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游戏里的NPC是我男友在线阅读 - Fictional story.游戏住所 第41章.Fictional story

Fictional story.游戏住所 第41章.Fictional story

        “男朋友,星闪闪,星闪闪,星闪闪…”小馄饨刚刚放进瓷锅里,还没有浮起来,樊星撑着橱柜,锅子里冒着泡泡。

        “你好吵,奶瓶在旁边,小馄饨马上就煮好了。”樊星走过去,帮凌莀把被子压好,奶瓶里是巧克力可可牛奶,奶嘴儿被大少爷擦得干干净净。

        “enhenhenhen……又被骂了。”凌莀把脸埋进被子里,樊星扯开被子,把奶瓶塞到他手上,巧克力可可牛奶是真的香啊,加了炼乳,简直不要太甜,樊星大少爷超会啊。

        “傻b,快喝,这个,好甜,你喜欢?”樊星刚刚冲奶粉的时候不知道有这么甜,用纯牛奶冲泡的,还添了炼乳,一整瓶下来,凌莀喝的有点晕晕乎乎的,还有一点点底儿。

        “好甜啊,大少爷真的超甜啊,用水冲就好了,不用牛奶冲啊,还有炼乳,加了炼乳的牛奶太好喝了,大少爷考不考虑摆摊儿?”凌莀把奶瓶放在柜子上,抱着泰迪熊在床上滚来滚去,真的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还吃得下吗?煮好了。”樊星把小馄饨盛进凌莀的碗里,没有倒汤,只有馄饨,怕他不舒服吃不下东西。

        “嗯,吃啊,男朋友,快快快,一起吃啊。”凌莀跑下床,把小馄饨端起来,樊星坐在他旁边,小桌子放在阳台上,看着外面月光如水,银白的照在大片的玫瑰丛上,凌莀咬着小馄饨,看着那丛玫瑰,眼睛里淌着星河,动容了。

        “嗯,刚刚那封信你看了吗?”樊星把收进口袋里的信纸打开,暗粉色的信纸上写着金色的字体,盖章是管理者那边的,信封上扎着一枝玫瑰,凌莀捏着那朵玫瑰的花瓣,落在脚边。

        “这是什么?情书?”凌莀眼睛瞪得好大,看着樊星,特别八卦的那种,想想之前在大学里,只要传点绯闻,凌莀就会和好基友一起在炸群,各种猜测各种乱七八糟的脑洞。

        “不是,管理者那儿送来的信,fictional  story要进行优化升级,暂时关闭抽取关卡通关的渠道,刚刚我们听到的那声钟声,就是优化开始的提示音,等下一次听见这个钟声,就是优化结束。”樊星看着凌莀,面前的这个少年,很好看,如果在一起待的时间长了,会不会不忍心到最后一刻啊,有点不舍。

        “那我们这段时间干嘛?那…大少爷就听我的吧,完成我最后一个想做的事。”凌莀偏过头看着樊星,少年在夜空下对视,周围的一切都像失去了引力一样。

        “嗯,听你的,今晚夜色真美啊,不知道还有几个这样的夜晚。”和人类在一起待的时间久了,不知不觉就被同化了,凌莀看过很多日本作家的作品,这句话他印象特别深刻,就像,我爱你,从左胸口开始蔓延,浑身细胞都在对你依赖,这句话是凌莀最动心的,也是他最不舍得放弃的。

        “大少爷好撩啊,嗯,我也爱你,也是我揉进身体里的唯一的二分之一,以后就是一分之一了吧,等到那个时候我就真正的属于你了,带着我的灵魂,永远留在这人世间,说不定,我们就在哪个空间里相遇了啊。”凌莀靠在樊星身上,小馄饨已经凉的差不多了,舀了一勺放进樊星嘴里。

        “快吃吧,要不要去花园里走走,后面是花园,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花开满园,现在正好夜樱绽放,说不定能等到她凋谢,昙花一现的那种花卉,也是fictional  story里的爱神,如果决定和喜欢的人相伴一生,就送给他。”樊星笑了笑,揉了揉凌莀的头发,最好的光景不过如此。

        “嗯,去啊,去看看fictional  story里最柔情的地方,和死寂花园不一样吧,没有尸骨,没有血肉,只有最美好的年华在蔓延。”凌莀把碗放在小桌子上,抿了一口白开水,明明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一如既往地珍视最后的时光,“如果是大少爷,你会害怕吗?”

