积起来的不快,在看到她之后,都烟消云散了。

        只有江絮晚具备让他从困苦中抽离出来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