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游戏里的NPC是我男友在线阅读 - Fictional story.主线时钟 第3章.Fictional story

Fictional story.主线时钟 第3章.Fictional story

        “樊星你跟我等着,不带这样的,都是两条腿,凭什么我要跑,你站着就好了?!”凌莀的体力还算不错,爬了几层楼的高度都不带喘的。

        “你们那边的人怎么总是凭什么凭什么?做什么事都要问一句凭什么?生怕吃亏了似得。”樊星居高临下看着凌莀,还把手遮在眉毛的地方,显得凌莀离他“十万八千里”一样。

        “星闪闪,你这是什么意思?等我上来看我不揍死你。”凌莀爬到最后真的是用爬的,鬼地方跟天梯似得不见顶,但仔细想想,这不是在暗示什么东西是什么?古诗里说: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不就是吗?!

        凌莀往下看了一眼,离时钟已经很远了,这样看下去整个表盘一览无余,这是fictional  story给的奖励还是惩罚?

        “我拭目以待。”

        偌大的空间里面凌莀只听得到樊星的声音,看不到樊星的人,别问,问就是凌莀站在原地领悟的时候樊星早就到顶儿了。

        “操。”凌莀骂了一句,头也不回地拼命往上爬,也是,一秒钟五级楼梯才赶得到樊星,这不是天方夜谭吗?当下能做的只有记住表盘长什么样,免得按照老套路,突然下坠然后再要你找出口,你要找不到,人家就甩你一句,你刚刚干嘛去了,无语。。。

        “樊星,你带的这个玩家要超时了啊,超时一样要处罚的。”何川搭上樊星的肩膀,脸上的表情很奇怪。

        “哼,他那种不带脑子的傻b超时才正常。”樊星扶了扶眼镜,架久了鼻梁有点疼。

        “行行行,我去会会他,下一把钥匙在我这里。”何川扬了扬手里的钥匙,朝樊星挥挥手示意走了。

        樊星靠在顶上的雕花看台上,摩挲着表盖上的花纹,他知道何川不好对付,凌莀这回没那么容易拿到钥匙了。

        “星闪闪,这……我操,你是谁?吓我一跳。”何川拍了拍凌莀的肩膀,转过身对上一对浅蓝色的瞳孔,里面还有两片金属的镂空薄片,凌莀移开视线,何川扯了扯嘴角,露出两颗虎牙。

        “凌莀?”何川故意露出钥匙,一根细链穿起来挂在锁骨上。

        “你是樊星派来的?通缉警?”凌莀低着头,手放在口袋里抓着一堆五颜六色的玻璃珠,也不知道哪里来得习惯,手上不摸点什么东西就不舒服。

        “嘁,什么哄小孩的手段,樊星是这样跟你说得?”何川笑了一下,眼睛里的金属薄片变成晶蓝色,和瞳孔的颜色融为一体,npc的特点千篇一律,不过像何川这样的很少见。

        “别旁敲侧击好吗?你们这儿怎么都这样,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凌莀拍来何川的手,一脸嫌弃。

        “信任?哈哈哈哈哈哈,太天真了吧,你不怕我?”何川摸出一把小刀,在凌莀眼前晃了一下。

        “嘁,我怕过谁,我就是想不通了,这个游戏对智商低的是不是没有好感,它就不长在我的智商上。”凌莀看都没有看何川一眼,整个空间开始晃动。

        何川抱着手站在凌莀旁边,打了个响指,出现了很多扇窗户,倒也不是摆设,从里面往外面看过去,一片漆黑,但是能看到久违的几颗星星。

        “是吗?我就不奉陪了,您时间快到了。”何川拍了拍凌莀的肩膀,浑然不觉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楼梯开始出现裂痕。

        凌莀看着裂痕越来越深,抓着扶手,往地下看是万丈深渊,碎石落在深渊里。

        “星闪闪,救我……”凌莀松开一只手,在半空中挥着,他知道樊星有能力看到自己,何川站在另一侧,自动扶梯没有坍塌,冲他神秘的一笑,凌莀注意到何川手上多了一根手杖。

        “你要干嘛?别过来,别过来,我愿赌服输。”凌莀抓着扶手,悬在那里,脚都不敢扑腾一下,何川用手杖碰了碰凌莀的手,脸上的表情很微妙,好像在让凌莀束手就擒。

        “你不用赌也输了,这就是这里的生存法则,肉弱强食的时代还没有结束。”何川往上面看了一眼,樊星居然没有做出任何举动,“有好戏看了。”

        何川拍拍手,凌莀整个人坠进深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个空间回荡着凌莀的尖叫,叫的撕心裂肺,叫的惊天地泣鬼神,叫的惊心动魄,都怀疑他的喉咙喊嘶了。

        何川走到樊星身边,一起往下看着万丈深渊下坠落的少年。

        “何川,你不觉得这过分了吗?”

