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游戏里的NPC是我男友在线阅读 - Fictional story.主线时钟 第4章.Fictional story

Fictional story.主线时钟 第4章.Fictional story

        “人类还真是懦弱啊,啧啧啧~”老者看了一眼凌莀,周围的情境又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湖水变成了迷宫,迷宫是为游戏玩家量身打造的,不仅有障碍还有npc追杀,能力弱的会直接死在里面。

        何川看着凌莀的一举一动,嗤之以鼻,果然和樊星说的一样,不愧是傻b。

        迷宫有两个出口,其中一个出口,一旦进去了就等于进入了fictional  story的回收站,里面存着各种没用的废物,包括因为老旧废弃掉的npc,游戏玩家也很难从里面脱身。

        暗示老者揭开面具,一颗眼球裸露在外面,连接着神经,黄褐色包裹着透明的黏液,看来是何川动真格了。

        凌莀紧闭着眼,梦里都是世俗的眼光,清楚的梦见进来之前的那个晚上,和顾卿邱在街上的钟表店相遇,回家以后面对母亲的数落,父亲的责骂,同学们的冷嘲热讽和玩弄取笑,眉头越皱越紧,他梦到的都是想放下的。

        母亲的一巴掌让他彻底清醒,凌莀睁开眼,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抓了抓头发,揉着眼看了看周围,吓得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这tm是在搞什么?”

        呼了一口气,刚刚是梦一场……

        “倒计时,十分钟,如果顺利闯出去这把钥匙就归你,还有九分钟。”老者重新戴上面具,凌莀扶着断墙残壁,刚想问樊星去哪里了,又欲言又止,樊星那家伙估计也不会过来救人。

        凌莀抓着一截梨花木就往前冲,殊不知自己拿的是何川空间里最宝贵的资源,这里的空间和刚刚看到的完全不一样,迷宫的线路一直变,凌莀已经转了一圈,左转右转掉头直行……还是没有找到突破口,刚刚有点头绪,又一团乱麻。

        凌莀看了一眼脑袋顶上的灯引,庆幸樊星还给自己留了一只,以经验之谈,凌莀站在原地,等迷宫再次变路线,然后抓准时机目测后面的路,就这么干等着,迷宫没有继续变化路线,凌莀想冲过去把何川直接ko.。

        【还有七分钟,请游戏玩家抓紧时间通关】

        游戏语音只有游戏玩家听得见,凌莀急了,看准了一个方向,环顾了四周,第六感在这个时候不知道准不准,死马当活马医吧,拎着梨花木就往那个方向走。

        迷宫阡陌纵横,根本没有规律可言,就这么误打误撞的除了死还是死。

        迷宫的墙高两米,从断墙看过去,不过也只能看到另外一面墙而已,凌莀突然后悔自己生的这么矮,房间里面的钙片只尝了一粒而已。

        墙面上面有壁画似得花纹,深深浅浅的画的也不知道是一堆什么玩意儿,刻在上面的文字跟甲骨文似得,毫无字形可言,正常人还能看懂一二,像凌莀这种智商,能看出来是甲骨文就很不错了。

        除了花纹和类似甲骨文的图案,还有类似方向盘的装置,每一堵墙上都有五六个,每一个都被链条连接在一起,跟自行车的链条一个原理。

        “你在侮辱我智商还是在我面前显得你很nb?”凌莀不管何川听不听得见,自顾自的吼了一句,被回音撞得耳朵疼。

        捂着耳朵往前跑了几步,瞥到那些链条自己在转动,随着转动,迷宫的路线也变了,凌莀扒在墙上,试图控制住那些大大小小复古模样的方向盘,奈何何川根本不给他机会。

        操…lz不要这把钥匙也能通关!这不是雪上加霜吗?!fictional  story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吗?!人情味呢?!

        这么一折腾,凌莀更混乱了,就连自己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整个人乱了方寸,是进退两难,抓着梨花木一路横冲直撞。

        何川跟看动作电影似得,半垂着眸可能是觉得这部电影确实不太好看。

        最后…最后我们的玩家凌莀不知道哪来的闲情雅致,在变幻莫测的迷宫里面自顾自的玩起了跳格子跳皮筋,小学的时候小姑娘才会接触的游戏,估计是对自己…不,对自己的智商彻底失去信心了。

        何川抬起眸子,还真是一个傻b。

        樊星在住处的床上半躺着,一条长腿半曲着,一条腿伸长,西装和床上铺着的米白色四件套有违和感,但不至于不好看,放在床头柜上的眼镜也是,一条眼镜腿折叠着,一条没有折进去,刘海软软的搭在额前,紧闭着眸子,由内而外散发出来高贵儒雅的气质,任谁也不可能把这个男人跟杀人这个词放在一起,这就不是他的人设!

