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游戏里的NPC是我男友在线阅读 - Fictional story.支线派对 第8章.Fictional story

Fictional story.支线派对 第8章.Fictional story

        “去雪色派对现场,你身上这身衣服是樊星的吧?”车引在到正门口的时候才回答凌莀。

        “嗯,是他的,这鬼地方下寒又降温,我不找件衣服,冻死了谁负责?!”凌莀拢了拢身上的衣服,有樊星身上淡淡的柠檬的香味,有点好闻。

        “樊星不喜欢别人碰他的衣柜以及他的个人物品,况且你穿着没有樊星穿着好看。”车引说完之后才发现凌莀早就跑没影儿了。

        【游戏玩家lingchen--9477,欢迎参加雪色派对。】

        凌莀冻的已经不管是是雪色派对还是什么鬼派对,扶上门把手准备推门出去,听到机械音之后才转身看看身后的景色。

        大片大片的莹白,npc踏着滑雪鞋在镜子似的冰面上移动,左手边摆了餐桌,桌面上只摆着冰雕,没有其他的东西,npc多的可怕,乌泱泱一大片,聚拢又散开,散开又聚拢。

        密集恐惧症慎入啊。

        凌莀坐在门口团着身体,后悔没找找有没有羽绒服之类的衣服,再不济拿一条围巾也好,现在的凌莀代入到了卖火柴的小女孩里面的场景,就差提一篮子火柴在风中划了。

        【请游戏玩家lingchen--9447到派对中央打卡,速来,现在开始倒计时,十、九、八、】

        凌莀低声骂了一句,动手穿滑雪鞋,原先穿的那双白色勾了边的鞋被他特别大款似的甩在一边,脱了鞋看到光着的脚瞬间石化。。。

        【三、二、一、倒计时结束,游戏玩家凌莀未按时到派对中央打卡。】

        话音刚落,凌莀特别帅地滑到指定位置,拍下打卡的弹簧按钮,就是觉得有点冷,手脚都冻麻了。

        【游戏玩家凌莀打卡迟到五秒钟,之后的关卡将增加一个。】

        凌莀:???这tm什么情况?

        npc初雪带着歉意的笑容走出广播室,跟在他身后的是一团一团悬在空中的雪,衬着初雪的形象,特别温柔,温柔到骨子里,刚才的机械音正出自他。

        围着凌莀的npc坐着站着的都有,议论纷纷的,大都是来欢迎会凑数的,当然里面还有隐藏的反派角色,冰雕晃着光,也晃着凌莀的眼睛。

        “凌莀,我刚刚说的你听懂没有?”初雪的原声跟他的形象一样,很温柔。

        “听懂了,然后呢?”凌莀靠着桌子,真不觉得这是欢迎会,倒像是批斗会,没有一个人的目光在他身上,用滑雪鞋的冰刀一下一下划着冰面,态度冷淡到不行,主要还是因为环境太冷了。

        “拿一杯茶来。”初雪说完就有npc过来递给他一杯茶,杯子都是冰坐的,里面漾着刚煮的花茶,偏过头问凌莀:“喝吗?”

        凌莀瞥了一眼,心想着你要这样问谁会说要,一阵风吹进脖颈,冷的哆嗦了一下,看到聚在一起的npc,特别想往里面钻,抱团取暖。

        正想着,初雪手里的那只冰杯出现在自己手上,冻得差点给摔碎了,但里面还冒着热气儿,没忍住喝了一口,口腔的敏感度因为冷降低了,温度几乎跟刚烧开的开水一样,凌莀喝了大半杯。

        “增加一个关卡,知道会怎么样吗?”

        凌莀呼了一口气,摇摇头。

        “要是增加的关卡闯不过,永远没办法出去。”

        “就因为我没及时到这里打卡?”凌莀觉得有点可笑。

        “嗯。”

        “我操…你们破事儿怎么这么多?这又是要干嘛?”凌莀拢了拢身上的外套,滑雪鞋不听使唤似的往旁边滑了一下,只觉得脚底塌陷,“这tm是欢送会吧,哪是什么欢迎会。”

        “嗯哼,那儿有娱乐局,要不要我带你过去。”初雪拉了一把凌莀,没有让这个傻b陷进雪里去,地底是fictional  story的禁区,这块禁忌之地不同于关卡里的禁区,一旦有玩家擅自闯进去,或者失足坠进去,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娱乐局?听起来有点带颜色,里面是干嘛的?”凌莀一脸痴笑的看着初雪,如果是樊星的话,很有可能一句傻b就怼过来了。

        “滑雪场,各种姿势都有,三百六十度旋转滑道,逆行滑道,空中滑道…应有尽有,还有fictional  story特别的娱乐局项目,拭目以待。”初雪不懂带颜色是什么意思,反正凌莀是想歪了,也想多了。

        “输了是不是有惩罚?”凌莀已经抓住了重点,在第一关里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当然,第一关也不算完全通关,毕竟第一个因为玩家进地下回收站的npc也不多见,顶多算是一个表现自我超凡水平的平台。

        奈何凌莀已经深刻的暴露出了自己傻b的性质。

        “派对,有惩罚就不是派对了,娱乐局里只有分数上限,如果分数达到了一定的指数,就可以顺利通过。”初雪笑了一下,上下打量着凌莀。

        “这和惩罚有什么区别?我能不进去吗?”凌莀叫苦不迭,强制被送进娱乐局以后,看见的场面极为华丽,就像是异世界里的天空之城,人间仙境一样的存在,那npc都能在墙壁上走。

