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失读症在线阅读 - 11.徐州关于江絮晚的数学模型

11.徐州关于江絮晚的数学模型

        “fuck,我日——”

        卫戈转过身便冲到徐州面前揪住他到衣领将他提了起来。

        “你他么的别给我打什么歪主意。”

        徐州眉毛皱起,盯紧了卫戈的双眸,“那你又在打什么歪主意?到底谁才是癞蛤蟆,还不一定。”

        卫戈情不自禁笑出了声,怒火中烧,他将徐州狠狠一推甩开,他便直接躺到了地上。

        可是徐州并没有任何退让的意思。

        “你是哪位?从哪突然冒出来的?我老早之前喜欢江絮晚的时候你在哪?”

        卫戈嗤笑一声,站在那冷眼俯视徐州。

        “我和江絮晚认识的时候,你确实不知道在哪儿。”

        卫戈准备转身离开,却发现整个一班的人都跑到门边窗边看热闹。

        “江絮晚肯定不会喜欢你这一点不用怀疑,只是你还挺可怜,一个班那么多男生,居然没有一个出来帮你。”

        “究竟是你人缘太差,还是他们太猥琐?”

        “这个问题够你看清他们了。”

        卫戈再一次将书包甩到背上,修长的手指勾住书包挂带,迈着他独特的步伐消失在尖子班所在二楼的楼梯口。

        ……

        “哇塞,真不愧是我的仙女同桌,在你的指导下我可算是明白了!爱死你了晚晚!”

        江絮晚不喜欢和别人做出一副亲热无比的样子,所以下意识便躲开了同桌沈佳梦的拥抱。

        江絮晚本还担心沈佳梦会介意自己这样“嫌弃”的动作,但幸好沈佳梦性格大大咧咧的并没有在意。

        并且江絮晚的担心也没有维持太久便被人打断了。

        教室前门那站着一个戴黑框眼镜的女生,四处搜寻着最终目光落在了江絮晚的身上。

        “江絮晚同学,麻烦你出来一下!”

        那女生害怕打扰到班里的学生自习,还特意压低了嗓门。

        江絮晚迟疑了半晌但还是走了出去。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出大事了!”

        “你男朋友去找徐州的茬了!!”

        “我?我男朋友?”江絮晚大吃一惊。

        那女生急了起来,直跺脚,“对啊,就是你男朋友,直接把徐州一顿臭骂,还把他摔在了地上!”

        “你在开什么玩笑呢……我根本没有男朋友啊……”

        江絮晚甚至都快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失忆了,毕竟面前的女孩说得那么真情实感。

        但她翻遍了整个回忆,愣是没找到这么一个“男朋友”的存在。

        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一闪而过,再联系晚自习课堂上卫戈的不见踪影……

        她不确定地开口询问,“他是不是寸头?”

        “对,头发很短!”

        “总之你快去看看吧,徐州说请你务必去一下。”

        根据这个描述,江絮晚不难猜测出这个闹事的人就是卫戈。

        她极度不能理解,为什么晚自习他不上,偏偏要去找这个叫徐州的人的麻烦?

        “但是不好意思,那个,徐州……他是?”

        面前的女生瞬间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惊叹着,

        “不是吧,徐州真是个恋爱脑,你都不知道他是谁,他还能这么受着?”

        这句话落在江絮晚的耳朵里实在很不舒服,她也不是一个习惯去纵容别人污蔑自己的性格,所以她当场就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听你的话好像是他喜欢我?可是他喜欢我,我没有义务和必要去接受他的喜欢啊。”

        “我——”

        女生没想到江絮晚会这样呛自己,想说的话突然堵住了,不知道该怎样张嘴。

        “话说,你又是怎么知道是要找我呢?我也不认识你啊。”

        江絮晚继续冷冷地发表自己的不满。

        “你知道表白墙吗?在上面经常有人跟你表白,而且你还每学期是文科前三名,想不认识都难啊。”

        江絮晚点点头,想了想毕竟如果事情属实,那卫戈这件事就真的和自己有关联了,自己还是过去处理一下比较合适。

        “你先回去,我马上过来。”

        江絮晚说完这句话便回到班上将自己的东西都收进书包里面。

        沈佳梦看着她开始收东西赶忙看了眼手表,却发现时间才过一半。

        “诶,晚晚你这是出啥事了嘛?怎么现在就走了啊?”

