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失读症在线阅读 - 14.物是人非

14.物是人非

        江絮晚简直不能够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你在跟我说,这件事更重要吗?!”

        “……”卫戈不明白江絮晚在问什么,但还是遵循本心地点了点头。

        “卫戈,我真是不懂你。”

        江絮晚一把推开卫戈,准备往楼下走,但没想到黑暗中太着急,踩空了楼梯。

        “啊!”

        “阿晚!!”

        卫戈冲过去但已经来不及了,江絮晚直接滚下了楼梯。

        天旋地转中江絮晚脑海里闪过一长串的记忆符号,滚下楼梯的时候似乎被什么拉长了时间,身后卫戈的呼喊声也变得格外缥缈。

        眼前的阶梯突然扭曲起来,惊吓中江絮晚闭上了眼睛,渐渐地,卫戈的声音不见了……

        “江总?我们快到了。”

        ……

        一辆不知牌子的车行驶着,车内后座坐着一位穿着讲究的女人。

        利落的短发将她那张精致的脸修饰得很好看,加上面部的精妙妆容,中和了她脸蛋不少的幼龄感。

        看着已过五旬的司机正出声提醒着后座熟睡中的女人。

        女人听到司机的声音这才渐渐清醒过来。

        “嗯?”

        她勾起温柔的笑容,双眸中却无一丝清澈的波澜,只是平静,这样的温柔似乎更多的只是一种惯性。

        “过去几个小时了?”

        女人轻启唇说道,她确实不是在问司机,而是抬起纤细的手臂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

        “嗯……我知道。”

        “你也够无聊,愿意抛下几个亿的单子来听我打呼?少来了,有话快说。”

        仔细看会发现,其实女人将头发别到后面的那只耳朵,正带着一只闪烁的蓝牙耳机。

        耳机的另一头是一道男声,从声音分辨,约摸比这女人大几岁。

        “江絮晚,我们认识这几年,你这丫头还不了解我?”

        是的,这是2038年,江絮晚三十岁的第二天。

        江絮晚一边回忆着自己梦中模糊的回忆,一边敷衍着电话另一头的人。

        “了解,不然也不会和你保持联系了,主要知道你做生意讲信用。”

        江絮晚捋了捋头发,目光放到车外,高速路的中央是一道轻轨的轨道。

        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传来,很快一列轻轨疾驶而过,如同那场荒谬的梦境。

        她有点维持不住嘴角的笑容,勾起的嘴角终究还是淡了下去。

        “我刚才可是听着你说梦话了哦,想想吧,该怎么才能堵住我的嘴。”

        对面的人依然是开玩笑的语气。

        江絮晚已经没有继续搪塞的力气了,刚睡醒的感觉使得她的脾气也更为急躁起来。

        “说吧,你到底要干嘛。”

        “这起床气够野蛮,我喜欢。”

        “也没有什么大事,主要知道你来深港市这边了,想知道你留几天,我们好约顿饭见见面?”

        江絮晚换了只手听电话,再一次揉了揉眉心,脑袋不知为何有些疼痛起来。

        “我看一下行程吧,这次来深港主要是谈单子,之后还要赶去一趟英国。”

        “好,那我等你消息。”

        “嗯,再见。”

        说着江絮晚就要挂电话,只听见那一头立刻传来了喊停的声音。

        “等一下晚晚。”

        这一次他不知有意无意,喊得略显亲近,但江絮晚故意装作没有注意,依旧正常以待。

        “还有什么事?”

        “刚才我听到你喊他的名字了。”

        “还是放不下吗?”

        江絮晚愣了半晌,从醒过来之后就一直冷淡的眸子突然出现了一些颤动的光芒,但也不过是湖面突然掠过的一阵风,匆匆出现,匆匆消失。

        “确实梦到他了。”

        “但梦里也有你啊徐州。”

        “更多放不下的应该是那段日子罢了,每天都在纠结着某个人的心思的日子。”

        从那座小城离开之后,江絮晚几乎和所有人断了联系,但徐州却总是能够得到自己的消息。

        并且两人在日后的工作中遇见,成为了商业上的好伙伴。

        对于江絮晚来说,徐州更多的只是一个合作伙伴,而对于徐州来说,并非如此。

        这些江絮晚都明白,可她也只能够揣着明白装糊涂。

        徐州点点头,坐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望着十八楼下城市的缩影,微不可察地皱起眉头。

        “有没有想过改变。”

        徐州不敢以问句的形式抛出这句话,因为他害怕得不到答案。

        “你觉得我们对于一些事有改变的需要吗?”

