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游戏里的NPC是我男友在线阅读 - Fictional story.支线派对 第10章.Fictional story

Fictional story.支线派对 第10章.Fictional story

        流光溢彩的光在半空中扭转,像是轻而薄的纱,从神社到小街,将附近的空间笼在一起,晃的凌莀眼睛有点疼。

        其中一只财引跟着那些薄纱似的光,从街头晃到巷尾,又辗转在巷口的两尊财引的雕塑旁,没有规律,就这么不停地跑跳,步子还歪歪扭扭的跟喝过酒一样。

        “它在做什么?”凌莀看的一愣一愣的,这是在划醉拳?

        “这种现象确实好久没见过了,上一次还是刚刚推移到这里的时候。”又一只财引开口。

        “所以我现在要做什么?这不是浪费时间吗?莀哥我没空跟你们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凌莀把樊星的怀表打开,在财引面前晃了晃,继续说:“看到没有?还有一个小时二十分钟,过来过来过来,3.2.1站好。”

        凌莀这个样子就像初高中校门口找低年级同学要钱的混混,痞里痞气的。

        财引哪里会听他的话,跟体育课老师最头疼的学生似的。

        凌莀随手扯了一根树藤,根据以前打架的经验,三两下把财引绑在树上围着一圈,越来越像了。。。

        “怎么样?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你这样会犯规的,拿到金币把分都给丢了。”

        “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规矩,过程重要吗?重要的是结果。”凌莀蹲下身在财引身上摸索,管他什么积分犯规,闯关成功才是王道!

        【游戏玩家做出犯规的举动,目前积分清零。】

        我操。。。

        “拿出来,你们给不给我?”凌莀真是什么事来的快去的也快,刚还因为积分清零在心里爆了一句粗,这会痞里痞气地又开始在财引身上乱摸乱找。

        “你也知道还有一个多小时,还有一个多小时没有积分你照样出不去。”

        “我管他呢,金币给我,要钱还是要命?”凌莀发起神经来谁也挡不住,之前家里进小偷,别的东西没偷几样,翻找的时候把凌莀摆在书架上的周边压坏了几个,硬是坐在物业监控前面一整天找到小偷,最后给暴打了一顿,硬是抢了一千多块,好家伙一个小偷一个抢劫,两个人以私了处理了,年纪差不多,现在是铁哥们。。。

        财引本来行动能力就差,被凌莀这么翻来翻去一折腾就没力气了,还有怕痒的笑个不停。

        “笑屁啊,把东西给我,没时间了,有没有识相的。”凌莀一巴掌拍在那个笑个不停的财引手上,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掉出来,像是一个皮囊,抽绳的那种。

        凌莀看出来了那五只财引的神色大变,把视线转到黑皮囊上,拉松抽绳,里面是一枚金币,还是新铸的。

        “早拿出来不就好了。”凌莀把三枚金币一起收进口袋,多亏了樊星的衣服,内衬上有一个装贵重物品的口袋。

        “犯规犯规了,这游戏玩不下去了,还真没见过有你这样的玩家。”

        “嗯哼。”凌莀听着金币碰撞的声音属实是悦耳,积分算个屁,先下手为强,谁还讲究那么多。

        最后两枚金币在池底街上乞讨者的碗里面找到,好好的游戏规则不遵守,凌莀差点把乞讨者枯木一样的手给扯断了才拿到,暴力到不行,去tmd游戏规则。

        “我金币都收集完了,怎么上去,或者还需要玩什么?”凌莀扯了扯嘴角,有一丝炫耀的感觉,这玩意儿浑然不觉自己的分已经快掉到负数了,如果有负数,可能要在一百前面加个负号。

        “重振池底街,十年前,这里还是一番风采依旧,经历了各种事变,从一开始钱引被大肆毁灭到我们财引的诞生,我们诞生的时候是冰底镇最春意盎然的时候,直到后来,主宰者控制住了我们,也就意味着死亡。”财引说完就消失了,留凌莀一个人在原地凌乱,这简直就是按剧本来走的。

        谁都会喜新厌旧新的故事,但这里的人还在贪恋。

        神社也是为了留住钱引的福气而修建的,但已经很少有人进来了,凌莀看到的那个分数的主人,就是因为没有进入冰底镇而被禁锢到死亡。

        因此被雪色派对祭奠,点燃的蜡烛代表人去楼空,散落的花瓣意味着他曾经有一段感情萌发在这里。

        “我懒得听你们的故事,也没什么兴趣,什么财引钱引,要是你们在我们那儿,聚宝盆啊,招财猫啊,这类似的名称就在你们身上安家落户了,也是,没有一个人的一生是一帆风顺的,总有人颠沛流离或者从腰缠万贯到倾家荡产,这都是过程,不过,你莀哥我tm不在意。”凌莀这个口气好像是见识过似的,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这么多想法。

