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游戏里的NPC是我男友在线阅读 - Fictional story.支线派对 第9章.Fictional story

Fictional story.支线派对 第9章.Fictional story

        fictional  story冰底镇,按照人类的说法,嗯…就跟富人区似的,有权有势的npc会在这个镇子里面拥有一套住处,原名叫财引镇,顾名思义,就是一吸金的镇子,加起来有五只财引守着镇子,现在是冰底镇最后五个有气儿的,最后一丝生气。

        这种生活状态维持了六十年,直到有一天,fictional  story出现版块推移的现象,硬生生把财引镇推移到这里,npc们也没有多在意。

        直到某天的雪下的特别大,封了整个镇子,慢慢的,结成冰,整个镇子被镶嵌在冰底,冰底镇也因此得名。

        时过境迁,里面居住的npc死的死亡的亡,财引镇的万物都开始颓废,为了纪念财引镇,纪念死亡,npc选择在冰底镇上举办雪色派对,用快感消融死亡的悲哀和命运的不公,以及万物的不可预测。

        当然,凌莀绝对不会花时间读这个故事,不就五个金币吗?莀哥我分分钟给你捞上来,支起雪杖咬咬牙纵身跃进那汪浮着玫瑰花花瓣的清潭。

        潭水/很深,冰底镇上覆盖的冰长年累月下来远远比看到的厚,水凉的刺骨,凌莀意外的发现潭水里有氧气,就是一张嘴就吐泡泡很像金鱼,凌莀心想,即使吐泡泡,lz也是锦鲤。

        随着一大股水流,凌莀感觉自己是被下水道冲走的垃圾似的随着水滑到冰底镇,衣服湿哒哒的贴在身上,仰头往上看,npc居高临下的往下看,初雪没在。

        【玩家lingchen--9477按规定进入冰底镇,目前积分十分。】

        凌莀觉得自己像马戏团里的小丑,又或者说像怪咖,而派对里的npc就跟观众一样,偶尔打个赏,偶尔吐个槽。

        冰底镇很大,很清冷,枯木残骸,安静的有点过分,五只财引正藏在枯木的沟壑里,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必动。

        凌莀找到一大片平整的雪地,试着在雪地上用滑雪鞋勾出图案,脑袋一抽抽勾出的图案是樊星的工装上徽章的图案,虽然不标准,但能看出个大概。

        【玩家lingchen--9477,当前得分十五分,已经用时三十分钟。】

        这也行?!画个图案还能加分?!

        更让凌莀不可思议的是,一只金光闪闪的财引被图案吸引到这里来,绕着凌莀转了两圈儿,并亲自奉上一枚金币,金币同样闪闪发光,镂空的fictional  story图案。

        原来五分是这么加上的,还真是…误打误撞啊。

        “请问还有其他几枚金币在哪里?”凌莀看了看时间,搞不懂樊星为什么总跟时间过不去,每套衣服上都挂着一块怀表,财引笑了一下,面对着这个初来乍到的游戏玩家,不知道有没有必要给他指路。

        要么增加点刺激,让游戏玩家自己找?

        “我只管这枚金币,你可以去池底街看看,那儿还有四只财引,挨个问问。”财引挥挥手,空气中散落了金粉,便扬长而去。

        “自己找就自己找,你莀哥我也不稀罕你告诉我,准确来说是我也不指望你会告诉我。”凌莀看了看路口那儿立着的引站牌。

        池底街离这儿不远,原本是镇子上最繁华的一条街,现如今已经落魄成一条驻满行乞讨要者的街。

        【lingchen--9477,游戏累计得分二十五,附加五分系统分,池底街原本是一条商业街,后来因为变故太多,慢慢的就没有原本的人声鼎沸,游戏玩家现在站着的地方是祭祀钱引的神社,所谓钱引,就是财引的祖先,玩家不得做出大不敬的事情。】

        “这是倒赔钱啊,哎,真是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凌莀把金币投入祈福箱,还算是虔诚,把遮在上面的蜘蛛网和树叶垃圾处理到垃圾桶里,看着眼前这破破烂烂的神社,石柱上都是青苔蔓延,油漆也脱落了。

