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游戏里的NPC是我男友在线阅读 - Fictional story.支线童社 第31章.Fictional story

Fictional story.支线童社 第31章.Fictional story

        “你干嘛?”樊星把餐具摆在他面前,还没有习惯男朋友这个称呼,npc也会不适应。

        “啊?没事,我想喝水。”凌莀捏着叉子,玫瑰金的,雕刻着藤蔓的纹路,最顶上还有一枚小小的玫瑰,瓷盘上也有这种纹路,“不愧是皇室啊,这公主王子都出来了,像梦一样。”

        “我给你倒,想喝什么?”樊星轻轻点头示意npc把水壶递过来,血橙汁,柠檬水,苏打气泡水,草莓汁,凌莀一眼就看中了草莓汁,医生要求多吃水果,这也是没办法的。

        “草莓汁,嗯…男朋友给倒的,什么都可以。”凌莀接过npc送过来的杯子,樊星看了一眼,从包里拿出奶瓶,他总是记得凌莀喝完牛奶以后满足的表情。

        “哎,星闪闪,别…别…我不想给你丢人…这…都看着在呢。”凌莀话还没有说话,樊星已经用茶匙舀了几勺草莓汁盛进奶瓶,没有几勺就满了。

        “快喝,傻b,这一桌没什么,吃东西就行了,游戏规则读了没有?”樊星捏了捏凌莀的手臂,没有肉似的,捏着全是骨头,密密麻麻的都是针眼。

        “没读,那不是有游戏提示音嘛,游戏规则什么的也不重要,星闪闪,总看我做什么?我好看吗?”凌莀咬着奶嘴偏过头看着樊星。

        “好看,你怎么这么瘦?人类以瘦为美?以你这种身材为美吗?”樊星对着npc的视线,互相客气着夹菜,和人类世界没什么区别,最后还要满载而归。

        “啊?没有吧,怎嘛?你也要瘦成我这样?”凌莀把奶瓶推到一边,吃鸡肉都要用小夹子,npc多讲究啊,凌莀为了让樊星大少爷不丢面子,拿着小夹子夹了一块鸡肉。

        “我们这儿没有美丑之分,更没有胖瘦之分,都是出厂的npc,模样不是我们决定的,你在那边是不是很受欢迎?”樊星大少爷的脑回路特别清奇啊,凌莀噗嗤一声,没憋住笑了出来。

        “我要是受欢迎,哪会背负这么多啊,你要想变成我这样啊,随便得个癌症就好了,癌症你知道吧,就是不治之症,很小一部分人能抗癌成功,那是奇迹了,我之前比现在好看点,这太瘦了,我有点不习惯。”凌莀尝了一口鸡肉,瞪大了眼看着樊星,这也太好吃了吧。

        配上秘制的酱料,这到底是什么神仙料理啊。

        “快吃,还要不要?”樊星给他盛了一点米饭,淋了一勺蟹黄豆腐羹,夹了一点虾仁滑蛋,看起来和人类世界的料理没什么区别,实际上味道要好上一百倍。

        “男朋友,你也吃啊。”凌莀接过碗,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垂涎三尺,樊星抿了一口草莓汁,看着凌莀,眼里皆星辰还有对他的温柔,甚至比月光更温柔,照在心底最脆弱的一角。

        王后和国王坐在主桌上,互相敬着酒,红酒庄园里上等的美酒,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这种美轮美奂的场景,好像和这里格格不入。

        “男朋友,这是游戏最后一个环节是不是?待遇也太好了吧,还能吃饭。”凌莀晃着腿,一脚踢在樊星腿上,下意识弹开腿,却被樊星紧紧地抓着。

        【游戏玩家lgchen--9477完成花园主线任务,顺利找到银鹤、冥月和星继,总积分四十,晚宴结束以后,开启支线任务,找到fictional  story童社的谜底。】

        游戏提示音响起,这次只有凌莀和樊星两个人能听见,“我操,星闪闪,还有支线任务?”

        “支线任务是游戏根据玩家随机分配的。”樊星舀了一勺沾着蟹黄豆腐羹的米饭,尝了一口,“这个好吃啊,你怎么不吃?”

        “刚刚那声音,炸雷似的,耳朵疼,缓缓。”凌莀摘下助听器,揉了揉耳朵,嗡嗡的声音好久才消失。

        樊星大少爷把凌莀摘下来的助听器捏在手里,真鉴赏文物似的。

        “这是做什么用的?”

        “我听不到你讲话。”凌莀盯着樊星,摆了一个疑问的表情,“你把手上的东西给我,我就听得到了。”

        樊星把凌莀的脑袋扭过来,把助听器塞在他耳朵里面,附耳轻声过了一句:“现在听得见吗?”,然后把另一个塞进另外一个耳朵,声音比刚才更轻:“我喜欢你。”

        凌莀被这猝不及防的操作弄得脸红了一片,捏着勺子把樊星拌好的沾着蟹黄豆腐羹的米饭吃了两口,准备再多吃几口,喉咙里有一股东西要涌出来,一只手捂着嘴,一只手抽了几张纸巾。

        “难受?”