        还真是傻b。。。

        也是,在纸醉金迷的城市里生活久了,思想也慢慢腐化了,多少利益纷争仅仅是因为一个小数点,哪怕是一个钢镚儿也足够让所有人争得头破血流。

        “是吗?心还真大,这五枚金币拿到手了,也不见得系统会让你出去,积分没有,照样需要通过手段来获取分数,我是这里生长的财引,一辈子都定居在这里,不许侮辱我,也不许让你玷污我们财引,呵。”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要炸裂的火药味,凌莀哪会怕这些威胁,侮辱了又怎样,玷污了又怎样,你tm出来打个照面啊。

        财引始终没有现身,那句话是凌莀在冰底镇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留在风里,等人来吹散。

        “我操,就这?星闪闪啊,你tm什么时候出来啊?”凌莀沿着池底街走了一段时间,日夜骤变,周围一片漆黑,那根灯柱突然出现,顶上吊着的灯泡亮了,光线很强,足够他能看见周围的环境。

        【lingchen--9477,时间剩余四十分钟,游戏累计积分清零,拿到指定道具系统加二十分,游戏玩家累计积分二十。】

        “还有四十分钟,你准备怎么安排,在这里安家?然后风化成财引,或者说是和那些行乞的居民一样?”灯柱发出电流声,凌莀大概能听懂在说什么。

        “放屁,这鬼地方我…”

        “你怎么样?傻b。”

        啊~多美妙又狗血的剧情,凌莀停住脚步,这声音多么熟悉,熟悉到化成灰都认得。

        按照剧情发展,这个时候应该慢慢的扭过头,脸上的表情由平淡变成惊讶,然后等对方走到自己身边,从后面环住腰紧紧抱住,然后…

        不!他没有,我们莀哥转身,不可思议地往樊星站着的地方走,如果是狗血剧情,说不定只是一个幻像,或者是别人易容出来的形象。

        凌莀这么想着伸手在樊星脸上rua了一把,确定是本人之后眼睛一闭,倒在樊星身上,这方法还真是屡试不爽。

        虽然npc没有听过狼来了这个故事,但他们也不笨,吃一堑长一智这种道理还是懂的。

        “金币拿到了吗?现在要重振池底街是不是?”樊星把凌莀往前猛地一推,这玩意差点脸着地。

        “好过分,樊星…”凌莀撑起身子,回头看到三个樊星之前提到的监督警在赶来的路上,这下剧情真的狗血了,问道:“樊星你是不是逃出来的?”

        没等樊星回答,又开始惊叫:“监…监督…监督警!我操,这tm什么情况?”

        被凌莀这么一叫,樊星也回头看了一眼,心里一惊,把凌莀捞起来撒腿就往池底街旁边的废弃的建筑里面跑。

        原本是一个仓库,里面挂着玩具和衣服,还有一些泛黄的信纸,除了这些之外再就是风一吹就扬起的灰尘。

        “樊星,你说你是不是逃出来的?这种行为在我们那边罪加一等知道吗?”刚刚还期待着人家来,就这?

        “我怕你真的死在里面了,而且我有感应你需要我。”樊星往窗户旁边靠了靠,确定监督警已经不在对自己不利的危险区域之内。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所以现在我们是通缉犯了对吗?”

        “算是吧。”

        我操…这么冷静的吗。。。

        “星闪闪,他们真的会动手?我上次看到了。”凌莀还算是有点自觉性,“这算是相爱相杀?”

        “傻b,会动手,要是相爱相杀,那还是算了。”樊星一直攥着那枚注射器,监督警还在外面巡逻,凌莀反正是大气都不敢出,当监督警是动物啊,还真是弱智。

        “我们要在这里待到天荒地老?还是直接杀出去?”凌莀下意识碰了碰樊星的手臂,金属碰撞的声音划破长夜的寂静。

        “别碰我,离我远点。”樊星收回手,把凌莀往旁边一推。

        “你这手怎么回事?啊?被他们弄的?对自己人下手这么狠的吗?”凌莀说话完全不经过大脑思考,一句话说出来可以把人直接问懵。

        “不是,我是担心你死在这儿了,不是听你问问题的,别动,这儿有很多装着邪念的木偶人,碰倒了邪引就会找上身,死了以后尸骨都无存。”樊星把窗户打开一点点,因为共震,放在旁边的柜子倒塌,压在凌莀身上。

        “星闪闪,疼…你tm想谋杀啊。”凌莀怕监督警把樊星带走,柜子压在身上的一瞬间,脑袋嗡嗡的疼,忍着没有发出声音,多坚强啊。

        “你杵在那里干嘛,手给我,傻b。”樊星把他从柜子底下拉出来,砸到凌莀后脑勺的是一个木偶娃娃,布艺的裙子脏兮兮的,能看出来是一套洋装,金色的卷发上挂满了蜘蛛网。

        “我操,这是?星闪闪,我是不是被邪引找上身了,还是你看我不爽又干不掉我,故意置我于死地?我要是死了,你不许忘了我啊。”凌莀一脸舍生取义地看着樊星,这话儿亏他说的出口,樊星一句傻b卡在嘴边没有直接给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