        “我不会害怕,因为npc到了一定的时限,会启动自动报废装置,或者是触碰了管理者的规则,触碰了游戏的规则,就像我一样,本来是要进入地表回收站的,因为你才让我得以重启。”樊星把碗端进厨房,凌莀抓着樊星的衣摆,跟在他的身后,泰迪熊扔在床上,果然是真香定律啊。

        “星闪闪,你肯定在说假话,你骗不了我的,从来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不怕死,不管是人类也好还是游戏里的npc也好,只要是个活物,就一定怕死。”凌莀转过身,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樊星走过去,把他捞起来。

        “我没有说假话,要不是遇见你了,我早就死了,你知道何川和乌芸的故事吗?”樊星坐在凌莀旁边,挑起桌子上的一本笔记本,上面记载着fictional  story的一切,从游戏管理者那一世开始,再到凌莀进来,笔记本上都记得清清楚楚。

        “知道,你把乌芸杀了,何川他过于痛恨,想让你偿命,星闪闪,你为什么要杀乌芸,她和那次关卡没有任何关系啊,难道你跟她有过节?”凌莀拿过那本笔记本,樊星的字很好看,金色的笔记写在泛黄的纸页上,最后一句话还没有写完,落笔在凌莀两个字。

        “嗯,我和这里的每个npc都有过节,不过,自从上次那件事以后,我才发现,原来fictional  story,和人类世界一样,每个人都扮演不同的角色,分布在世界各地,就像我们一样,分布在各个关卡,来完成游戏管理者安排下来的任务。”樊星闭着眼,凌莀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什么,说什么都不恰当。

        “别说这些了,不是去花园吗?嗯?夜樱啊,我前两次看到了,比人类世界好看,夜里是虚无缥缈的,只有这里是我想久居的地方,星闪闪,你累吗?”凌莀坐起身子,合上笔记本,摩挲着封面上的花纹,指节上那枚戒指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不累,我怎么会累呢。”樊星揉了揉凌莀的头发,“我爱你啊。”

        “唔…男朋友,快去快去,去花园。”凌莀蹦起来,拽着樊星的手往外面拖,外面夜色正好,正好赶上夜樱绽放,凌莀轻轻碰了碰花瓣,花瓣打了卷儿,月光照在夜樱上,一定能看见银河。

        “好看吗?这里的夜樱,是管家种的,每逢游戏玩家通关出去,终点会放一束夜樱,一般都是晚上,所以我希望你是白天出去,我会放一束玫瑰,夹在笔记本里的那种,花瓣上有星河。”樊星摘了一朵夜樱,凌莀想制止,还没有说出口一朵花放在掌心。

        “嗯,我希望出去以后是艳阳,我的少年能在我身边一直陪着我就好。”凌莀握住那朵夜樱,眼泪顺着下颌骨往下滑。

        “我会一直陪着你,凌莀,你还记得我说的话吗?我们还有很多事儿要做,有好多关卡要闯,这里不是终点,如果你想我了,就喊我的名字,我会听见的。”樊星抱着凌莀,夜樱摇曳了一下,落下雨点。

        “嗯…我们还要一起生活好久,一直在一起是不是?如果我出去以后,想你了,想你了……就看看玫瑰,医院外墙的墙角那里,有一丛玫瑰啊,之前觉得没什么,只不过是爱情的象征,但是,现在,那是我们的信物啊。”凌莀有点绷不住了,抱着樊星崩溃大哭,眼泪沾湿樊星的心口,就像一颗陨石坠落在最柔软的地方。

        “信物,这些,你不弄丢就是最好的信物,下一关是鬼屋,绝命鬼屋,游戏记录我看了,所剩不多的游戏玩家会被安排到这一关,如果这一关闯不出去,时间真的就会永远停留在这里,一直轮回一直轮回,直到玩家因为缺氧在里面窒息身亡。”樊星把绝命鬼屋的通关介绍递给凌莀,凌莀揉了揉眼睛,抬头看了看樊星,点点头。

        借着月光看清那张卡,透明的卡上,金色的字迹是水滴流线成的,不是写出来的,里面还有碎钻和闪粉,角落署名是lgchen-9477,凌莀的游戏代号,不知道这个代号对于这里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绝命鬼屋?我们人类会用鬼屋来试胆量,有人一进去就开始尖叫,因为会有真人spy的npc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吓人,有人一进去,不过十分钟,表情很平淡的走出来,还会感叹一句就这。”凌莀在住院之前去过一家鬼屋,口碑还挺好,说是专业的扮鬼演员s的鬼,凌莀觉得没什么,撩开帘子的一瞬间,还冲着外面排队的人喊了一句里面什么也没有。

        “嗯?后来呢?真的什么也没有?人类的鬼屋是什么样子的,比这个更厉害?”樊星饶有兴致的听着凌莀讲话,人类的鬼屋并没有fictional  story的绝命鬼屋恐怖,这个简直就是fictional  story的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