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游戏里的NPC是我男友在线阅读 - Fictional story.主线医社 第11章.Fictional story

Fictional story.主线医社 第11章.Fictional story

        “要是我看你不爽,我过来做什么?”

        “也是,你过来…你过来,想起来了,你过来我都被你连累了。”凌莀揉了揉刚刚摔疼的地方。

        “傻b。”

        【玩家凌莀没有按时重振池底街,减去一半积分,目前积分二十分,游戏时长还剩三十分钟。】

        凌莀没好气地摔门出去,樊星拉也拉不回去的那种。

        “回去,一会监督警来了。”樊星抓住凌莀的腰往回拉,这么一拉一扯,塞在裤子里面的衣服被樊星拉出来,冰凉的手碰到凌莀的腰。

        “星闪闪,耍流氓啊,松手,别抓我腰,你莀哥的腰是随便给npc抓的吗?”凌莀一抬脚顶到樊星小腹上。

        动静太大,监督警扭头往仓库这边走,刚好看到凌莀被樊星拉进去,最乌龙的是,凌莀穿的樊星的衣服!

        “星闪闪你完了,半个小时,现在才二十分,我还有一个附加关卡,我是…”凌莀还没说完被樊星捂住嘴,“唔…樊…樊星,松手。”

        “傻b,现在还有半个小时,被监督警发现半个小时都没了。”樊星几乎是扛着凌莀从书信堆后面走出来,监督警的眼睛闪着红光,后面的三个步骤就是:

        1.确认目标

        2.准备强制注销身份

        3.送进地上回收站

        “樊星,别怂啊,干就完事儿了。”凌莀把樊星的手腕一扣,自己跃到地面上,抄起刚才的木偶娃娃对着监督警就砸,还大义凛然地回头对樊星说:“快走,出去帮我重振池底街!”

        监督警遭受攻击之后敏锐度增强,拦在仓库门口这下得不偿失了。

        “傻b,别攻击监督警,会被强制驱逐的。”对于监督警,像樊星这种身份的npc也不敢冒犯。

        强制驱逐下场如下:

        1.死亡,在原本的世界死亡,立即,马上。

        2.流浪,在原本的世界与fictional  story间隙流浪。

        “现在咱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有没有什么计划?”

        “跑。”

        这游戏太刺激了,绝对打破了凌莀对游戏这两个字的认知。

        刚踏出仓库的门,潭水出现在门口,樊星拉着凌莀往里面跳,进了水潭,监督警也迷失了目标,眼睛变回绿色。

        【玩家凌莀通关完成度,百分之五十,积分二十,未通关,剩余时间二十七分钟,下面是自由获取积分时间,时间,半个小时。】

        真tm负数了。

        “星闪闪,你那拿的什么玩意儿?跟宝贝似的,美容针?您这颜值还需要动刀子?”凌莀这就像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样,对那负分啊积分清零游戏over什么的完全没兴趣。

        “傻b,先想想其他的积分怎么样拿到,真是弱智,分数直接降到负数,如果没有持续拿分,就会像上一个分数主人那样,用玫瑰来祭奠。”樊星把针管紧紧地攥着,看着凌莀,还是一脸严肃,特别冻人。

        “祭奠?祭奠什么?是我想的那个祭奠?”凌莀睁大了眼看着樊星,这里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世界,祭奠,死亡,勒令通缉……奥利奥发出的“咔嚓”声让樊星皱了皱眉。

        “是,祭奠,傻b。”樊星看了看手表,距离雪色派对结束没有多长时间了,如果没有分数,只能硬闯结界,这样更会影响通缉警的注意。

        【游戏剩余时间二十分钟,玩家lingchen--9477游戏积分暂无排行。】

        “星闪闪,暂无排行嗳,我是不是要被你们祭奠了?”凌莀这个语气恶心到爆炸,樊星想封他的嘴,一瞬间,整个冰面又开始旋转,复盘以后,又变成雪道,凌莀脚下没站稳,整个人扑到雪里。

        “滚,你被祭奠是活该,要是死在这里了,估计没人愿意祭奠一个傻b,真的是对他们的不尊重。”樊星轻蔑地冷哼了一声,npc不需要滑雪鞋,可以自如地在冰场雪道上行走。

        “我操,有没有玩家说过你最很毒?”凌莀爬起来,头发丝上挂了几星雪籽,胡乱地用手扒了扒,冷淡地看着樊星,也不知道能怼赢他。

        “我能说,你是我见过最傻b的游戏玩家吗?所以,只毒你。”樊星这句话怎么听着特别撩,只毒你三个字刻在凌莀脑海里,脚下还不忘划拉几下。

        现在是闲聊的时间吗?樊星若无其事地看着凌莀,那个傻b估计也想不到自己会被困在自己的欢迎会里,耳边是计时器发出的滴答声,吵的人心烦意乱,哪有什么心思自由获取分数。

        【游戏附加题,空中360°滑雪,游戏玩家需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否则将无法生存。】

        “星闪闪,我操,这什么情况?”凌莀话还没有说完,就腾空而起,滑雪鞋根本没有挨到雪道,围观的npc一阵唏嘘。

        “什么玩意儿?我操,星闪闪,监督警,监督警,后面,星闪闪,跑啊!”凌莀双手在空中胡乱扑腾两下,指尖碰到了硬邦邦的一块东西——透明的,周身泛着荧光,几乎融在阳光里面,肉眼不可见。

        fictional  story里的一切细小的东西应该都有用处,把那块东西揣进口袋。

        凌莀感觉身体不受控制,不听使唤似的,围观的npc根本就不看好凌莀,雪球接二连三的砸在凌莀身上,所有的人都乱了阵脚,凌莀更是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游戏附加分就这?

