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游戏里的NPC是我男友在线阅读 - Fictional story.主线花园 第23章.Fictional story

Fictional story.主线花园 第23章.Fictional story

        米白色的信纸用一根浅棕色的信纸绑成一束,一朵玫瑰娇艳欲滴,还挂着莹莹几颗露珠。

        “星闪闪,他们还会来找你吧。”一阵风往这边吹,凌莀缩了缩脖子,快入秋了。

        “不会,被玩家赎出去的npc,只要不再做超纲的事,不会有人找,”樊星捏着玫瑰花的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的王子来见心仪的公主殿下,“凌莀,谢谢你。”

        “不谢,嘿嘿。”凌莀笑了两声,瞥了樊星一眼,大少爷今天穿鞋了!

        “傻b。”樊星停在喷泉旁边,石塑的是一对伴侣,男性高大帅气,女性娇弱含蓄,呈依偎状,撑着雨伞,喷洒出来的流水就好似雨水,从雨伞滑落,撞在底下的水池里,溅起水花儿。

        “这个是?皇宫?!”凌莀的注意力不在喷泉这儿,朝远看,身后的建筑修建的金碧辉煌,从左到右扫了一遍,不禁为fictional  story的经济能力瞠目结舌。

        “只是第三关而已,抽卡。”樊星把信纸投进抽卡机里面之后,往旁边让了让,凌莀抬手压下手柄,信纸滑出来,上面是花园的图鉴。

        “闯关范围只有花园,把游戏规则…”樊星一句话没有说完,凌莀推开缠着玫瑰金链子跟花鬘的铁门,碰上这个傻b还真是费神,樊星把玫瑰放进门侧的玻璃花瓶里面。

        “星闪闪,我想去皇宫里面看一下。”

        “没有抽到,不许入内。”

        “哼,还没有你莀哥进不去的地方。”

        花园很安静,种满了玫瑰,给人一种没办法用言语表达的温柔,耳边是风声和水滴落入潭水的声音,阳光正好。

        【玩家lgchen--9477进入关卡,请帮助粗心的管家找到玩鬼捉人丢失的两位王子与一位公主,提示:风、花、月,结束时间:明月升起之前】

        “星闪闪,这儿好漂亮。”凌莀看着玫瑰,摘了一片攥在手里,盯着樊星,这个关卡还算是在情理范围内。

        “嗯,玫瑰丛里只有一枝假花,是通往繁花小径的钥匙,也就是花园的秘密森林,兴许他们藏在那儿。”樊星还没有说完,凌莀就丢掉包钻进玫瑰丛。

        几束花晃荡了一地的花瓣,樊星弯下身,捏了一片在手里,笑了一下。

        “这么别致的名字啊,星闪闪,我操,果然玫瑰都是带刺的啊,疼疼疼疼疼疼……”凌莀凑到一枝玫瑰前,细细的嗅了一下,好像附着着一层薄薄的清香。

        “傻b,不管哪个世界的玫瑰都是带刺的。”樊星踩着花瓣走进玫瑰丛,一枝一枝的拨弄,假花的质感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

        夹在信封或是道具里的玫瑰是出自这片玫瑰丛,但钥匙没有一个人动过,花瓣上沾了金粉,风一扬就散落在空气里。

        “我操,什么玩意儿。”凌莀才没有那么情感用事,这再好看的景色,在他眼里都不觉得有什么。

        “嗯?钥匙吗?”樊星顺着他的视线,阳光下,唯一一枝染着光晕的玫瑰暴露出来,稍微一碰就松了。

        “钥匙,你们fictional  story还真闲情,一把钥匙还得藏在玫瑰里。”凌莀把钥匙放进包里,一路都发出铛铛铛的声音。

        【恭喜游戏玩家lgchen--9477顺利找到通往繁花小径的钥匙,现在前往碧水潭,拿到谭中央的卷轴,找到王子公主以后交给他们,并一同参加晚宴。】

        “我刚刚好像依稀听见了潭水的声音,星闪闪,是不是那儿。”凌莀指着远处的一个光点,樊星点了点头,果然还是这种关卡适合凌莀一点。

        “卷轴由花园的园丁保管,想拿到卷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园丁是个老古板,平时喜欢字画和调配茶饮,字画多半都存放在皇宫的藏宝阁,茶饮除了享有权利的npc能喝到,其他的可能有点困难。”樊星喝过园丁调配的茶饮,味道很独特,有着淡淡的浅香。

        夏梧也抽到过同一关卡,或许玫瑰代表少年的初心,少女的热忱。

        “怎么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儿,星闪闪,你喝过那个茶饮吗?像你这样的级别尊贵的npc,那不是分分钟的事儿。”凌莀四下环顾了一圈,离碧水潭越来越近了,园丁知道凌莀会过来。

        “来了?”园丁整个站在木质的转盘上,手里的手杖轻轻落地,发出“咔哒”一声,转盘转向凌莀跟樊星,板着脸,眉心中间刻着深深的皱纹,眼角也拉了几道,穿着园艺服,金色的扣子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头发发白,隐约有几撮黑发。

        “您好。”凌莀微微颔首,一抹浅笑定格在脸上,给人特别有修养的感觉。

        “跟我来。”园丁走下转盘,慢条斯理地往碧水潭边走,一面走一面有蜂蝶落在指节,这才露出笑意,招蜂引蝶证明潭边花草照料的好。

        “好漂亮,跟仙境似的,好喜欢。”凌莀抚着丛花绿叶,不愧是fictional  story,要是在这种地方结束生命,死而无憾了!

