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游戏里的NPC是我男友在线阅读 - Fictional story.绝命鬼屋 第45章.Fictional story

Fictional story.绝命鬼屋 第45章.Fictional story

        “啊啊啊啊啊啊,”凌莀的尖叫声360°环绕在樊星的耳朵里面,“男朋友,我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更别提什么分类了。”

        “嘶~小点声音,耳朵受不了。”樊星捂着耳朵,本来就是一个密闭的空间,声音狠狠撞进耳朵里面,“多少记住了一点吧?”

        “我想想,里面有两只长的一模一样,戴着白色的面具,还有一只长着角,跟独角兽似的角,还有几只嘴巴特别大不像人样,颜色大都是黑色,就这么多了。”凌莀闭着眼睛冥思苦想,越到这种紧张的时候脑袋里面的歌词就越多,什么《天外来物》啦《彩券》啦《陪你去流浪》啦,“星闪闪,你听不听我唱歌?”

        “为什么要听你唱歌?”樊星反问道,凌莀尴尬地笑了笑。

        “一共十二种鬼,按照你们人类世界那边的十二星座创造出来的鬼,戴面具的一模一样的是双子座,有独角兽的是金牛座,嘴巴特别大的是狮子座,这回有灵感了吗?”樊星努力地帮凌莀找回丢失的某部分记忆。

        “如果是十二星座的话,还有天蝎、处女、白羊…这么一说我好像知道规律了。”

        樊星也不知道凌莀到底有没有想起来什么,男朋友嘛,只能选择相信了,“先把双子、金牛和狮子找到,剩下的慢慢想。”

        凌莀哼着歌走在鬼屋里面,掀开一层层布帘,里面都有npc在踱步,时不时给玩家一个措手不及,比如尖叫比如哭啼,太真实了,真实到没有像人类世界里面一样的表演成分在里面。

        在某一个布帘后面,略微有那么一点光,青灰色的地面上晃过一对影子,凌莀停住脚步,现在入口处守株待兔,果不其然,两只带着白色面具的鬼手牵着手在空间里面晃悠。

        “这一轮的玩家好笨啊,我们都这么明显了。”

        “就是说,都这么明显了,我们就是双子啊。”

        樊星都忍不住想笑,哪有npc像自己一样总是帮助玩家,难不成真的是因为凌莀长的太好看了?!

        “那我可以抓你们吗?”凌莀在fictional  story里面难得遇到这么善良的npc,问话自然相当地小心。

        “可以啊,反正我和妹妹的工作就是给玩家抓的,呐。”其中一只递给凌莀一把天蓝色的钥匙,要集齐十二把钥匙方可通关。

        凌莀道了谢以后一转身就对上一张大嘴。

        “啊!”不自禁惊叫了一声。

        樊星把凌莀护在身后。

        “早就听说樊星大少爷对玩家动情,之前还以为是天蝎道听途说,这么看来果然是真的。”狮子伸出手把凌莀拽到自己面前。

        “你要做什么?别吃我啊。”凌莀一只手抓着樊星,一只手试着推开狮子。

        “把双子的钥匙给我我就放你。”

        “凭什么?莀哥凭本事拿到的。”凌莀一脚踢开狮子,不愧是跆拳道黑带。

        几声钟声之后,大片大片的灰尘从布帘上飘落,凌莀咳了几声之后回头看到狮子已经跑了,“我操,星闪闪,追,不能让他跑了。”

        果然,人在这种时候所有的恐惧都烟消云散,只顾往前面跑,沿途的恐吓的手段全部是过眼云烟。

        “谁在这边吵啊,让我看看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玩家。”两条鱼身的鬼像在海里似的飘过来,“哟,这不是玩家凌莀吗?那个被樊星保护的玩家。”

        “男朋友,我怎么觉得这根本就不是鬼屋,更像是凌小莀的批斗会。”凌莀没注意一头撞在墙面上,晕晕乎乎好久,缓过来周身只有自己一个人,空间没有变,变了的是樊星不在里面,围在身边的是一张张一模一样的脸,狮子的脸。

        “星闪闪,樊星,男朋友,星…我操,什么情况?”凌莀往前面走了几步,又撞到一面墙,看起来偌大的空间,能移动的地方却很小,几乎只有方寸,不用说这是哪个鬼的障眼法。

        而樊星那边看得到凌莀,却只能看到凌莀被困在方寸里面的动作,怎么叫都不理,在同一个地方,却又像身处两地。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操。”

        樊星看到凌莀朝自己的方向在走,伸出手却碰不到,他也搞不明白这是游戏优化之后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设定,按照之前的机制来就不好吗?

