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失读症在线阅读 - 16.记忆深处

16.记忆深处

        “江总,请下车吧。”

        适时地将思绪放置到现实生活中,司机已经将车停到了高级会议所的大厅外,并下车走到后门那帮江絮晚拉开车门。

        “江总,会议大概什么时候结束?”

        司机周师傅在江絮晚下车后关上车门,然后这般问道。

        江絮晚微微颔首,抬起手腕看着开口回答。

        “需要几个钟头,周师傅你18:16来接我吧。”

        司机周师傅点头,微微低首送走江絮晚走远的背影。

        江絮晚刚走进去便有一女士迎面走过来,一边伸出手来。

        江絮晚噙着笑意同样伸出手与其握住。

        “江总好。”

        “秦总监好。”

        江絮晚点头,也开口问好。

        两人应尽的礼仪都到了位,便一齐坐下。秦总监招呼这里的服务员端上来两杯冰美式。

        秦总监示意江絮晚随意,江絮晚也只是微笑,没做过多表示  。

        她在等她开口。

        秦总监端起咖啡饮了几口,用手帕擦了擦嘴角,然后换去方才还公事公办的目光。

        “阿晚,怎么把长发剪了?”

        江絮晚低头望着咖啡杯中自己的倒影,被精致妆容烘托出来的成熟气质,目光里也不再有当年那些丰富的情绪,即便只是不断推开别人的乖张与偏执。

        而一头利落的短发——不知已经陪伴了自己几年。

        但她绝不会忘记自己最初剪短发的缘由。

        她不语,仅仅如对面的秦思艺一样端起咖啡饮用几口。

        她轻轻皱眉,不是因为适应不了咖啡的苦涩,而是她惊觉,自己不知从何时起早已经能够适应这种苦涩的味道。

        咖啡杯被轻轻搁置到玻璃桌面上,碰撞出些许声音,咖啡被震出几许涟漪,但又很快趋于平静。

        江絮晚并非丧失了某些情绪,只不过许多的情动早已藏匿于微小处。

        比如偌大房间里细听才能够听见的空调制冷声,比如杯口滑下的几滴咖啡,一切都静谧得如同默然。

        “这次过来主要是想把《眠》这个项目和你们谈拢。”

        “以社交为主,但会通过一些渠道使得用户能够维系相互间的关系同时,还能够让用户逐渐养成良好作息。”

        “你们的产品理念我们整个公司都很认同,所以在那么多家公司里面选择了你们。”

        “合同已经拟好,你们这边也已经看过并表示没问题。”

        “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所以我这次亲自过来与你们签合同。”

        “没有问题,我们就可以签字了。”

        秦思艺望着眼前的江絮晚,举手投足间皆是知性的味道与成功的影子。

        不难看出她这十多年经历了如何的蜕变,但更多的,她只不过是将自己十八岁的梦想实现了而已。

        秦思艺的脑海中闪过无数斑驳凌乱的影子,她隐隐中似乎也感受到了面前的江絮晚与十八岁的她在一起对自己微笑。

        “没有任何问题。”

        秦思艺说着也将合同签好。

        两人各自将合同收起,但都没有离座的意思。双方对视着,将许多话都留在了目光交汇间。

        记忆深处开着花,但她们似乎都没有得到甩开烦恼的云淡风轻。

        “过得怎么样。”

        江絮晚先开口,手抓着咖啡勺轻轻搅动着。

        “你应该知道的,公司状况很差,这一次谢谢你救了我们一整个公司的员工。”

        秦思艺哭笑不得,不知江絮晚是不是在故意挖苦自己。

        江絮晚挑眉,又加了一块方糖到杯中。

        “我并不是因为你才投你们公司的。”

        “《眠》这个软件你们研制了十年,不论是专业性,还是后台的服务,以及适用人群的范围等等,各种大数据都证实了,它是一个上乘之作。”

        “我相信《眠》上市后绝对是大势。”

        杯中的方糖已经融化得差不多,江絮晚端起喝了一口,才继续说道。

        “我是问,你过得怎么样。”

        “如果重返十八岁,你还会做出那种选择吗?”

        “虽然你早已道过歉,但如果真的认真审视那段岁月,每个人都有过错。  ”

        “过去的我老对你说,秦思艺,你应该再大胆一些,但我现在根本没有资格对你说教。”

        秦思艺听出来江絮晚话中有话,连忙追问道,

        “江絮晚,你和他还……”

        “嗯。”

        “有的事情,比起隐藏与逃避,或许直面才能够战胜它。”

        “我有了新的打算。”

        ……

        晚上洗完澡,江絮晚简单裹上浴袍,站在酒店房间的落地窗前,望着整座城市的夜景,脑海里则是回荡着白天会议大厅里与秦思艺的对话。

        就在昨天,江絮晚还需要用蝴蝶拥抱来缓解疲惫,宽慰自己,但现在她却没有昨日的疲乏感。

        并且,多年之后再与秦思艺相遇,见到她的生活并不如意,自己内心也无喜无忧。

        甚至众多优秀的公司里,权衡利弊之后才选了秦思艺所在职的公司,冷漠中,掺杂着一些人情味,理所应当中的私心。

        曾经的一切声嘶力竭最终还是一点点变得默然,成了心底一潭死水。

        江絮晚擦了一会儿湿漉漉的头发,突然想起来那本日记,竟难得有了些急切的情绪,小跑着来到床边,从包里拿出那本布满陈旧气息的日记。

        也不知怎的,江絮晚忍不住轻笑出声。

        “40岁的卫戈……从日记来看可不止40岁啊……”

        她也不管头发湿不湿,直接躺到了床上,然后像拆未知礼盒那般随意翻开一页。

        【2048年9月1日】

        司机说今天他孩子开学,所以因为安排七岁的孩子入学这才迟到,我表示理解他,但还是扣了他一天的工资。

        经过某所学校门口,刚巧有一些高中生骑着自行车,有说有笑地穿过马路。

        偶然间我注意到一个头发很长的小女孩,所有人都在笑,只有她,似乎……在感受着风。

        风的孩子。

        我也想到了她。

        那时候她也是这样,不爱与人开玩笑,偶尔会被我逗得说不出话,一个人偷偷生气的傻孩子。

        希望这个风的孩子也可以有一颗专属自己的守护星。

        ……

        江絮晚抱着日记本逐渐陷入了梦境与记忆的缝隙间,重拾了某一阵忽远忽近的风。

        或许不曾实现的并不是未来,也可能是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