        “会吗?我这个比杀人还要过分?”何川反问道。

        樊星冷哼了一声,打开表盖,没有显示凌莀的位置,毕竟他掉的是何川的空间,不在fictional  story的范围之内。

        凌莀掉在一大片湖里面,湖面很漂亮,湖水是深蓝色的,营造了夜晚的感觉,fictional  story里面没有白天黑夜,这种景色让凌莀以为自己身在外面。

        但凌莀从小就怕这种景色,一大片几乎没有边缘的湖面或者水池中间立着雕塑或者一个什么东西,看着总觉得瘆得慌,现在自己变成了自己害怕的东西,放眼望去没有边际,满眼的湖水,除了湖水什么都没有。

        “他要怎么上来?”樊星贴着雕花栏杆偏过头盯着何川。

        “怎么?担心了?我们樊星少爷不是向来秉公执法,绝对不和玩家发生什么吗?”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觉得可惜了,当不成灯引,我又杀不了,多可惜?”樊星呛了一口何川弹过来的尘埃,“你想活吗?”

        “你找他求你啊,他求你我就拉他上来,打个赌?”何川饶有兴致地看着下面的深渊。

        “好,赌什么?”

        “赌他半个小时之内会求你。”

        “赌注呢?赌一条命怎么样?”樊星直起身子,摩挲着表盖上的花纹。

        “就赌他的,嗯哼?”何川怼了怼樊星,怕他反悔了。

        “看我心情,赌乌芸的也可以,不过互相残杀也不是想看就能看到的。”樊星站起身,把何川往旁边推了一把。

        凌莀在湖里扒拉了半天,还是在原地没有动,脚底下踩着碎石,要不是穿着鞋子估计得磨破,感觉身体慢慢地往下沉,越来越重,越来越重,凌莀闭上眼,就这么准备等死了,已经无欲无求,也不指望樊星会出手救自己。

        “凌莀,凌莀,是你吗?”一个面目有点残缺的老者突然出现,凌莀吓得一激灵,呛了一口水,咸到爆炸,这tm怕是海水吧?

        “&#/@¥~……”老者听不懂凌莀在胡言乱语什么,伸手把他拽过来,脚一挨到湖底,凌莀突然惊慌失措,乱扑腾一阵。

        “我操,有氧气啊,这……”凌莀站稳了脚跟,打量着自己身处的环境,是何川脑补的画面,在他的世界里,他可以任意的通过脑补来改变这个世界的形态,可以说是看主人的心情。

        这凌莀初来乍到就怼天怼地,何川肯定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的,好戏还没有正式开始。

        “哎,你这个态度在这里马上就会变成灯引给其他玩家照明。”老者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凌莀看了以后心里一颤,这tm哪是人啊。

        “就没有我莀哥过不去的坎,劳您费心了。”凌莀再一仔细看,老者的牙齿里嵌着一把钥匙,心脏狠狠地一震,揉了揉眼睛。

        “看到了吗?”老者呵呵笑了两声,笑声就像是留声机卡针了以后发出的噪声,凌莀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个地方绝对不宜久留,越来逃走越好,但直觉告诉他,一定要拿到那把钥匙才可以离开,湖水越来越深,凌莀觉得离水平面越来越远。

        “何川,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把钥匙藏在那里做什么?成心想要乌芸的命?别忘了,赌注是她。”樊星看了一眼手表,拿出玻璃片,钥匙分布的地方基本都在npc身上。

        “嗤,什么时候说过赌注是乌芸,你要他求你啊,刚才不求的挺好?”何川捏了捏拳头,绝对不能碰乌芸!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别忘了,我跟乌芸结了仇,你继续。”樊星摆了一个手势。

        凌莀已经准备硬来了,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既然死不了,就往死里玩。

        “怎么了?不高兴还是不甘心?来拿啊。”老者的舌头很长,顺着钥匙舔了一遍。

        “没见过这么恶心的,不过这世上还真没有你莀哥做不出来的事儿。”凌莀绕到老者身后,老方法从后面制住老者。

        “哎,凌莀,心急吃不了热菜热饭,放轻松,哎对,放轻松。”老者回头在凌莀嘴里塞了一颗什么鬼东西,动作快准狠,没有半点拖沓。

        凌莀觉得自己牙都要被磕掉了,脑袋昏昏沉沉的,跟吃了感冒药一样,特想睡觉,眼帘就要垂下来,潜意识里觉得还有什么事情要做,想也想不起来了,腿一软倒在老者脚边。

        “他要输了,在我的空间里面输了,连灯引都做不成,大概会变成…”何川顿了顿,戏谑地说:“氧气吧。”

        “是我输了,他的命是你的了。”樊星走下自动扶梯,到表盘上面,回头看了一眼,关门的时候发出“砰”的一声。

        “这回总变成灯引了吧?”打扫卫生的老头儿又准备进去,无聊的时候把门口的壁灯擦的锃亮。

        “不用打扫了。”樊星扶了扶眼镜,准备回住处休息一会,跟着凌莀那个傻b这么久,疲劳了。

        凌莀睡得很死,梦到刚读到那篇报导的时候,梦到爸爸没日没夜地做设计图,梦到妈妈在厨房煲汤煮饭,梦到弟弟拿奖状证书回家跟自己炫耀,害自己被狠狠数落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