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游戏里的NPC是我男友在线阅读 - Fictional story.主线高塔 第36章.Fictional story

Fictional story.主线高塔 第36章.Fictional story

        “唔…我操,怎么回事……”凌莀看了一圈,手臂被铁锁吊的有点发酸,动一下,就连着铁链作响,阳光从窗口透进来,抬手遮了遮眼。

        “尊敬的王子殿下,臣不得已将您束缚,失礼了。”一个看起来就老奸巨猾的npc敲了敲门,凌莀抬起头,对上那个人的瞳孔,游戏设置的剧情,对上了凌莀脑子里构思的童话故事情节。

        “嗯…我是不是要说点什么?”凌莀皱了皱眉,视线慢慢往下移,“男朋友呢?我男朋友呢?啊?你们把我男朋友弄哪儿去了?他怎么不在这里?”

        “王子殿下,稍安勿躁,我是您的臣子雾羽,樊星少爷被侍卫拦在高塔入口处了,本轮游戏,游戏玩家需要完成主线任务,先解开束缚。”雾羽看着一脸老奸巨猾,对凌莀还是卑躬屈膝,低着头,身体微微前倾,行了一个礼。

        “唔…解开束缚,你莀哥我就不是什么王子,什么破游戏啊这是,王子公主奇遇记啊?一会儿小公主一会儿臣子,我这是穿越时空了?”凌莀怔了怔,又恍惚了一下,眼前一片黑暗。

        【主线任务开启,游戏玩家lgchen-9477请在规定时间内,逃离高塔,分为三层,游戏玩家现处在的位置是顶层密室,二层为餐厅,出口在左手边第一个柜子里,第一层是接待区,有侍卫负责看守,过时高塔会改变层高,每增加一层,游戏玩家就会多一个任务,望悉知。】

        “就这么点线索,为什么不能让樊星进来,为什么?他不是引路人吗?引路人都不让进,那你把我带进来干嘛?你们fictional  story这么喜欢看热闹吗?你莀哥这关不闯了。”凌莀盯着雾羽,一支羽毛落在肩上,写着字,是樊星写的。

        “他没有走啊,没有忘记你,看来是禁忌之恋了,何川要找来了,王子殿下,您看,他是想和您一起进来的啊,只不过是不允许。”雾羽说话的语气有些轻蔑,忽然一阵电闪雷鸣,凌莀捂着脸,影子晃过视线,墙壁上出现裂痕,“看来是层高变了。”

        “我…怎么出去,你怎么进来的,你怎么进来我就怎么出去,当我傻啊,没有门你怎么进来的,设计能不能人性化一点?”凌莀使劲地扯了扯链子,除了松了一点以外没有任何变化。

        “嗯?王子殿下,我要出去了哦,出口在地底。”雾羽说完就消失了,跟变戏法似的,凌莀刚想叫住他,眨眼功夫人就没了,“地底?fictional  story就跟这地底结了仇,我就跟这些npc结了仇,怪不得线上游戏我总输,是这个在作祟啊。”

        【时间设定二十四小时,游戏玩家lgchen-9477如未能通过主线任务,即视为死亡,高塔会转移版块,悉知。】

        铁链被挣了一下,凌莀看着空无一人的塔顶,阳光藏在云里,这才注意到,原本的那套衣服换成了木耳边衬衫搭配黑色长裤,白色的外套勾着边,赤着脚还有血绕在脚踝上,像是慢慢延伸出去,心脏狠狠地颤了一下。

        手腕上的玫瑰链还在,下意识摸了摸心口,没有摸到樊星给的吊坠,呼吸都跟着停了。

        “我项链呢?哪里去了?”凌莀急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像丢了宝贝的小孩,“星闪闪…”

        樊星在塔底,有感应似的,抬头往上看了一眼,除了砖墙和玻璃窗以外,再就是藤蔓往上延伸。

        “凌莀…”樊星念着凌莀的名字,被突如其来的力量压在砖墙上,伴随着还有一道刺眼的光,“谁?”

        “怎么?大少爷还有这么手足无措的时候?”何川把樊星的脸扭到自己面前,“你那小玩家估计是出不来了。”

        “滚,凌莀他不可能出不来。”樊星推开何川,反被制住手腕往墙上压,“你要做什么?”

        “血债血偿,不懂?”何川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小刀,刀刃很锋利,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能晃出樊星那双好看到不行的眼睛。

        樊星轻蔑的笑了笑,放松了身体,用一副比较轻松的体态。

        何川急了,拿着刀就划过樊星的脖颈,估计是没有掌握一刀致命的手法,有点偏差,最末落在锁骨上,血溅在墙上,樊星咳了几声,大量的血液从嘴角溢出来,这是被凌莀传染了?衬衫的领扣被刀尖挑掉,布料也被划破了,露出的伤口一片血红,汩汩的往下淌。

