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失读症在线阅读 - 23.卫戈的心境

23.卫戈的心境

        实话实说,真实地有点棘手。

        正是因为没有应对过此类状况,所以江絮晚面对徐州便只能够拿出自己做各种兼职时练就的社交本领——

        如同对待陌生人那样地落落大方。

        其实更多的,也是因为不喜欢而已,若是真的喜欢上了,恐怕就会轻易无措起来罢。

        “有什么事吗?”

        江絮晚坐在讲台前的凳子上,并没有起身走过去的意思。

        徐州亦是没有死心的表现,又或者说是故作没有眼力见,所以他才自然地继续冲江絮晚招着手。

        江絮晚最后只能走过去。

        自然,她很快注意到了后排那个目光死死扣在自己身上的卫戈。

        似乎更加棘手了。

        速战速决吧,江絮晚心里暗道。

        江絮晚:“有什么事吗?马上快上课了。”

        徐州:“那个,我刚才去食堂小卖部,买了这个。”

        江絮晚看清徐州递过来的东西——一瓶缓解低血糖的饮料。

        徐州:“我听周晓彤说过,你有低血糖。”

        徐州:“今天早上……”

        徐州顿了顿,见江絮晚仍然没有接手的意思,便直接将饮料塞到江絮晚手里。

        徐州:“今天早上在那里看到你脸色不太好,当时我没问,到学校后怎么都放心不下,就——”

        他讪笑起来。

        徐州:“所以收下吧,低血糖很不好受。”

        兴许是怕江絮晚总归还是要拒绝他,所以连一个字的话语权都不给她,直接转身离开。

        一边快步跑远,一边还冲江絮晚挥手道别。

        “要上课了,记得喝啊!”

        江絮晚微微吸了口气,胸腔鼓起,手轻抬,抿着唇将那口气从鼻子里叹出来。

        低头看向手里的饮料,感动与愧疚一并涌起,那瓶饮料搁置在掌心,仿佛一块烙铁烫着般,愈发觉得疼痛。

        她不知道怎么处理徐州这种直接的情绪表达。

        她不是这类人,所以她根本不知道怎样从根源杜绝。

        “啪!”

        手心的烫伤,随着面前人抢走饮料的动作一并被夺走。

        刹那间,江絮晚唯一的感受居然是安心——那种有人为自己解决棘手问题的感受。

        抬起头之前江絮晚便有所猜测,抬起头则是证实了自己的这个猜测。

        果不其然,是卫戈。

        卫戈的嘴角显出些朝下的弧度,眉宇严肃,眼里有点欲言又止的质问。

        此情此景像极了不久之前卫戈夺走徐州亲手抄写的佛经——

        同样是来自徐州的东西,同样是卫戈那不开心的气场。

        所以相对应的,江絮晚也想到了卫戈当时满口胡言的样子。

        心弦被一只隐形的手紧紧攥住往外扯,扯出了江絮晚的害怕与紧张。

        江絮晚:“还,把它还我。”

        江絮晚磕绊地开口,然后趁卫戈没有防备时猛地夺回那瓶饮料。

        江絮晚:“你干嘛老是对我的东西感兴趣,真奇怪。”

        她说这句话的声音并不大,轻轻地柔柔地,少了排斥外人的那种芒刺感。

        卫戈心情差到了极点,从徐州来到教室门口开始便是这样。

        刚才看着徐州和江絮晚说着几句话,甚至又送东西献殷勤,卫戈气得将笔在书本上用力划,直接穿透了十多张纸。

        他死死盯着那瓶饮料,希望江絮晚能直接拒绝他,可好像生活中总是这般,总会往你预知不到的方向发展。

        所以徐州直接强行将饮料塞给了江絮晚,没有留给她拒绝的余地,却给予了卫戈涌至喉头的满腔怒火。

        可是……

        江絮晚委屈巴巴的样子,瞬间浇灭了卫戈所有不知如何发泄的怒意。

        光是望着她一双澄澈的眸子,他便已经失去组织言语的能力了。

        他也不会忘记,在夜间的楼梯道里,江絮晚对自己说的那番话。

        毫无疑问,她不喜欢自己的说话方式,甚至谈得上是厌恶。

        所有语言本都已经快越过唇齿落在面前女孩的耳朵里,可望着她瘦弱的身躯……

        卫戈如鲠在喉,因为比起一味地冲江絮晚表达自己的不满,他确乎更在乎江絮晚的情绪如何。

        他并不希望她难过。

        因为卫戈比任何人都要希望江絮晚开心。

        任由其夺回那瓶饮料,并把江絮晚会讨厌的臭脾气努力甩开。

        他已经很努力这样做了,却还是不太能够很好地解决自己的不快情绪。

        不过说到底,至少暂且不会冒出一堆让江絮晚讨厌的字眼。

        但当他对嫉妒心有了一丝控制后,面前这个女孩,却不知所谓地说出一句“为什么对我的东西感兴趣”这种话。

        卫戈:“你的东西?”

        卫戈有点分不清自己是过分生气还是实实在在地被逗笑了,只是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卫戈:“你已经把那个臭……”

        卫戈:“我是说,那个叫徐州的——”

        卫戈:“你已经把他送你的东西当成自己的了吗?”