        江絮晚头也没有抬,继续收拾着东西,“突然发生了一点小事,我需要回家。”

        “啊,呜呜,那晚上没有小仙女陪我奋斗了啊~”

        “明天继续一起肝卷子,我不在的时候你要是有不会的题目可以问一下邓晓眠他们。”

        江絮晚将书包背到背上,“我走了。”

        “拜拜晚晚!”

        “嗯,明天见。”

        江絮晚丝毫没有在意班上同学们对自己的注目礼,那些东西,似乎从很早很早之前她就已经适应了。

        从小跟着奶奶一起生活的她,总是会接收到来自大家同情的目光,那些无任何作用的同情心让她厌恶和排斥。

        后来长大了,她出落得亭亭玉立,容貌精致,便会有很多惊艳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

        而在学校里面,出色的成绩又让她成为众人眼中的完美无缺,羡慕与嫉妒也相继而来。

        但江絮晚都不在乎,那些所谓的“好”与“坏”都无所谓,她只是想随心地做自己,靠自己的努力去完成一些自己想要实现的目标。

        等到有一天,总会离开这个安逸的地方的。

        每次她迈步,想到的都是这句话。

        ……

        “你好,麻烦找一下徐州。”

        江絮晚站在1班教室后门那里,叫了靠后门的那个同学一声。

        “嗯?”

        那个男生看到江絮晚的时候愣了一下,很明显认出来她是谁的表情,但是江絮晚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一副严肃的模样。

        “好,我帮你叫他。”

        那男生离开座位走到另一个男生桌子旁,说了两句。

        “有人叫你徐州。”

        徐州点点头,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起身朝后门那的江絮晚走去。

        “……hi。”

        本还信誓旦旦地在心里保证了好一番,一定要在江絮晚面前表现出魅力的一面。

        可谁知道真的站在了喜欢的人面前,所有的话都支支吾吾怎么也说不清楚。

        “那个,你,额,我,你找我?”

        这句话说完他在心里忍不住连抽自己几十个巴掌,这种问题也太让人觉得低智商了吧。

        不过幸好江絮晚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她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我,我那个,嗯,我抄的佛经你收到了吗?”

        她听到这句话愣了半晌。

        “……”

        原来徐州就是送自己手抄佛经的人啊……

        那卫戈找过来把人家一顿欺负,是因为佛经?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他们之间应该也不会有其他的交集啊。

        江絮晚脑袋里全部零碎的线索拼接到了一起,很快她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卫戈会过来找徐州的麻烦。

        但是……

        她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再次回归到正轨。

        “听说刚才有人因为我来找你麻烦了?”

        徐州:“啊那个,我没事的。”

        徐州:“我不介意,我觉得还挺幸运的,因为他你特意过来找我。”

        徐州:“我很开心。”

        江絮晚叹了口气,微微抿唇,后退一步郑重地再一次开口。

        “总之,我为他说一句抱歉。”

        “还有……以后也不用琢磨我喜欢什么,要送什么给我之类的。”

        “我——不喜欢给别人造成误会。”

        江絮晚的话说完了,徐州脸上的笑容也尽数褪去,只剩下难堪的蹙颦。

        很显然这样的状况也不是江絮晚喜欢看到的,一直以来她的人际圈子都很小,她也同样的不太擅长去处理这种尴尬的场面。

        她会的,只是说出心里话。

        徐州迅速将自己的情绪整理好,再次冲江絮晚笑着道,

        “才开始呢,没必要一上来就说不啊。”

        江絮晚:“可我真的不喜欢你。”

        徐州:“那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江絮晚:“……没有。”

        徐州听到这样的答案自然也没有绝望,继续上扬的嘴角表明,他对这个回答还算满意。

        他以为——那时候的徐州以为,建立一个合适的数学模型,一定能够将江絮晚的心算进去。

        可是他能够算透那么多的公式,却终究没能够算清楚江絮晚的情感起伏。

        徐州:“既然没有,那说明我也不是完完全全的没有可能。”

        徐州:“你不要急着否决我的喜欢,我也不会太让你困扰。”

        徐州:“我只是想喜欢你,仅此而已。”

        不待江絮晚再说话,徐州不留余地地补上最后一句话。

        “我还有好多题目没有算,江絮晚这道题目,我先放在一边。回见!”

        说完话的徐州立即冲回教室,坐下后如同江絮晚那样认真投入到了题目里面。

        江絮晚望着这个男生的背影,心里有一点难受,她将自己放到徐州的位置上去思考,发现能够得到的情绪只有酸涩。

        那他又是通过怎样的力量才让自己露出那样灿烂的笑容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