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失读症在线阅读 - 4.非你不可

4.非你不可

        江絮晚忍俊不禁,本就悦耳的声音笑起来却莫名有着感染力。

        不同于卫戈的笑容,江絮晚的笑才能够称得上是开心。

        眉眼间的情绪都那么喜悦,衬托得卫戈自惭形秽。

        卫戈不能够明白,为什么可以有人像江絮晚这样简单好懂。

        笑就一定是开心,脸红一定是害羞,皱眉一定是遇到了烦心事。

        他忍不住认真打量起了江絮晚的脸——

        一双大大的儿童桃花眼,垂下眼帘时那纤长的睫毛会落下一片温柔的阴影。

        高得恰到好处的鼻梁下是两瓣柔嫩的嘴唇,当她笑起来,这张精致的脸就会变得和小孩一样可爱。

        这就是所谓的一颦一笑尽是美好吗?

        鬼使神差下卫戈伸出手触碰到江絮晚的头顶,触碰到了阳光落在她发丝上的温暖和芬芳。

        “江絮晚,做个朋友吧。”

        卫戈有些沉浸在自己的视觉里面无法自拔,那张棱角分明英气十足的脸也变得温润起来。

        一个暴躁的男生竟被这个简单的动作治愈了。

        不过还没有等他享受过五秒,江絮晚已经收起笑容往后退去,脱离了他的触碰。

        正巧这时下课铃响起,倒也算缓解了卫戈被江絮晚排斥的尴尬。

        但他回过神来也确实知道自己的动作有所不妥,可他并不觉得后悔——

        像他这样骄傲乖张的男生,是不会觉得这样主动的行为有任何不对之处的。

        并且看着江絮晚落荒而逃跑进教室的背影,他有点胜券在握地笑了。

        看来搬到南部小城真的是一个治愈人的良方。

        “这一次就江絮晚考到145,其他人都没有上140,不过我知足了,因为这次我们班是第一名。”

        “咱班上超过130分的有18个人,超过一向稳居第一的20班喽。”

        “卫戈同学虽然在我的督促下补考了高三前的模拟考,但我很遗憾的是,补考成绩不理想。”

        “所以百般权衡利弊之后呢,我觉得可以给你请一位同学做补习老师。”

        英语老师用手将一缕头发别至耳后,温和的目光落在全班同学的身上。

        英语老师陈思懿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女菩萨。

        但是正因为她脾气好,所以班上大多学生都格外敬重她。

        英语老师推了推眼镜,有点犹豫该选谁来做这个补习老师比较合适。

        “陈老师。”

        卫戈坐在墙边。

        他喜欢将凳子前端翘起,像坐在躺椅上一般斜靠在墙上。

        陈思懿看向卫戈,点点头示意他开口说话。

        “你选补习老师还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吧?”

        陈思懿没想到前些日子认真配合补考的卫戈,现在居然这样怪里怪气地当众给自己难堪。

        向来被学生喜欢今天却落得这般境地,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她的难堪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只见卫戈突然坐正,凳子本还翘着突然铎到地上,在安静的教室里面发出着实不小的一声。

        “老师,我要自己选补习老师。”

        “你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卫戈笑着挑眉,用扬起的下巴指向一个人。

        而那人正是埋头找错题里面的语法点的江絮晚。

        “嘿。”

        卫戈朝江絮晚吹了声口哨,眸光间多的是笑意。

        江絮晚的位置离卫戈只差了三四个。

        卫戈坐在第一组最后一排,江絮晚则是坐在第三组第三排。

        陈思懿没想到会是江絮晚。

        说实在话,适合给卫戈当补习老师的不应该是自己的得意门生江絮晚。

        纠结着该不该拒绝卫戈再另挑一人时,卫戈那像大提琴般磁性的声音再一次于班级里漾开。

        “江絮晚,我只要她。”

        此话刚落地便在班级里面掀起来千万层浪——

        这带着别样意味的话实在过分危险。

        陈思懿眼睛微微瞪大,还在想着自己的好学生什么时候早恋上的时候——

        发现江絮晚根本没有在意班上发生了什么,一直低着脑袋看错题。

        她这才放下心来。

        “咳咳,江絮晚同学成绩优异都是通过不断的努力。”

        “她的时间可能不够允许来帮人补习,实在不行我亲自帮你补习吧。”

        “那我不补了。”

        卫戈显然话没有说完,又提高了自己的音量。

        “你说是不是,江,絮,晚。”

        江絮晚听到有人大声叫自己,抬起头困惑地环顾四周,直到对上后排卫戈挑衅的目光。

        怎么回事,又是他。

        江絮晚抿了抿唇,没有坐以待毙。

        “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