        樊星往后看了一眼,趁着他回到平地,拉着凌莀的手往雪色派对的出口跑,耳边扬起风声。

        “樊星,我还不想死,我才二十不到,英年早逝啊,我要孕吐了啊啊啊…”凌莀到最后都感觉是被樊星拖着走,雪地划出长长的一道印儿。

        “傻b,孕吐?”樊星打了一个响指,后面追过来的npc没有动静了,全部陷进崩塌的冰雪里面,初雪站在广播室门口,他走不到正门,中间隔着一道鸿沟。

        孕吐两个字,再次打破樊星的三观,这玩意儿思想怎么这么清奇,谁tm碰他了?

        监督警倒很轻松的跃过来,眼睛再次变成红色。

        “凌莀,把鞋脱了。”

        “脱鞋?我赤脚?”

        “穿滑雪鞋在外面跑不动,不想死就脱掉。”樊星放慢了点脚步,凌莀三两下脱掉鞋,赤着脚被樊星拉着往门外冲,甚至回头惋惜地看了一眼一开始随手乱扔的鞋,咬咬牙放弃了。

        初雪出了广播室,也没有有关雪色派对的通知了。

        樊星知道初雪跟游戏管理者联络比较勤,这件事管理者势必会知道,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

        “凌莀,抽签,抽签,到第二关里面去。”樊星怕凌莀听不到,几乎是用吼的。

        后面监督警紧追不舍,前面两个人在光明和黑暗里奔跑。

        初雪让一团雪飘过去跟着凌莀跟樊星,录制一段视频发给游戏管理者处置。

        “我怎么抽?万一里面更危险怎么办?”凌莀一脚踩到一大片砂石里面,穿鞋还好,不穿鞋磨脚底。

        “里面再危险有监督警危险?”樊星扭头看到初雪的录像手段,打了一个响指,那团雪先是散了,很快又重新聚拢。

        监督警离凌莀只有近乎两米的距离。

        “我去tm的,阴魂不散。”凌莀爆了一句粗口,从樊星手里抽出手,跳起来把监督警压在身下,三个监督警,还有两个没有追上来,眼看就要扭打在一起还不忘对樊星喊:“跑啊,你不是npc里面最nb的吗?”

        樊星没有跑,也不敢动监督警,还要防备另外两个,凌莀握着拳头,纤细的脚踝和白净的脚在樊星面前晃来晃去,一动一拉,裤腿往上滑,小腿露出来大半,本来穿的就是黑色,这样看起来更白了。

        “傻b,要跑一起跑。”樊星抓着凌莀的脚踝,想着这tm是几天没吃好饭了,没有肉似的,抓的全是骨头还硌手。

        “你总骂我做什么,我这不是在帮你吗?”樊星挣开监督警,“樊星,快帮我抽签,快点啊,我撑不住了。”

        监督警不是吃软饭的,凌莀用了快要荒废的武术特技,擒住监督警,再不快点真的就束手无策了。

        樊星走到卡机前面,和第一关抽卡方式不一样,需要游戏玩家的人脸识别自动生成卡片。

        【请游戏玩家站在规定处,进行人脸识别,否则系统将无法精确到关卡系数。】

        这个设计是为游戏玩家量身打造的,通过面部来识别设置游戏模式,难易程度,通俗点就是长得越好看,关卡就越难,歪瓜裂枣的长相那就不用说了,可能就是一条直线走到底,最多吓吓就好了。

        “人脸识别。”混乱中,樊星把凌莀的头扭到卡机前,还好反应灵敏,弹出一张卡片,樊星抽出来看了一眼,觉得事情越来越好玩了。

        如果是识别智商,凌莀可能就是一条直线走到底的那种小儿科关卡,但论颜值的重要性,凌莀是更胜一筹,自然而然的代价就是,关卡最顶级配置——血腥医社。

        卡片上写了游戏规则,凌莀那个傻b估计也不会读,不管是主线还是支线,他都是靠洪荒之力解决,智商这种东西,亲测负数都即有可能。

        “星闪闪,哪一关?”凌莀摆脱了监督警的死缠烂打,算是解决了,但是监督警会因为游戏玩家的暴露,能让樊星罪加几等都说不定。

        “血腥医社,fictional  story最不容易通过的一关,在这个关卡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手术意外,判错病因,拿错针剂,甚至魂飞魄散……碰到这种事的几率很大,特别是你这样的傻b。”樊星把凌莀的本性学到了精髓,要不是他在主线任务的时候装死,还把责任强行推到别人身上,也不会有后来的闹剧。

        现在凌莀帮他摆脱监督警,权当是理所当然,樊星站在一旁,和社引沟通了几句,凌莀看着监督警没有要下线的意思,也是,手游里有很多角色,血量低于百分之一了还死皮赖脸不下线,这监督警肯定就是那类角色。

        “我操,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的,更何况你莀哥也不是兔子。”凌莀掰开监督警的手,趁和他们中间有距离,赶紧抓着樊星的手往医社里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