        “有点想吐,不好意思啊。”凌莀感觉自己把血重新咽下去了,感觉暂时没什么事之后喝了一口草莓汁,“星闪闪,我吃不了了。”

        “嗯。”樊星握住凌莀的手,指腹轻轻揉着他的手心,“没事,晚宴也要结束了,坐在那边的npc都走了。”

        凌莀笑了笑,撑着下巴盯着樊星,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星闪闪,你是不是特别好奇我这里怎么弄的?”

        “也不是特别想,就是怕你哪一天听不到我的声音死在关卡里面,或者你告诉我也行。”

        凌莀:现在后悔来得及吗?

        “出去之后跟你讲。”

        会场里传来几声钟声,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好像要传到很远的地方去。

        “请npc樊星和玩家凌莀入住繁花小径。”国王话音刚落,管家走到樊星旁边,摆了一个请的手势。

        “星闪闪,你说这是什么好机会?刚刚系统说要查童社的事情,现在我们又能在繁花小径多待一天。”凌莀拉着樊星的衣角:“星闪闪,你怎么不给我一点反应?”

        樊星停住脚步,蹲在凌莀前面,管家也停住脚步,凌莀意外的发现管家停住脚步的时候还要拧一下腿侧的发条。

        “上来。”樊星等凌莀趴在身上慢慢站起身,托着他的大腿。

        凌莀一脸满足地趴在樊星身上,“这个啊,就是小时候过年,过年知道吧,就是辞旧迎新,每一年都要过年,发红包,贴春联,放鞭炮烟花,吃年夜饭,一家人一起和乐融融,好像是九岁那年吧,在院子里面看着弟弟放鞭炮,我就一直跟着他,他可能是嫌我烦了,把好几个响炮放在我身后,想把我吓走,砰砰砰好几声巨响,这倒好,没把我吓走,把我的听力吓走了一大半,当时一家人都说是暂时的,说我娇气,睡一晚上就好了,然后第二天也没有好,就这样了。”

        樊星静静地听着,背上的少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但就算人生这么曲折,他还活着啊,还能被自己遇见。

        “今晚你们就住这里了,这是钥匙,后天一早请归还。”

        “谢谢您。”樊星放下凌莀,目送管家离开。

        别墅通体流光溢彩,在黑夜里流转美轮美奂的光晕,玫瑰花撒满月光,明月挂在枝头。

        “男朋友,快来快来。”凌莀从樊星背上蹦下来,跑到露台上,靠着栏杆,盈盈明月下,少年和少年面对着面,慢慢的靠近又分开,分开又靠近,樊星心脏狠狠地一颤。

        “唔…轻点儿……”尝着他嘴里草莓汁的味道,樊星垂着眸,手贴着他的心口,凌莀搂着樊星的后脖颈,玫瑰链贴着皮肤。

        “星闪闪,你很会啊,嘶…别动……”凌莀往后退了一步,额前的头发挡住瞳孔,蓝灰色的发丝映着月光,多了一丝妩媚。

        “傻b,快去洗澡。”樊星用指腹抹了一下嘴角,凌莀抓着包就往卫生间里冲,留樊星一个人站在露台上,楼下的花巷,玫瑰绽开,夜色里染出来的瑰丽。

        热水划过每一寸皮肤,在游戏里摸爬滚打了半天,疲劳一卷而空,凌莀哼着最喜欢的那首《天外来物》,别墅不是很隔音,樊星在外面依稀听见,他的声线很好听,就像一眼清泉蜿蜒过心坎。

        “……你是不是我的,你像天外来物一样求之不得,我在世俗里的名字不重要了,正好,我隐藏的人格是锲而不舍,直到蜂拥而至的人都透明了……”唱到副歌的时候,凌莀放大了分贝,故意的似的,樊星扬起嘴角笑了笑。

        “男朋友,去洗吧,我用好了。”水声停了,凌莀湿哒哒的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刚刚洗过的头发,贴在脸上,水顺着下颌骨往下滑。

        樊星从柜子里拿出一条毛巾,揉了揉他的头发,最后甩了一句傻b长腿一跨进了卫生间,雾气还没有散,凌莀用过的东西奇迹般的摆的整整齐齐。

        樊星大少爷的洁癖和强迫症都差点治好了。

        “我操,星闪闪,你总骂我做什么?算了,明天还要完成支线任务,今天就不跟你争了。”凌莀裹着被子躺在床上,窗外星星从雾里出来,伸出手晃了晃,小时候总想着能摘一颗星星下来。

        樊星靠在墙上,现在的自己,和何川乌芸他们到底有什么区别?

        站在花洒底下,水温调得很低,npc的感统神经没有那么发达,为什么唯独对人类动情会觉得心悸。

        胡乱的冲了一下就出来了,凌莀已经闭着眼睡了,樊星躺在他旁边,把被子往他身上拢了拢,头发还没有擦干,湿漉漉的浸湿了枕头,月光照着他的侧颜,樊星轻轻地碰了一下。

        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掀开被子,凌莀被突然钻进来的冷空气吓了一跳,蜷着身子伸手抢被子,碰到了床头柜上的奶瓶,这么一冷一热的,凌莀觉得自己都要感冒了。

        “醒了?”樊星把衣服扔在床上,白衬衫配蓝色束脚工装裤,套一件黑色的风衣外套,这一套,大少爷穿也太绝了吧,凌莀抱着奶瓶,眼睛瞪得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