        江絮晚抬起头扫了卫戈一眼,没有看到他脸上不快的表情,倒是发现了他眼角眉梢的某种笑意。

        虽然她读不懂这份笑意,不过——

        应该是这样的吗?

        江絮晚心道,似乎她并不满意对方这样的反应,可又道不出确切的缘由来。

        她调转身就走,回到自己讲台前的位置上坐好,拿起笔去解答。

        现实中得不到的答案,都变成了笔尖的行行字迹,浓缩成了时间轴上的一个微小点。

        卫戈迈步跟上江絮晚,慵懒的步调最终停在讲台侧边。

        胳膊肘撑在讲台上,双手托住下巴,看着江絮晚写卷子。

        卫戈:“阿晚。”

        江絮晚:“嗯?”

        她下意识抬头,几秒后在卫戈柔和的视线中,她如同溺水般攥住他眼波中的笑意,随着他表达出的情绪跌宕起伏。

        她假装用校服外套的袖口去蹭脸上不存在的脏,实则是想通过这样掩饰自己的脸红。

        但格外令人尴尬的是,小臂的肌肤直接贴到了脸上——校服在这之前已经被自己脱下放在了课桌上。

        卫戈看透江絮晚的一切伪装与羞怯,本只是想发自内心地轻轻唤她,可不想又把她逗成这样。

        徐州有这样的能力吗?

        优越感油然而生,似乎瞬间解决了所有徐州带来的不快。

        他轻笑着低下头,被一阵阵喜悦击中心里的柔软,所有情绪都软化成一汪温热的泉水。

        他没再说话,走到江絮晚桌子旁拿起她的校服外套,丢到她的头上盖住。

        黑暗里江絮晚一边缓和自己的害羞,一边还仔细听着卫戈的动静。

        卫戈回到座位上,拿起卷子和笔,打算带上凳子坐到江絮晚旁边去完成作业。

        但抬步时,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传入卫戈耳朵里。

        “牛啊,江絮晚这就和一班的搞上了?”

        “妈的便宜徐州了。”

        卫戈走过去一脚踹在鹿子睿的凳子上,鹿子睿差点就摔倒在地。

        鹿子睿怒目圆睁,挣扎了一番站起身,语气虽然很不爽,但终究不敢和卫戈正面起冲突。

        鹿子睿:“你tm有病啊!”

        鹿子睿身边那几个刚才一起在说江絮晚八卦的男生,见状也只想息事宁人。

        “睿哥别,别伤了和气。”

        鹿子睿有了台阶后,果然就踩着走下来。

        “不和你tmd计较。”

        卫戈没再找他的麻烦,但语气如沁了冰一般刺向鹿子睿。

        卫戈:“管好自己的嘴。”

        随着上课铃响起,她拿开校服外套,回到光明的世界里。

        使得她接下来感到奇怪的是,卫戈单手举着凳子来到了讲台边,另一只手则是拿着笔和纸。

        凳子被重重地铎到地上,在打上课铃前便已经回到班级的同学们都被吓了一跳。

        可抬头看到是卫戈,一个个皆是敢怒不敢言,便都忽视了。

        除了做贼心虚的鹿子睿。

        江絮晚瞪着困惑的大眼睛望着卫戈。

        “怎么了你?”

        卫戈摇头,笑着坐到凳子上。

        “没事,我来找江絮晚老师补习。”

        他一边说,一边学着江絮晚那样将笔拔掉笔盖套到笔的另外一头。

        卫戈:“得抓紧时间跟江老师学点东西,不然……”

        江絮晚:“不然什么?”

        卫戈意味深长地勾起嘴角,缓缓靠近江絮晚,用气声轻轻突出几个字:

        “就会被别的抢走。”

        江絮晚神色绷紧半晌,最后无奈地晃了晃脑袋,撇着嘴低头写题。

        “快写吧。”

        卫戈将卷子上的题目看过一遍,很快了解了题目的难点在哪里。

        而再看江絮晚,还在和填空题的某一道做着纠缠。

        他本想直接出手相助,但想到她倔强的自尊心,所有的一切便也都成为了缄默。

        ……

        一节课很快接近尾声,卫戈抬起手腕看了一眼电子表,发现还有几分钟就是大课间了,便准备将试卷和草稿都收起来。

        只见面前的江絮晚,还在和最后一道应用题的第二小题纠缠。

        娟秀的字迹在草稿本上打出的草稿也很好看。

        他起身走到江絮晚的身后,双手撑在讲台边沿,把江絮晚圈了进来。

        卫戈只顾着凑过去看她立的式子存在什么问题,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动作早已逾距。

        江絮晚感受到来自头顶上方卫戈的呼吸,隐隐约约充斥着少见的男性荷尔蒙。

        她努力将自己缩成一团,希望给两人之间空出些安全距离,因此脑袋也趴到了卷子和草稿纸上。

        卫戈:“挡住了,给我看看。”

        不会令人想歪的语气,严肃且认真。

        可他手里的动作,令江絮晚万分惊讶却无法惊掉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