        空间是错乱的,双鱼最擅长的就是玩这招,耍这种伎俩让玩家障眼,樊星刚准备打个响指,npc戴着牛头面具撞过来,“嘁…就这么点伎俩,你们知道那些npc藏在什么地方吧,金牛?”

        “知道,那又怎样,看过这么多怯弱的玩家,你带的这个看起来也不怎么行啊,说是鬼屋,无非就是猜谜游戏,赌对了就赢了,赌错了就输了,你觉得呢,樊星。”金牛冲破双鱼的障眼,和凌莀面对面站着,带着一丝杀气,恨不得直接想让游戏玩家送命。

        “这太真实了吧,对了,钥匙呢,星闪闪,救我……”凌莀被金牛摁在地上,一颗牙齿刺进凌莀的锁骨,刺穿骨头,血顺着后脖颈往下流,把天蝎引出来了,这种npc对血腥特别敏感,在人类世界里,就是毒蝎子。

        “别动,凌莀。”樊星冲过去,拿出一根银色的柱子,趁天蝎还在舔舐血液,刺进发条里,天蝎发出痛哼,从嘴里吐出一把深绿色的钥匙,仰面倒在地上。

        “钥匙,男朋友,有两把钥匙了,确定接下来的鬼都是十二星座里的角色吗?别又杀错了。”凌莀爬过去,把钥匙死死地攥在手里,生怕跑了似的,指甲缝开始渗血,一下一下划着地面。

        “你在做什么?”樊星把凌莀捞起来,他的少年低着头,一直盯着指尖,钥匙攥在手里闪闪发光,在黑暗的环境里散着幽幽的荧光。

        “疼…有水吗?我想喝水。”凌莀使劲地抓着樊星的手,npc从四面八方赶来,整个鬼屋乱成一团,有点像古装剧的场面,打打杀杀声连成一片,还有一阵阵哀嚎和幽怨的申诉声,不时伴随着一点水流声。

        “忍一下,这里太危险了,把十二把钥匙找到以后就去鬼屋后面的花园,去完成商人和金币口袋的关卡,只有通过那一关,我们就算正式的闯过绝命鬼屋这一关了。”樊星看着门缝,有水往这边流过来,马上就开始积水,水里还混着大把大把的金币,是商人的怨念太深。

        “星闪闪,十二星座里有一个星座就是水瓶座,你说这个会不会是水瓶座在作祟,现在才只有两把钥匙,找到最后一把钥匙的时候,我可能已经绝命了。”凌莀蹬了蹬腿,樊星把他放下来,两个人一起往渗水的门那儿走,门锁已经生锈,轻轻一拉就开了。

        里面像藏宝库似的,金色的一阵光芒以后,凌莀愣了愣神,看着屋子里面全部都是金银珠宝,成堆成堆的金币,可惜不是新铸的,底下的金币已经被水泡的有些变质,还有一些珠宝和瓶瓶罐罐。

        “这是当时那个商人藏匿赃物的屋子,水瓶或许就藏在这里,赶紧找,但是,不要动这里的金币,只要金币移动了位置,这里的一切都会重归于之前的状态,我们就得重头来过。”凌莀弯下身,看着那堆金币,刺的眼睛有些发疼。

        “那怎么办,星闪闪,你知道在人类世界,一次性拥有这么多金币会怎么样吗?可以买连成一片的别墅,这是多少人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凌莀叹了一口气,角落里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滚来滚去,凌莀顺着声音走过去,果然有一只空瓶,里面已经没有水了。

        “这不是水瓶,水瓶是邪祟瓶,这里面是空的,要么,邪祟跑出去了,要么就是游戏机制的变故,水瓶的npc操控也变了,有两种揣测,你相信哪一种,赌一把。”樊星把瓶子捡起来,瓶口碎了一块,有一个破口,但是软木塞塞的严严实实,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觉得第二种吧,邪祟这种东西,不时只有小说里或者是想像中会出现,在这里,不可能吧。”凌莀把瓶子捏在手里,像是漂流瓶那种,突然,瓶子开始不停的跳动,一股黑色的气体围着凌莀转了几圈。

        “我猜的没有错,是邪祟附体,水瓶是邪恶的象征,在这里是这样的,快点把软木塞打开,把它困住。”樊星打了一个响指,把那股黑色的气体制住,凌莀盯着樊星,一个响指能解决的事,何必需要费这么大功夫。

        “傻b,快点,想不想通关了。”凌莀一愣,把软木塞拔开。

        黑色的气体顺着瓶口钻进去,瓶子又变成透明的了,残留着一层水,“呼,这样就可以拿到钥匙了吧。”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遗症,这里的每一种事物之间都是有联系的。”樊星看见钥匙掉进金币堆里,一看就是有人蓄谋已久想困住凌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