        【玩家凌莀已经进入游戏,计分开始。】

        初雪把门口机械式分数牌摁开,黄铜色的,表面爬满了铁锈,锈迹斑斑已经落了灰,很长时间没有打理了,上面还留着上一位玩家的分数。

        “72分是什么意思?出去了吗?”凌莀一眼就看到分数牌中央透明的盒子里摆着72的数字,闪着蓝色的光,盒子里铺着玫瑰花瓣,更像是在祭奠这个分数,角落里还摆着蜡烛。

        【百分制,最危险的游戏得分越高,难度系数也越大,把这个戴上。】

        初雪从脖颈上取下项链,绕在凌晨手腕上,一个类似于计时器的小挂件。

        【计时开始,时长两个小时,不能达到指数者,将会永远循环你在这里做的一切事情,游戏玩家lingchen--9477,祝您好运。】

        “好运?您这没开玩笑吧,要从这么高的地方滑下来,还有障碍,这是给职业运动员量身打造的吧,我受不起。”凌莀抓着雪仗,雪越积越厚,赶紧找了个入口钻进去。

        偌大的滑雪场,npc饶有兴致地看着凌莀。

        【娱乐局开始,倒计时两个小时,现在开始计分。】

        凌莀抓着滑雪杖,滑雪的技能还是小时候get的,除了漫无目的地滑来滑去还真不会别的姿势。

        特别符合凌莀傻b的形象,贯彻到底啊。

        凌莀暗骂了一句,先滑直线找到感觉,风灌在耳边,眼底的风景是真的很美,远处的悬瀑淌下来的闪粉衬着悬瀑后的长空,镀上了薄纱似的一层。

        【目前登记直线基础分六分。】

        初雪坐在广播前面,投影屏幕是放大的,怼着凌莀的脸。

        凌莀被眼底的风景惊艳了,脚下突然变得轻盈,不自禁扭了扭s型,动作还算顺利,雪场上留下一道儿花边。

        依照他的个性,现在指不定想拉个人来炫耀自己无师自通,多nb啊,然后事与愿违。

        这不,灵验了吗。。。

        刚嘚瑟一下,为了躲一只白色的雪鸥,偏了偏身体,s型花边儿没再继续出现了,真的是绝杀…

        【当前阶段积分清零,原因:出现低等失误。】

        “我操啊,什么破娱乐局。”凌莀甩掉雪杖,背后起了一层汗,要是可以,真tm想抱那只雪鸥扒皮炖汤,红烧油焖应该也可以。

        初雪打开语音,现在凌莀是说什么他都能听到。

        围观的npc有扔雪球表示不看好的,也有越来越有挑起兴致。

        雪积的更深了,凌莀在这么浪费时间,指不定要埋到膝盖,到时候就是哑巴吃黄连。

        凌莀咬着牙支起身子,手指抓满了雪,从指缝溢出来,继续滑花式,s型不行,我z字总可以吧?!

        还算顺利的,就是突然横过来一个缆车挂锁似得装置把他挂住往前面拖,凌莀感觉自己都要飞起来了,抓着雪杖往上勾想把挂锁从轨道上面弄下来。

        那一声我操喊的初雪赶紧关掉语音。

        【目前累积分数:十二分,已用时,十五分钟。】

        “我可以喊停吗?”凌莀趁装置慢慢减速,赶紧卸下挂锁,初雪皱了皱眉,不知道这玩意儿怎么活到现在的。

        【游戏玩家不得擅自提出暂停,检测到玩家刚刚违背了游戏规则,扣除十分,目前累积分数两分,现用时二十分钟。】

        有雪必会雪崩,凌莀还沉浸在扣分的痛苦中,整个滑雪场开始翻天覆地的变化,变成了冰场,刚刚还想着这娱乐局最多是噱头,没想到这tm还玩真的,冻得打了个哆嗦。

        滑雪鞋在冰面上完全不受控制,凌莀低着头看着冰面下封存的景色,一个古朴的小镇子,残缺的枯木,半塌的建筑,甚至不起眼的角落里还有几具腐化的全尸,npc在街上闲闲没事,有些坐在家门口畅谈一番。

        听不见他们说话,只能看到肢体动作,凌莀就这样欣赏了一下这活久见的事情,意犹未尽,浑然不觉自己最后的两分也被扣光了。

        【游戏玩家lingchen--9477犹豫过度消费时间,分数降到最低,现在累计分数零分。】

        “这样也行?感情淡了啊,爱终究会消失的。”凌莀赶紧踩着滑雪板围着冰场滑了一圈,为了让系统识别自己没有在消费时间,也劳凌莀费了心。

        玫瑰瓣浮在一汪潭水上,有口枯井,凌莀不敢相信底下这个世界的存在,揉了揉眼睛怕出现幻觉,但镇子真真切切存在,突然,一个npc抬头跟凌莀打招呼,吓得摔在冰面上动弹不得,雪仗飞出去老远。

        那张脸很白,眼仁里面嵌着两只四不像,还扑闪扑闪翅膀,鼻孔里钻出两条细长细长的虫子,嘴角扯得很开,冲着凌莀张开了嘴,那哪是嘴啊,简直就是虫窝,齿缝里爬满了虫,牙龈上沾着食物。

        这种npc拥有这样的外表,是想伪装住自己,在游戏里没有太大的作用,最多是靠这张脸吓吓游戏玩家,但反应这么大的玩家只有凌莀一人,想想也是可笑。

        在外面天不怕地不怕,在这里居然怕装神弄鬼。

        【游戏规定,玩家必须找到五枚藏起来的金币,前提是得进入冰底镇,玩家进入冰底镇之前,请阅读相关的历史。】

        “历史?这地儿就不是我能生存的,我操,刚刚那个人对着我笑了一下,好诡异。”凌莀手脚并用爬到雪仗旁边,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什么,两只手在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