        “……至少改变之后你会不会开心一些。”

        “生活挺充实的,这些事情已经成为过往,改变,这两个字也恐怕只会成为念想。”

        “我这边快要到了,回头再说。”

        江絮晚挂断电话,直接摘下了耳机放进包里面。

        她并非在逃离问题,只是她脑海里对那一天有了新的感受。

        现在她才知道,原来记忆是真的会骗人。

        【昨天,2038年10月2日】

        这一天是江絮晚三十周岁的生日。

        其实对于她来说这一天并无太大意义,因为她习惯用奶奶的那种虚岁年龄,所以在去年,她就以30岁自称了。

        只不过家里的厨娘吴奶奶,非偏执地要给她过三十周岁生日,说,三十周岁才算是一个女人真正的成年礼。

        江絮晚也不懂这是哪里的风俗,只是因为她总是能够在吴奶奶身上见到自己奶奶的样子,像小孩子一样的长辈。

        “喂,奶奶,有什么事情吗?”

        江絮晚本还给公司的员工开着会,看到是吴奶奶的电话连忙放下会议跑出办公室去接电话。

        公司里面,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江总裁有一个很要好的奶奶。

        江絮晚从来没有给大家说过这只是家里的厨娘,并无亲缘关系,所以大家伙也一直都以为那是江絮晚的亲奶奶。

        年会的时候江絮晚也会把吴奶奶带过来凑凑热闹。

        因为吴奶奶年纪大,所以江絮晚担心她打电话万一会有什么要紧事,所以会议中,只有吴奶奶的电话能打过来。

        “诶,晚丫头啊,今天晚上你一定要回来吃饭啊,我给你买了不少你爱吃的菜,给你搞个大生日!”

        “好嘞奶奶,那你看样子随便做几道就好,别累到自己。”

        “这丫头怎么说话呢,你过生日我做奶奶的给操办一下怎么能嫌累呢?你这孩子净瞎说话。”

        “反正下班了赶紧回家啊。”

        “知道了奶奶。”

        ……

        下班后江絮晚交代了一些新项目的相关事宜便背上包离开公司。

        “江总!打扰一下!”

        是前台的美惠叫住了江絮晚。

        “嗯?请问有什么事情?”

        江絮晚停住步子,温和地问道。

        只见美惠递给她一个小快递,一边露出些探寻的目光。

        “江总,这是一个快递员送过来的,指名您收。”

        “你想和我一起拆?”江絮晚看美惠的目光似乎有些好奇,忍不住这样打趣她。

        美惠听了赶紧摇头,“啊,不是不是,这哪是我能看的啊,就是那个……”

        江絮晚站直面向她,想知道她究竟要说什么。

        “听说最近有一些不法分子会乱寄东西,我怕会不会是……”

        美惠似乎也是对自己的脑洞感到羞耻,说着说着红了脸。

        “谢谢你关心我,我会认真检查的。”

        “那我就放心了,江总您真好,不会觉得我多事。”

        “还有,江总生日快乐哦!!”

        “谢谢你,工作很到位,以后也要保持这样的警惕性哦。”

        江絮晚轻轻拍了拍美惠的肩膀,转身踩着一双高跟鞋离开了公司大厅。

        美惠开心地做了个打气的动作,“太好了!得到大老板的夸赞了!!”

        ……

        “周师傅,今天临时改了行程,不去海湾餐厅,直接回家。”

        “麻烦了。”

        “诶,好的。”

        ……

        回到家之后走到餐厅,只见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自己爱吃的那些菜肴,一旁的小茶几上还放着一个大蛋糕盒子。

        厨房里面吴奶奶还在忙碌着,江絮晚跑过去和她打了声招呼,担心待会儿老太太走出来发现自己突然出现,会被吓到。

        “回来啦?”

        “嗯,奶奶你还在做什么呢?已经有一桌子啦!”

        “这是生日主餐,长寿面!我这个老婆子亲手擀出来的,家里人靠我这个面走过来的,你保证喜欢。”

        “那我就期待着喽!”

        “你洗个手,赶紧去餐桌那坐好,我马上把长寿面给捞出锅啦。”

        “好好好,今天我就准备着胖他个十斤!”

        “净胡扯,你瘦的跟个猴一样还怕胖?快别贫嘴了,坐过去吧。”

        江絮晚笑了笑,结束了自己撒娇一样的话——她总喜欢在吴奶奶身上找家人的感觉。

        甚至有时候她还会有一些邪恶的念头,要是吴奶奶离开她原本的家,变成自己真正的奶奶就好了。

        可是转念一想,吴奶奶终究不是自己的奶奶啊,怎么能够那样痴心妄想,自私又小气。

        她没有直接到餐桌前坐下,而是跑回房间坐到床上把那个小快递拆开了。

        只能看见小小的快递纸盒里面,只有一本略显破旧的笔记本。

        她抱着强烈的好奇心打开那本笔记本,只见第一页写着两个自己花了十多年也没有忘记的名字。

        卫戈。

        能够与自己的青春画等号的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