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失读症在线阅读 - 27.一叶障目

27.一叶障目

        卫戈低头望着两人交叠在一起、还未松开的手,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卫戈,你懂吗?”

        江絮晚依然抬着头,看似冲卫戈提出的问题,实则是在问自己,是否可以接受对方的“不懂”。

        如江絮晚所料,卫戈没有回答自己——但所有的不回答,实际上应该算作否定句才是。

        往往很多人都会去忽视这个现实,捂住耳朵不听,捂住眼睛不看。

        然而,江絮晚不是这类人中的一员,恰恰相反,她敢于面对一切最刺骨的现实。

        “嗯,我知道。”

        所以江絮晚点头表达自己的了然。

        她掉转过头来,看向卫戈的同时,她也顺势抽出了自己被卫戈紧握的手。

        从某种坚定的力量中抽离,实在是很难的一件事。

        所以,江絮晚的手,外廓有些发疼,鼻子也有些发酸。

        “因为我也不懂你。”

        “正是因为我不懂,所以我尊重你的所有说,以及所有不说。”

        “不过,如果你不介意,我也可以……愿意听你说。”

        “卫戈,我不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

        “我愿意告诉你这一点,足够证明我说的每个字都是不带华丽外衣的真实。”

        “……”

        卫戈望着江絮晚,思绪飞速运转,最后他放弃了寻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答案去欲盖弥彰。

        对于江絮晚,卫戈不想有所保留。

        即便是隐瞒,也是因为不想让她看到某些刺骨的真实。

        九月初的南部小城,梧桐叶碧绿,却仍然会洒落满地,像生活中偶尔泛起的波澜,一阵一阵,扰乱心湖。

        卫戈拾起一片梧桐落叶,不大不小的梧桐叶,正正好遮住了江絮晚的小脸。

        因为这片逐渐枯黄的梧桐叶,所以卫戈不用在江絮晚澄澈的目光下无所遁形了。

        “江,絮,晚。”

        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呼唤着她的名字,拖长的语调里是无尽的思念与温柔。

        “嗯。”

        她浅浅应答,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你听过,一叶障目吗?”

        江絮晚隔着叶子看不到卫戈到表情,但她似乎隐隐可以听出卫戈的用意。

        “嗯,就像现在。”

        “因为你举起的叶子,所以,我看不到广阔的世界。”

        卫戈缓缓靠近,在离树叶只有一厘米处停下。

        “阿晚,我不会遮挡你的天空,不会阻拦你的未来。”

        “我只是,饱含恳切希望地活着,只是这样而已。”

        “所以——”

        树叶缓缓挪开,江絮晚和卫戈的眼中,有了对方的模样。

        如此近的距离,江絮晚看到卫戈的嘴唇是什么形状……

        在书店做兼职时,偶尔看一看专栏杂志,记得这种嘴唇叫花瓣唇。

        虽然有些厚厚的肉感,但放在卫戈的五官之上,看着却是格外顺眼。

        江絮晚的视线放在卫戈唇上几秒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转而回望向卫戈的双眸。

        “阿晚,你世界里的任何树叶,我都可以为你拿掉。”

        江絮晚一时嗫嚅,道不出个所以然。

        此情此景,似乎在某个遥远的地方,某段遥远的岁月里也发生过。

        “卫戈。”

        “嗯?”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卫戈脸上温和的表情顿住,泄露出一线崩塌,但转而被他更灿烂的笑容很好地中和了。

        “是嘛,真巧啊。”

        仅仅五个字,江絮晚便看出了卫戈有所隐瞒。

        江絮晚皱眉望着他,希望他能在自己还能够宽容他的时间维度里,尽快说出实情。

        “对了,你的腿……你刚才跟着我这么跑,还好吗?”

        江絮晚站起身,拍去身上的灰,睥睨天下般的眼神居高临下,落在满脸笑意的卫戈身上。

        “没那么娇气。”

        江絮晚再一次,把自己缩进了角落,并将那道看不清的门,连锁几道。

        “我走了。”

        她固定好书包带子在肩上的位置,抛开脑海里一切的想法,转身就走。

        卫戈坐在地上,望着江絮晚一步步远离,心脏皱成了一团。

        他有点累。

        不能说出真相,所以感到悲哀,更感到疲惫。

        可如果一切悲哀必须放到天平上衡量一番,江絮晚的一切永远在下方。

        他撑地起身,迈步向着江絮晚走去。

        记得很久以前听某个人说过一句话。

        如果你想要理解一个人,就去看他的背影吧,不论是谁,背影都多少会带有悲伤的意味。

        卫戈跟在江絮晚身后——她挺直的背影,看似坚强却只有卫戈能够懂得其中的悲伤。

        所以,即算全世界都觉得江絮晚幸福,卫戈永远不会。

        他对江絮晚,总是有说不清的愧疚,和想要为她达成一切梦想的恳切祷告。

        阳光下,江絮晚的步子有些许不稳,而两人的影子在树影间交错。

        卫戈看着两人身影间的距离沉思,最终,加快了步伐,一把抓住了江絮晚的手腕,制止住她前进的步调。

        “干什么?”

        江絮晚想要转回身,却又被卫戈按住肩膀,示意她不要转身。

        卫戈:“对不起。”

        江絮晚:“……卫戈。”

        江絮晚:“你能不能不要道歉。”

        江絮晚:“我听不懂。”

        卫戈:“没关系,我懂就好。”

        卫戈:“你如果不喜欢听,我可以不说。”

        卫戈:“但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江絮晚:“……你说。”

        卫戈:“即便深处黑暗,即便看不见光,也请你不要放弃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