        “叫的出名字吗?”园丁止住脚步,指着凌莀摸的奶黄色的七瓣花。

        凌莀疯狂摇头,以至于最后一下差点把脖子给扭了。。。

        “不知道也正常,你们人类只会觉得外表好看,根本不会去关注内在,哼。”园丁把手杖“咔哒”一声磕在地上,“卷轴我不会给你的,出去。”

        凌莀站在原地差点晕过去,在心里自我安慰道:我要是女的我肯定认识,我要是女的我肯定认识。。。

        “我不,你莀哥会怕你?我就不走,你赶我我也不走!”凌莀痞里痞气地靠在碧水潭边的雕塑下面站着。

        “我说过我要赶你?我让你自己出去,或者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园丁指了指碧水潭外圈种植的水蓝色五瓣花。

        “勿忘我。”

        别问凌莀是怎么知道的,凌父每年夏天都会送凌母这种花,见多了也记住了。

        园丁用手杖在碧水潭里碰了一下,水面平分为二,漾起一层一层的涟漪。

        “题目一:在规定时间内在水面进行即兴创作,绘画工具自选,评分标准:画面完整、构图新颖、用色独特,十分;画面无创意、仅构图、上色不完整,五分;临摹、仅构图,零分。”园丁选择好工具,手杖和用花朵染色的潭水,站在碧水潭左边一半等凌莀挑选。

        凌莀毫无画画功底,简直是灭顶之灾啊!

        “时间,半个小时,时间到收卷停笔。”所谓收卷,就是用特殊的画框把两幅作品裱起来,再进行严格的评分。

        “星闪闪…”凌莀看着樊星,顺着樊星的视线选了羽毛笔和附着着一层颜色的石头,生长在潭边,镀上了这里的颜色。

        【计时开始。】

        凌莀抓着羽毛笔,刚刚的玫瑰丛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红色的一片,沾着露水,晒着阳光,动手勾出了大朵大朵玫瑰的轮廓,还处理了一下花枝的细节,自我欣赏了几秒钟,拿着红色系的石头,一点点把颜色擦上去。

        园丁的画可以一眼把观赏者惊艳到,画的就是这片碧水潭,没有任何繁华的修饰,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凌莀是看得瞠目结舌,手一抖点了一滴明黄,格外打眼。

        作为一个艺术生,怎么会输给一个老头儿,好说歹说也是学过美术的,就是课业成绩不怎么样,最基本的渐变效果还是可以的,从暗红到浅红,每一朵都不一样。

        “你莀哥我还是有美术功底的,那壁画我就是失策了,星闪闪,你看着怎么样?”凌莀大笔一挥,一道鹅黄擦过朱红,先是愣了一下,后来觉得居然很妖艳。

        “傻b。”樊星站在旁边,指腹摩挲着口袋里的玫瑰,笑了一下。

        【倒计时十分钟。】

        最后一笔落下,凌莀看着整幅画面,加了点睛之笔,一滴露水划过花瓣,园丁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也不知道对凌莀的这幅画看法怎么样。

        【倒计时结束。】

        两幅画被画框裱起来,凌莀的画看起来狂野,但是读懂了还是觉得很好看,园丁的画很认真,温柔到不行的笔触和取色,根本就不像一个老头儿画出来的。

        游戏开始算分数,最后得到的分数是92分,画作惊艳点居然是那抹鹅黄,拿到九分的园丁没有觉得不甘。

        “你是和我比试过得游戏玩家里故事最多的,但是卷轴我还是不会给你,你知道我还有另外一个喜好。”园丁看着凌莀的画,那玫瑰跟真了似的,每一朵都摇曳在风里。

        “星闪闪,我赢了,我居然赢了。”凌莀冲过去抱住他樊星大少爷,激动到想rua他的脸,满手的红色衬着樊星白皙的皮肤。

        “嗯,快去洗手。”樊星抓着他的手,潭水浮着一层颜色。

        园丁看着凌莀,已经在谋策怎么样让他不能如愿,卷轴也不是谁都能拿得到的,钟声敲响,樊星抬眼看了一眼钟楼,低头打开表盖,凌莀还在沉迷他的画作。

        “茶饮的故事你听说过吧,嗯?如果没有听说过,那就是你这个引路人不对了,啧啧啧。”园丁走到壁柜前,拉开两扇玻璃门,里面装着白色的小瓷碟。

        “听说过。”凌莀只知道茶饮的知名度,根本就不知道这茶饮的故事,这茶饮是皇宫的御用饮品,也没有几个人有这口福,樊星刚刚讲过,每一种配料都是园丁精心筛选,光是配制研磨就尝试了上千种。

        “嗯,尝一下?”园丁递过一只玻璃杯,里面装着翠绿的茶水,肉眼可见的一点柠檬碎屑。

        凌莀抿了一小口,眼睛瞪得好大,这东西不愧是珍宝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