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游戏里的NPC是我男友在线阅读 - Fictional story.回收站 第6章.Fictional story

Fictional story.回收站 第6章.Fictional story

        住处的钥匙铜色仿古的,却跟普通钥匙差不多大小,樊星特意给挂上一朵红色的花当挂坠,甚至还拖着长长的一条铜色的链子,跟腕上的手表风格如出一辙,和他个人的气质搭到不行。

        fictional  story现在已经快入秋,室内的空气有些湿,屋子里面满是主人的味道,一样的给人非请勿进的感觉。

        樊星不会照顾人,毕竟他只是fictional  story里的npc。

        凌莀闭着眼睛,感觉自己被放在沙发上,身体刚挨着柔软的沙发面,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子。

        “星闪闪,谢谢啊。”

        樊星听到凌莀的声音之后心脏狠狠一颤,随之瞳孔放大了些,转过身死盯着凌莀。

        “你没死?我以为我抱着的是一具垂死的尸体。”

        “死?我为什么会死?莀哥我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死?怎么?你把我抱回来是想直接断了我最后一个口气儿然后入土为安?!”凌莀一条腿伸长,一条腿曲着,给人特别慵懒的感觉,特别是半垂着眸盯着指尖的模样,过了几秒钟,凌莀抬起眼眸看着樊星继续说:“星闪闪,你很没有人情味啊。”

        “凌莀!”樊星的语气很不好,沉淀很久的怒气被触发,走到凌莀面前,一只手把他提起来。

        凌莀张张嘴不知道说什么,感觉下一秒一个巴掌就要甩脸上来,樊星的劲儿很大,掐的凌莀手腕生疼生疼的。

        “怎…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做了什么,你在做什么?”樊星掐凌莀的那只手松了松,脑袋一片空白,所有可知的结果全部压在身上。

        “我又没有强迫你带我出去,你自己非…非要抱我,还把我带回家,我还担心你对我图谋不轨。”凌莀仍然抬眸看着樊星。

        “我以为我在收尸,所以到头来都是我的错?”樊星觉得自己要气到缺氧了,又问了一遍:“所以到头来都是我的错?”

        凌莀郑重地点点头,特别诚恳地把错转让给樊星,并且脸不红,心不跳。

        “凌莀,你要我说什么好?你从刚刚开始都是演的?”樊星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凌莀觉得他有点小题大做。

        “忘跟你说了,我,凌莀,表演学校学生,知道我为什么学表演吗?你也会想我这个智商还有书读,但是个人都会有梦想的,我爱豆,肖寒跟苏夏,为了他们我拼了大半条命考上的。”

        “我管你做什么的,傻b。”樊星看着凌莀事不关己的模样,气到不知道该说什么。

        门口来的信引轻轻敲了敲门,给放了一封游戏管理者的见面信。

        “星闪闪,我要是就这么死了怎么办?”凌莀瘫在沙发上手垂在身侧,血顺着胳膊往下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嘴角都在抽搐,要在吐点沫可能就诈尸了。

        “死了?呵,死了就死了,人总是会死的,变成垃圾,变成废物,活在另一个世界里。”樊星嗤了一声,推开门,信引刚刚走没多久,空气里还有他的气味,皱着眉看着那封见面信。

        是管理者亲自下发的信函,最高等级的见面信,鹅黄色的玻璃纸塑封,火漆印章封口,是fictional  story的标志性建筑,还扎了一朵玫瑰花,信件内容只有npc能看懂,金色的笔迹在凌莀眼里就是鬼画符一样的存在。

        “星闪闪,你怎么了?”凌莀捂着手臂,扒在樊星身上,盯着那封信看了好久,“这什么玩意儿?”

        “嘁,傻b,不懂就别说话,柜子里有药,自己撘。”樊星把见面信收起来,这件事迟早会被管理系统发现,瞒天过海这招行不通,凌莀看着樊星,突然面色大变,两个人的关系很僵。

        “不说就不说,我也懒得知道。”凌莀晃到柜子旁拿药,玻璃箱里面放着一支支药剂,盒盖上也扎着一束玫瑰。

        “真是不可理喻,无理取闹,我要出去一趟,你擦完药就快点滚,不想看到你了。”樊星脱掉风衣外套,从柜子里拿了一套工装,浅蓝色的工装外套,胸口是fictional  story刺绣徽章,束脚工装裤穿在他身上,违和感爆棚。

        也是最高级别的npc专属的,级别越高工装越好看,看徽章就能看出来,樊星很少穿,只有在出席正式场合的时候才勉为其难的接受。

        这一次,樊星是真的触碰了底线,结局好的话就是禁足三天接受惩罚,结局不好可能就会被关进fictional  story回收站自生自灭,凌莀浑然不觉事情的严重性,樊星也是知法犯法,这初来乍到就让引路人误入歧途,系统的滑铁卢啊。