        【距离通关结束还有五分钟,请游戏玩家尽快通关】

        凌莀跳完了最后一个格子,重心不稳,往前一个踉跄,脸着地摔了个狗啃泥,“你以为莀哥会怕啊,操,脸疼。”

        方向盘转了一圈,凌莀所在的迷宫也转了一圈,原本在北边的事物转到了南边,彻底凌乱了,第一关就下线领盒饭是不是不太好?

        剧本杀也不会设置这么非正常人类的装置,链条带着方向盘发出声音,凌莀咬咬牙,凭着记忆往南边走,既然出口不在北边,一定就在南边,东边是一条死路,要不是刚刚一头撞上去也不至于会发现。

        突然窜出来的npc,从后面扼住凌莀的脖颈,指甲上装着机械系统,肉眼可见几条电线蹦出电流,凌莀都怕自己不是被杀死的,而是被电死的,早死晚死都得死,还不如找个高尚的死法,被电死太丢人了。

        “我操,还玩偷袭啊,你莀哥又不是玩不起。”凌莀反手抓着npc的手腕,手刚刚碰到机械系统,触电般的感觉,真是喜大普奔,秒速缩回手,“操……”

        “嘁,愚蠢的人类,看你们闯关就像看小白鼠实验,我倒要看看你能闯几关。”npc叫禹水,听名字和何川还挺有cp感,上下打量着这个人类世界来的傻b,再次受到了npc的冷嘲热讽。

        捏了捏拳头,凌莀抓着梨花木冲着npc就是一棒子,游戏检测到npc被攻击,突然,从天而降一个铁笼,凌莀被连拖带拽的拽进铁笼里,多护食啊,自己底下的人不能受到任何伤害。

        那回收站里的废弃npc怎么回事?是fictional  story里不可破的一个谜,谜底藏的很深。

        “哼,距离游戏结束还有三分钟,你就在里面待着吧,到死都不会有人来救你,这个空间马上就要关闭了。”禹水一脸冷漠,直接给凌莀甩脸,“除非……”

        “除非什么?啊?除非什么?”凌莀急了,扒着铁栏杆使劲地晃着,这一来就接连被羞辱,还tm是不是人了。

        “除非让你的引路人来救你,我看你这时间也所剩不多了啊,他应该不会来了吧。”禹水伸出手,挑起凌莀的下巴,轻蔑一笑,扬起嘴角,鼻子里发出冷哼。

        【游戏时间还剩两分钟,请游戏玩家珍惜时间】

        两分钟,对于凌莀来说至关重要,狠狠地捏着铁栏杆,试图掰开缝隙,何川兴致勃勃的看着底下的这幕,脚尖点着地计着时间,禹水是何川的空间里出来的npc,也就意味着,他只竭诚为何川服务。

        樊星睁开眼睛,修长的手指挑起眼镜戴上,那双眸子在昏暗的住处里格外的亮,站起身理了理西装外套,迈开长腿准备去履行引路人的责任。

        “樊星,你进去看看吧,这么久了,怕是变成灯引无疑了。”打扫卫生的老头儿始终站在门口等着,毕恭毕敬的。

        樊星绷着脸没有说话,推开门,踏上自动扶梯到何川旁边站着。

        “你来做什么?”

        “收拾残局,不行?”樊星撇开何川搭上肩膀的手。

        “你不是把他给我了吗?愿赌服输啊大少爷。”

        【游戏时间还剩一分钟,请游戏玩家不要浪费时间。】

        凌莀在里面焦头烂额,禹水无厘头的攻击让他有点烦,跟手游里面放出来的那些障碍物一样,特多余,奈何没有这些哪有游戏的波澜。

        反正凌莀已经做好死亡的心理准备,在第一关就over,也确实是他的风格。

        “钥匙呢?在你手上?”樊星说话的时候,尾音听着特别舒服,给人一种特别想嫁的感觉,又要保持距离,根本高攀不起,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何川慵懒地靠在看台上说:“在我这里,我还想说等他找到迷宫的出口就给他,现在看来,这灯引又要多一个了。”

        何川吹了一声口哨,带着兴奋音。

        【开始倒计时,十、九、八、】

        凌莀没有开始抱着死亡的态度那么淡定了,近乎疯狂了,果然,不管是谁,都无法真正面对死亡,哪怕做足了心理准备。

        死死地扒着铁栏杆,从眼尾开始泛红,手指节发白,用力到嘴唇都在发抖,凌莀的脸足以用漂亮来形容,额头上已经起了汗,从高挺的鼻梁上往下滑,手上使不上劲了抬起腿猛地踹了铁栏杆一脚,皱着眉慢慢蹲下身,十根手指攥着后脑勺上的头发,绞着绕着,恨不得要把头发拔掉,忍不住冲地面吼了一嗓子,  回音撞得耳朵疼。

        【三、二、】

        还没数到一,戏剧化的狗血剧情出现了,樊星打了一个响指,关着凌莀的铁笼炸成一根根铁棍,向四周弹开,何川的空间在一瞬间也炸开,跟影视作品拍摄时候的爆破现场一样。

        “樊星,你这很不厚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