        血红让何川更加兴奋,拿着刀往樊星的胸口刺,樊星一边咳嗽一边捏住何川的手,往外面猛地一掰,刀晃了一道银色的光,摔在地上。

        凌莀尝试着把手往里拢慢慢从铁环里抽出来,加粗的铁环骤然锁紧,铁链也绷紧了,把整个人都往上扯了扯。

        “操…这t怎么出去?”凌莀甩了两下手,这一次没有发出声音,只发出了几声闷响。

        墙面开始有松动的迹象,凌莀都觉得自己要把整面墙拉下来,“砰”的一声,砖块掉下来几块,有两块都砸到身上,后脊柱一阵疼,最后一块掉下来,凌莀整个人往前一扑,摔在水泥地面上,不偏不倚还正好摔在砖块上,左眼狠狠往边角上戳了一下,疼到心脏狠狠揉在一起,趴在地上好半天起不来,眼泪和血一起淌出来,挂在脸上还有点瘆人。

        慢慢撑起身子,拖着铁链,掀开水泥地面上的出口的盖子,木头的盖子边缘已经腐烂,指甲都抠出了血才把盖子掀开,底下是铁链绑成的软梯,凌莀也不管往下走是什么地方,伸出脚往底下探了探。

        樊星和何川还在塔底对质,一边红了脸,一边红了眼,樊星微微喘着气,手背上赫然在目的伤口很深,还在往外面冒血。

        “你闹够没有?”

        “我闹?你觉得我在闹?要是我现在进去把凌莀杀了,你来找我报仇,我不会觉得你在闹,你也不会觉得你在闹,这都是相互的不是吗?”

        “然后呢?”樊星靠在墙上,口袋里做给凌莀的戒指还只做好了一半,轻轻地用指腹摩挲,“那你干脆连着夏梧的命债也找我一起还了如何?”

        “我还真是想。”

        凌莀还挂在软梯上,主要是这地方深不见底无底洞似的让他有点不安。

        “啊啊啊啊啊啊…我操,我操,疼疼疼疼…这是什么东西啊…”地底全是机械齿轮,凌莀好巧不巧,脚直接被搅进连动的齿轮里,这些齿轮是控制一楼那口大钟的,凌莀因为停留的时候太长,齿轮没过一分钟会带动链条一次。

        “好疼…嘶…星闪闪,好疼…疼…”凌莀拽着腿,动一下就感觉血喷涌而出,挣扎了几次,不敢动了,扶着松掉的一截木板,腿开始剧痛,疼到两条腿在抽搐。

        雾羽打开玻璃片,看见凌莀这副模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樊星不顾侍卫的阻拦冲进高塔,何川被樊星那句话气的咬牙切齿,如果能置他于死地,早就想终结樊星了。

        “凌莀…凌莀…游戏进行到哪里了?”樊星抓着雾羽肩膀上的肩章,眸子里充着血,从眼尾开始泛红,雾羽被这么一弄,有点混乱,“游戏进行到哪里了?”

        “王子殿下还没有冲破顶层结界,游戏还在顶楼继续,不过王子殿下现在的状态不太好啊,还真是让我们费尽心思设计游戏了,原来他什么也不知道。”雾羽说话的语气很平淡,没有把樊星放在眼里似的,偏过头看着玻璃片。

        “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还有,王子殿下不是npc想称呼他就称呼他的,懂?”樊星抓着壁橱里放着的钥匙就往顶楼冲,引路人自然知道游戏关卡应该怎么样通关,樊星扬了扬嘴角,把钥匙收进口袋里。

        “引路人啊,你这样是在害他,他永远也不能一个人独自通过关卡,游戏记录会比其他的玩家少掉一半,甚至最后出不去fictional  story,只能作为灯引或者是被强制性改造成游戏里的npc,也是,这样你们就能一起了。”雾羽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态度很轻蔑,他压根就没有把樊星这个拥有引路人身份的npc放在眼里,耳边传来那口钟发出的滴答声。

        “不用你管,十五年一轮回,上一轮你作为引路人的时候我也无权干涉,现在我是游戏玩家lgchen-9477的引路人,同样,你也无权干涉。”樊星在一扇木质的门上输了密码,门打开的瞬间,涌出来一阵风,这扇门是高塔的安全层,如果游戏玩家或者npc因为故障被困在游戏里,可以通过输入密码解开门,但是游戏记录不会算进整次游戏里。

        “樊星啊樊星,别仗着你是引路人就为所欲为,你的仇家还在外面等着你,乌芸是你杀的吧,何川很爱乌芸,你非要和他闹僵。”雾羽准备离开,没忍住还是插了一句嘴,樊星没有理他,也是,这样的人有什么好理的。

        站在木板上,拉了拉旁边的金链子,玻璃罩从天而降把整个空间罩住,樊星喊着凌莀的名字,不过就算是樊星上去了,凌莀还是得进行游戏,不然就会像雾羽说的那样,永远被困在顶层,引路人也帮不了玩家。

        “凌莀,凌莀,你在哪儿?”樊星放大了分贝,声音被玻璃罩挡了一半,传到凌莀耳朵里的声音只有一点点回声,更何况凌莀有耳疾,只隐约听到有人在讲话,不知道那个人是樊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