        也没有藤垫,凌莀摇了两下祈福钟,就地跪在地上,双手合十沉下头,闭上眼习惯性的在心里说一些虚伪的话,没想到这一幕被刚刚那只财引监视着,凌莀真的想就地小憩一会。

        【lingchen--9477,祈福一次,修理祈福箱一次,系统加分十分,游戏加分五分,总共累计四十分。】

        “刚刚想什么了?”财引从后面拍了拍凌莀的肩膀,整个人一哆嗦,刚想站起身腿一软又跪下去。

        “没…没想什么,就是一些祝福的词。”凌莀转过头看着财引,手上亮闪闪的东西晃了一下眼睛,是两枚金币。

        凌莀抑制住内心的狂喜,忍着等财引主动递出金币,这积善行德的事儿总是会拿到回报,这一波不亏啊。

        此时地下回收站里。

        樊星倚在床柱子旁边,身下是定制的地毯,白色的绕着床一圈,床单拖在地毯上一点,修长的手指微曲着抓住地毯微长的毛,白色的毛从指缝溢出来。

        仰头看着顶上的吊灯,每一次呼吸都很重,轻微皱着眉,手指隔一段时间骤然抓紧一次,身体也不自禁跟着颤一下。

        站使站在樊星旁边,居高临下往下看,坐在身下的npc,平时出现都是举止端庄温文尔雅,由内而外的高贵,竟然有一天成这副狼狈的样子。

        “有没有好好反省,《npc的自身修养跟条件、禁忌》,樊星大少爷不会没看吧?”站使始终挺着腰杆,高高在上的样子。

        “我如果说有别的原因,你们会听吗?npc之间的竞争不比人类少多少,甚至还要多。”樊星把右手袖口往上卷了卷,露出半截金属制的手臂,还有半截也是,一直到肩膀,随着肢体的运动,还发出轻微撞击的声音,低头摘掉套在手掌上的仿真皮手套,很薄一层,朝站使扬了扬。

        站使只是笑笑,继续目视前方,这条手臂,大部分npc都知道,一半是遗憾,一半是理想。

        樊星重新整理好衣袖,戴上仿真皮手套,摸上去跟左手就差不多了。

        没过多久,站使到门口接了一个托盘,透明的盘子上搭着雪色的绒布,绒布下整齐的码着十几支注射器,针头是摁压式的,全透明,玻璃制,针尖的深度也调整的不一样,玻璃管里面液体的颜色也不一样,半浓稠的液体里面漾着闪粉,从粉色过度到深红。

        樊星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又闭上,等脚步声离自己近了些才睁眼。

        站使蹲下身,把托盘摆在樊星面前,揭开上面的绒布。

        “选三支,一支自己注射,一支由我来注射,一支由游戏玩家注射。”

        樊星直起身体,脸上依旧没有表情,连皱眉的动作也没有,抬起手指了三支,最浅的粉色,正红色,最深的深红色。

        “请。”站使看着樊星,面前的这个npc,好像和其他的不太一样,浑身上下散发着说不出来的吸引力,看上一眼就沦陷,发着光一样。

        樊星把注射器捏在手里,看着里面晃荡的液体,带着鎏金的外表遮住丑陋的内心,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这不是不公,就是觉得应了自己的那句话,除非自己也是傻b才会帮他。

        站使的眼神一直停留在樊星的手部动作上,直到注射器慢慢刺进血管,樊星皱了皱眉,药水的后劲很足,刚刚流进体内没有什么感觉,过了几秒钟,疼到每一寸皮肤都在灼烧,每一根骨骼都像是万蚁啃噬,樊星蜷缩在床上,把脸埋得很深很深。

        每一下都疼,站使没有任何反应,夜以继日,不断有npc离开进来,面对各种各样疼到扭曲的躯体,樊星抬眼看了看站使,扯了扯嘴角,睫毛轻轻地颤了颤,那双瞳孔里藏着星河。

        “不知道他下不下得去手啊,真是苦恼呢。”站使说话的语气都变了,带着一点禁欲,指尖挑起樊星的下巴,对上那双所谓藏星的眸,淌着水像是真的,笑了笑,看来npc也没有那么绝情,总有人眷恋着一湾星海。

        “别碰我。”樊星撇开站使的手,那双手摁着他的左肩,用的劲很大,腾出一只手攥着注射器,樊星闭上眼,呼吸声很重,站使嗤笑了一声,注射器都快要捏碎了,快准狠刺进樊星的小臂。

        还有最后一支,是留给凌莀的,在池底镇寻找金币的凌莀浑然不知,樊星不敢想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去见他,尚未开口,他会不会先笑场。

        毕竟在他莀哥眼里,樊星永远是摆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人很难接触,冰底镇里发生了令人唏嘘的事,这让里面的财引都很震惊。

        “这是什么情况?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一直没有注意到吗?”凌莀惊慌失措的看着面前站成一排的财引,冰底镇存活下来的财引只有仅剩的五只,这些财引是幌子,背后藏着什么东西,凌莀也不知道,只能硬碰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