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游戏里的NPC是我男友在线阅读 - Fictional story.主线时钟 第2章.Fictional story

Fictional story.主线时钟 第2章.Fictional story

        “星闪闪,你莀哥我这不是求饶啊,绝对不是,就是想借你一臂之力而已。”凌莀这求生欲真的极强,还要好着面子不让自己难堪,“星闪闪,星闪闪.......你故意的是不是?”

        “是,您这是求人的态度吗?还有,不要随便给我取不属于我的名字,在这样,我就列入通缉里了,通缉应该都知道吧,会有监督警追查你,追杀也有可能。”樊星轻笑了一下表盘自动弹开,从两个人的距离来看,凌莀应该是没有继续反抗挣扎。

        “大点声儿,听不见,我操,是不是有病啊,不叫就不叫呗,还玩通缉,我现在就只想回到陆地上,这么点请求都不能答应?”凌莀握着横杆,使了浑身解数,几拳几脚下去游戏装备没坏,自己倒疼得龇牙咧嘴。

        “求我。”樊星的态度摆在那儿,不想和这种傻b起不必要的争执,扣上表盖,右手拇指指腹摩挲着表盖上的花纹,是fictional  story的logo,一个很复杂的图徽,左手拎着衣领抖了抖。

        “求...求你....求你了,求你让我上去可好?”凌莀这几个字咬得死死的,话音刚落,脚底下升起一台齿轮,不偏不斜刚好能站得住脚,“星闪闪,我心脏病都要玩出来了。”

        “在叫一次我马上通知通缉警。”樊星打了个响指,所有的齿轮开始旋转,凌莀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跟着齿轮到了地表,对上樊星的眼睛,那双藏了繁星的眼睛。

        “眼睛挺好看啊,叫星闪闪不足为过吧。”凌莀盯着他的眼睛,能看透人心似得。

        “随便你。”灯引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凌莀摆出疑惑脸,看着樊星又指了指灯引,樊星不屑一顾,轻蔑一笑,那个世界的傻b全跑这里来了,跟着他真的是叫苦不迭,白瞎了这十五年一次的引路人身份。

        “我怎么后悔上来了呢?”凌莀嘀咕了一句,在黑暗里摸索,别问,问就是樊星又没收了灯引。

        “我要不要把你再请下去?”樊星跟在凌莀后面,早就准备不管这个傻b,尽做这种让人不得不管的事,“要不是你拆卸游戏装置,我现在还跟你后面看你侮辱我智商?”

        “你这话我听着怎么这么不高兴呢,等等,我前面是不是有人?”凌莀停住脚步,隐约听到高跟鞋发出的“噔噔噔”的声音,离这边越来越近。

        “哟,樊星,你这是主动送到我手上啊。”女人吊着嗓子尖锐的声音突然出现,这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感觉最可怕了,女人叫乌芸,和樊星死对头,她这个人就等于手游里面的攻击对象,等游戏玩到某个程度就会出现,给玩家一个措手不及。

        樊星没有说话,跟在凌莀后面,乌芸没有听到回应,吹起了口哨。

        “哎,星闪闪,她谁啊?说话这么狂?我以为你在这鬼地方谁叫谁怕。”凌莀刚往前走一步,撞到乌芸身上,灯引从樊星的指缝里溜出来,让凌莀看清楚了乌芸的长相。

        女人半张脸都被头发压着,嘴唇红的要滴血似得,一身妖娆的艳红色鱼尾裙,上半身还拢着一层纱,几颗珠子亮的厉害,手指甲很长,跟做了美甲似得。

        “让开,碍事的玩家。”乌芸把凌莀往旁边一推,这个女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手游里面她这样的身份都是攻击玩家,她倒厉害,攻击对象是内部的人,这是…内讧?

        凌莀被推的有点懵,万幸灯引还在,就是这脾气不准他就这么了了,必须还击!

        “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啊,欺负自己人算什么,连我的人你也敢欺负,真是没了天理。”凌莀抓着女人的手腕,一碰就流血,顺着滴在凌莀脚边,留下一摊鲜红的泥沼,散发着恶臭,慢慢地往樊星那儿淌,两个人被困在泥沼里,脚一动就往下深陷,僵在原地没办法动弹。

        “凌莀,松手,不要碰她的手,这不是血,继续下去我们都会陷进去。”樊星拽着凌莀的衣摆,脚下一滑,凌莀眼疾手快稳住樊星,表盘自动弹开。

        “在哪儿都能碰见这样的人,星闪闪,你这情敌是不是挺多的?”樊星松开女人的手腕,围着乌芸转了一圈。

        凌莀的视线跟着灯引,突然灯引停在乌芸手边,那双手臂流着血掉在凌莀脚边,骨头还连着她的身体,弱不禁风的晃着。

        凌莀看着这一幕,瞳孔慢慢放大,一米七五高个儿抱着旁边一米八大长腿鬼哭狼嚎,樊星撇开他的手,瞳孔里里充着血,乌芸都没有正眼看一眼,冷哼了一声,骨头上又长出了血肉,一阵阴风飘过,凌莀看到乌芸的脖子上系着什么东西,亮晶晶的。

        “情敌?都是npc,谈何感情?你看到了什么?”樊星瞥了一眼凌莀,看他跟看到宝贝似得,绷着脸看乌芸,“你看着她做什么?喜欢她?人类的感情真的这么容易产生啊,没想到你喜欢这样的人,不会哪一天,你也会对我产生......”

