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失读症在线阅读 - 31.际遇是一切羁绊的开端

31.际遇是一切羁绊的开端

        “我当然不会……”

        “和你没关系,总之你如果觉得有意见,不许找她。就这样。”

        “嗯,我明白了。那你下午的课还上吗?”

        卫戈没搭理他,转身走进了厨房,过了几秒钟他在厨房里面冲外面说道——

        “你先过去,给你一小时。”

        隔着墙壁成方国听不出卫戈是什么心情,但他始终把这看做是一个好的开端。

        带着期待离开的成方国也永远不会知道,厨房里面的卫戈神色间的阴霾是如何之深。

        卫戈自视不爱记仇,因为他是个生性骄傲的人,让自己讨厌的存在他都不会施舍时间去在意,这一点他和江絮晚一模一样。

        而成家的仇,他是如何都不会忘记的,即便自己身上流的是成家的血,即便现在还不得不依靠着成家。

        不管是转学,还是现在住的地方,平时吃穿用度,包括母亲昂贵的住院费等等……

        这一切都是成方国支撑的。

        所以卫戈当真恨成家恨到了极致,明明那么讨厌跟成家再有任何关系,却还是不得不依赖着自己讨厌的存在。

        他恨透了,恨极了这种感觉。

        【医院】

        成方国拎着果篮,敲门得到应声后进了卫霞的专属病房。

        卫戈的母亲卫霞,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妇女,岁月和病痛在她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然而眉宇间的某些倔强却是和卫戈一模一样的。

        她本靠在床头,望着窗外的叶枯叶荣,等着自己的儿子过来看望自己。

        只不过令她有些脆弱的神经感到惊讶的是,当她闻见脚步声,望过去之时,没想到看见了自己丈夫的大哥,成方国。

        “……大哥?”

        她下意识往成方国身后瞧,却是没有看见卫戈。

        也是,如果卫戈在,成方国应该不会这么顺利进到病房里。

        成方国点点头,笑着把果篮放到床头柜边,然后在空着的对床上坐下。

        “小霞,这些天还好吗?”

        卫霞苦笑着,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叹气。

        “有什么好不好,不就这样么。”

        “时好时坏,我都分不清自己身体是什么情况了。”

        “卫戈,辛苦了。”

        “这孩子生性倔强,又最是不受管束,恐怕需要你好好下一翻气力了。”

        “他,其实除了一些原则性的东西还是挺懂事的,毕竟也是成年人了,有的事情他看得明白,有的道理,他自然也懂。”

        “希望如此吧,我……已经没有心力去管他了,虽然他本就不是容易管制的那种孩子。”

        “你别多想,专心养病。”

        “专心养病?”

        “是专心养病呐……”

        卫霞把目光挪到窗外,连苦笑也消失在了她的嘴角。

        “当初我回南部小城来,不是想赖着成家。”

        “只是阿宇这孩子,我怕我不在了,他没有可以容身之处。”

        “至少南部小城不会让他觉得冷漠。”

        “多少年前,我和成志鹏在这里遇见,然后再谈恋爱,所有的温暖都和南部小城有关系。”

        “哪怕我和他的结局并不好,可结局也不是在这里发生的。”

        “终归,南部小城是个好归处。”

        成方国终于听到卫霞提起了自己的弟弟成志鹏。

        从八月份卫霞带着卫戈回到这里起,她就没提过他。

        “是我们成家亏欠你们母子,抚养阿宇也是我这个大伯应该做的。”

        成方国只能叹气,对于某种愧疚,对于某种遗憾。

        “大哥,你不用说什么对不起,有的事情就算是我这个当事人都说不明白。”

        “但我和成志鹏离婚都这么几年了,回到这里,你们还给我和阿宇住的地方,支付我们生活上那么大的开支……”

        “我就只盼望着早点离开,好减轻你的负担了。”

        “阿宇他还总是那么不知道感恩,也是很让你头疼吧。”

        成方国走到卫霞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有些生气。

        “想减轻负担那就应该盼康复,盼出院,别说一些净是触霉头的话。”

        卫霞听着这番话眼眶湿润了几分,嘴角的笑意方稍显轻松了些。

        “大哥,作为一位人名教师,你的措辞欠妥当啊。”

        成方国听了卫霞的话也跟着笑起来,无奈摇了摇头,伸出手指向果篮:

        “吃不吃苹果?我帮你削一个。”

        “成,削一个吧。”

        【便利店】

        中午这段时间便利店来来往往很多学生,买一些文具或是其他,但主要买午餐居多。

        想来这些应该也都是高三的人才是。

        要说从何处观察得出的结论,应该就是他们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感觉吧。

        和其他年级的学生不一样,他们身上有一种紧迫的使命感,即将要去完成什么似的。

        这个年纪的孩子好像都是,背着琵琶行或是蜀道难,携着纸笔,随时随地都可以趴在自己腿上算一道题目。

        这可能是枯燥的高三,但这是最充实也最真切的岁月。

        他们在衡量着最近或是最远的距离,然后带着自己得出的结论坚定向前。

        在便利店做兼职的这些日子以来,江絮晚度过春夏秋冬,看着学生们从秋装到夏装,也见识到了许许多多的情绪。

        人情冷暖,这些都是极具戏剧性的东西。

        “叮铃铃”

        人体感应器感应到有人走进来,正在收银台前背单词的江絮晚闻声抬起头。

        如若当时她不抬头,她绝不会看见自己内心深处的,与世态炎凉最贴切的一面。

        那是一个留着短发的女生,她走路不像江絮晚走路那样喜欢抬着下巴,那种似乎对一切都极致反感的模样,她并没有。

        这个女孩有着一双很大的杏眼,扑闪的睫毛下藏着对整个世界都善意的光芒。

        小巧精致的鼻子下是一张形状好看的花瓣唇,一直抿着微笑的弧度。

        这个女孩的身上到处都是被世界善待的模样,一看就知道她不曾经历风霜,接受着童话般的世界认知。

        江絮晚和她是绝对相反的两个层面,所以江絮晚一眼看透这个女孩身上跟自己相反的特质。

        所以。

        江絮晚不喜欢这个女孩。

        好像她会夺走一些什么似的。

        那女孩拿了一袋鲜奶走到收银台前,笑着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

        “请问这个多少钱啊?”

        江絮晚的心脏此时此刻处于有些情绪失衡的状态,仿佛低血糖一般,渐渐窒息起来。

        这个女孩让她感到不自在,让她觉得混乱。

        “滴”

        扫描器扫过鲜奶包装袋上的条形码,显示屏上跳动出6.5这个数字。

        面前的女孩有些惊喜地瞪大那双本就很大的眼睛。

        “哇塞,居然是我偶像的生日!”

        若是别人,江絮晚还会得体自然地跟着攀谈几句,可这个女孩,江絮晚只希望她赶紧付了钱离开。

        然而当那个女孩真的付完钱离开后,江絮晚却莫名其妙有种劫后余生的怅然若失感。

        她的脑海中则是停留在那女孩的胸牌上写着的名字。

        秦思艺。

        真好听的名字。

        那年,那天,那个下午。

        当江絮晚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某些预示,两人之间会发生些什么故事的预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