        “我跟你一起去,要是有人对你图谋不轨,我还能帮你分担分担,毕竟我这个颜值,至少能帮你分担三分之二。”凌莀打开一支药剂,滴在手臂上,喊的撕心裂肺。

        不知道是药剂的刺激还是心理作用,樊星戴上帽子头也不回的走了,背影拽到不行,完全没有把凌莀看在眼里。

        “哎,樊星,你等我一下。”凌莀胡乱拉了一下衣服袖子,算是衣冠楚楚了,至少给游戏管理者一个完美的形象,也别给樊星丢人。

        “滚,爱去哪里去哪里,别跟着我。”樊星身高腿长,两根手指微微曲着夹着见面信,要是没换工装,跟要去某场宴会赴宴的绅士似的,温文儒雅且风度翩翩。

        “你是我的引路人,我这人生地不熟的,你不在我走哪儿去?”凌莀跑了两步追上樊星。

        fictional  story里地形错综复杂,整体完全找不到任何规律,说是室内,春夏秋冬的变化一览无余,就像一个小镇子似的,说是室外,又看得到边际,爬了满墙的机械装置和花藤。

        富丽堂皇,生与死奏出来的美。

        只有跟着引路人才勉强找得着方向,身边不停有npc、灯引、信引之类的经过。

        樊星没有理凌莀,停在转角的地方,腾空有一根玫瑰金色的细链子,把见面信插进旁边的邮筒,没过一会,落下来一截透明的扶梯,凌莀赶到的时候樊星已经快到顶了,扶梯也在慢慢消失。

        “星闪闪,你耳朵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跟你莀哥装聋。”凌莀说着一大步跨上消失了几级的扶梯,趁着没有见面信就乱闯的警报开始响,三两步跑上去抓住樊星的胳膊,管理系统一下子又只感应到了樊星。

        “你来做什么?松手。”

        “我松手就会被发现是不是?不然你拿那封信做什么,这点智商我还是有的。”

        两个人走在往管理者办公室的走廊上,灯光不明不安,压抑的很,信引不停进进出出,拿的大都是关于赏罚的信件。

        “傻b。”凌莀停在一间深棕色的门前,门上有很多安全设备,樊星敲了敲门,“咔哒”两声转锁的声音之后,门自动打开,里面的光很微弱。

        游戏管理者大约五十来岁,顶着一头银发,很讲究,正坐在沙发椅上,居高临下盯着樊星跟凌莀。

        “我就不多说了,引路人带游戏玩家通关,罪级,中上。”管理者朝宛霞扬扬下巴,示意她把凌莀带出去。

        宛霞点点头,架着凌莀的腋下把他往门外拖,凌莀是软硬都不吃,抓着立柜的扶手不放。

        “你松手,男女授受不亲啊,你是女的,我不动你,我给你台阶了啊,松手。”

        “fictional  story有fictional  story的规则,我劝你既来之则安之。”

        “我…我操。”凌莀感觉自己是被甩出去的,在樊星看来有点不可理喻的是——他竟然没有跟管理者说是他自己的错!

        就在宛霞对付凌莀的时候,两名地下回收站的站使已经拆掉了樊星脖颈处引路人的装置并戴上两圈代表确定回收的线圈装置。

        地下回收站专门用来收集戴罪的npc,不过在里面的时长有期限,低等四个小时,中下半天,中等一天,中上三天,和地表回收站不一样,地表回收站专门回收罪行恶劣的,时长——永久。

        “我操,你莀哥不是好欺负的,他现在是我的,你拆他装备干嘛。”凌莀急了,想冲进去给那个人一巴掌的心都有。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这点道理都不懂还有什么资格待在这里?嗯?你也好,他也好,只要不是自己的环境,就要知道陌生的环境里的生存法则,脱离这个空间你想干嘛干嘛,但是在这里,必须听fictional  story的,禁闭三天还是冥顽不灵,恶劣者直接押到地表回收站,沦落成垃圾。”管理员扶了扶金丝边眼镜,轻轻摘下来扣在桌子上,飘出去一页纸,纸上有npc的处分记录。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自己都忘记自己的本分,还有什么值得相信的,带进去。”这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反正凌莀算是听进去了,捏着拳头愤愤地看着管理员,刚想替樊星求个情,被这么一说,求情?绝对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

        凌莀扯了扯嘴角,看着两个站使一手拿了一根手杖,顶着樊星的后腰,樊星没有反抗,依旧光芒万丈,在这个环境里,最耀眼的就是他了,依然风度翩翩,胸口挂着的刺绣徽章还闪闪发亮,凌莀看着樊星,居然一阵酸涩。

        “樊…樊星,我…等你…”这几个字,凌莀硬是做了一分钟的心里建设,每一个字都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咬的死死得,管理员一声令下,地下回收站的入口处打开。

        “傻b。”樊星转过头,对上管理员的视线,态度很冷淡,估计是对樊星失望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