        “产生什么?别吊胃口好不好,有点眼力见行不行,星闪闪,你这个态度很不好啊,到底产生什么?”凌莀急眼了,脚底下踩着泥沼,越陷越深,快要没过小腿了。

        “别动,你陷下去了我不会出手的,还有,你刚刚到底看到了什么?”樊星主动抓着凌莀的手臂,乌芸和樊星在某一次游戏中结下了梁子,这一次她的出现并非偶然。

        “钥匙,她脖子上挂着钥匙,是不是要放大招致她于死地拿到钥匙才行。”凌莀说完这句话,脚下的泥沼慢慢消失,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只剩下乌芸和樊星站在对立面。

        樊星没有说话,毕竟不准给玩家提示,这玩意还算开了点窍,喜大普奔啊。

        “樊星,夏梧的事我不会善罢甘休,她明明那么好,你…你却把她杀了,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乌芸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抓住樊星的脖子,张口对着樊星的脖子咬了一口,牙齿戳进肉里面。

        樊星把乌芸往后面推了一把,说:“是,夏梧她确实是我杀的,我还想告诉你,我杀的,不止她一个。”

        乌芸愣住了,“咯咯咯”的笑了几声,头发被风吹起来,那张脸很美,带着妖娆妩媚。

        什么玩意?杀人?是我想的那个杀人吗?凌莀也愣住了,是进退两难,这tm遭了什么孽到这个鬼地方来了,想了一下,咬咬牙,从背后制住乌芸,目标是脖颈上的钥匙。

        “你在做什么?滚,别耽误我事儿,没功夫跟你浪费时间,你这种浪费时间的人,变成灯引是迟早的事,我都不想在你身上浪费精力。”乌芸甩开凌莀,一瞬间凌莀觉得不要脸还是有点好处,趁乌芸一甩手,项链扬起来的瞬间,伸手攥住钥匙,一用力扯断项链,乌芸的脖颈上划了一道伤口。

        乌芸急了,一边是好不容易碰到的樊星,一边是难缠的游戏玩家,钥匙又被抢了,最无语的是钥匙一旦被抢了,重新领取的流程特别复杂,一时半会也不能执行任务,往黑暗里走了。

        “走吧,继续。”樊星摸了摸脖颈,还好没有破坏引路人的装备。

        “哎,星闪闪,你真的会杀人?”

        “会啊,不止一个呢。”

        “我操,星闪闪,你这样很容易让我们之间产生距离感的啊,你刚刚是不是想说距离感?”凌莀盯着樊星,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奥利奥,撕开包装。

        “随便你怎么想。”樊星看着凌莀,这玩意儿还真当自己在逛街,闲情雅致的吃着饼干,就差配一杯茶,嘴里咬着一块奥利奥,瞪大了眼看着樊星。

        “#&、@#/&……”凌莀含糊不清的说着,樊星跟看智障似得,大概能听懂他在说什么东西。

        “我不吃,幼稚。”樊星扶了扶眼镜,凌莀真觉得樊星闲得慌,每天换一身衣服还挑不同的镜框搭配,小丫头似得。

        “我幼稚?那是你没有童年好不好,也是,你这样的人就算有童年你也不记得,哎,那个夏梧怎么回事?也是游戏玩家吗?”凌莀吃完最后一口饼干,把剩下的几块塞到樊星手上。

        “嗯,要跟我谈观后感?”樊星捏了一块饼干,最经典的香草夹心,是有多斯文啊,一块饼干还得分开食用,完全失去了吃奥利奥的灵魂好吗?

        “观后无感……哎,我操,这tm什么情况?”凌莀往前一个踉跄,扑到台阶上,偏过头看了看樊星,人家规规矩矩的站在自动扶梯上。

        “人类的手也可以当脚用?”樊星轻笑了一声,打开表盖看了一眼又合上,“以你的速度,每秒必须上五级台阶才能赶上我,并且是在没有npc追杀的情况下,你自我权衡利弊。”樊星没有继续管凌莀,看着最上面那个光点,旁边传来凌莀的嘶吼,下意识捂住耳朵。

        “樊星,你给我下来,我tm真是服了啊,要不要这么酸人的,我手脚并用也用不着你管。”凌莀撑起身子,膝盖摔破皮了,一瘸一拐地往上爬,一辈子的好运都赌在这里了,要真遇上什么npc,那还了得啊。

        “是,您不需要我插手就能通关?原则上是不允许我对你提示,但是我的身份摆在这里,不得不跟着你,还有五分钟时间,再不快点就要……”樊星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凌莀哪是那么容易受惊吓的,又不是吓大的,朝他做了个鬼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