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柚园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许宥利的住所坐落在法租界霞飞路上,虽说是一所并不十分大的公馆,内里却有着极其考究的装修与设施。

        唱机里播放着东洋的靡靡之音,许宥利半眯着眼睛,拿了一杯红酒正歪在沙发上,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他从接到香凝电话的那刻起,脑海中便不停浮现着她的身影。曾经,他对她,不是逢场作戏的贪欢,也不是探猎新奇的情欲,他将她放在自己的心尖,是那样真挚的爱过她。可是,她非但离开了他,而且做了他兄弟的情人。

        想到这里,许宥利忽地心冷了,他觉得自己像被寒风无情的打击了一般,身上有了阵阵寒意。他颤抖着将杯里的酒喝下,把自己缩成了一团。他的眼睛渐渐模糊了,再也看不见香凝的影子。

        “先生,有位小姐来访,在楼下客厅里等着。”家仆的声音打断了许宥利的思绪。

        许宥利揉了揉湿润的眼睛,坐了起身:“请她上来…”

        香凝被家仆迎进许宥利卧房的时候,他正从浴室洗了脸出来。

        即便老道如香凝,可毕竟两人曾有过肌肤之亲,又时隔多年再次相见,还是免不了有一丝尴尬。

        许宥利见她僵硬地站在门边,便不转眼地盯着她的脸庞。眼前的这个女人,依旧是那张美丽而高冷的面孔,姣好的身材,浓密的长发,还有那双泛着秋水的眼睛。他恍惚了,竟然讲不出一句话来。

        香凝见他痴痴的模样,原本想好的说辞也用不上来,只得心里重新去盘算一番。

        “你预备着就这样一直站着吗?”许宥利半晌之后终于开了口。

        “您是主,我是客,不是吗?”香凝淡淡道。

        “你还是这么伶牙俐齿…”许宥利自嘲式地笑了一声,“进来坐吧,我记得你似乎不喜欢穿着高跟鞋站太久。”

        他的这句话,让香凝收住了刚要迈开的步子。她没有想到,许宥利的脑子里还留着自己的喜好。

        “你竟然还记得…”香凝凄凉地笑了一下。

        “记得…”许宥利挑了一下眉,“我的记性向来不错。”

        “坐吧,几年不见也不需要这样客气…”许宥利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既然这么远跑来找我,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先坐下来再说。”

        香凝顿了一下,便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你要喝点什么?”许宥利走到边柜旁,顺手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红酒。

        “不了,我讲完话就走。”香凝道。

        “这可不像你处事的风格…”许宥利说话间,已经将另一个杯子里也倒上了酒,“你既来找我帮忙,就该有找我帮忙的态度…来,先喝一杯。”

        香凝犹豫一下,还是接过他递来的酒杯:“我已经许久不喝酒了,不过今天是我主动找你,你说怎样就怎样吧…”

        “难不成你们金陵女子大学有不让饮酒的校规校纪?”许宥利调笑道。

        “除去几个亲近的朋友,还真没几个人晓得我去了哪里,你果然手眼通天。”香凝冷笑一声道。

        “手眼通天谈不上,我只是关心我想要了解的人罢了。”许宥利道。

        香凝伸手将垂下的鬓发拢了一下,心里升起一丝莫名的感伤。

        “我们来谈谈正事吧…”香凝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下,“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鸿烨?”

        “瞧瞧你这话讲的…”许宥利冷笑一下,“他自己贪心,去做这样的豪赌,我又能怎么办呢?”

        “鸿烨是贪心,可没有你许参赞的推波助澜,他能落到现在这步田地吗?”香凝道。

        许宥利喝下一口酒,怂了怂肩膀:“是我推荐他入股市不假,可让他愿意犯险走这步棋的始作俑者,难道不是你吗?”

        “我?”香凝一脸疑惑。

        “对,就是你!”许宥利用手指弹响了酒杯,那声清脆的玻璃碰撞声回荡在寂静的屋子里。

        “他这些年还真是没亏待你,锦衣玉食的供养着,你当他从哪里来的那么些钱?”

        见香凝锁了双眉,许宥利笑了笑,又接着道:“别看他黄氏商馆声名在外,可是他家老爷子传统至极,听说每房每月也不过是给个几百块做零用。”

        只许宥利这短短的一句话,便让香凝心跳加快起来。这些年,黄鸿烨对她的一应供给丝毫不逊色于那些豪门大户,在此之前,她只以为黄氏商馆富甲一方,黄鸿烨给予自己的不过是九牛一毛。可现在,她恍然大悟,这个男人竟然为了自己,挪用了商馆的公款。

        香凝垂下眼眸,拼命地咬着自己的嘴唇,一种对黄鸿烨的追悔与爱怜交织着的情感,猛然向她的心里袭来。她忘了自己身在何处,缘何而来,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许宥利见她这个模样,心里由不得泛起一阵酸涩。他一口将杯子里的酒倒进嘴里,定定地望着香凝道:“幸亏他待你不薄,不然,我还真的放不过他!”

        香凝抬起头,往日那双妩媚的眼睛完全失去了光采,只泛着晶莹的泪光。

        “他对我有恩,更对我有情…如果你真的曾经对我动过心,请你看在我的情分上,放过他吧…”

        “他对你有恩?什么恩?救你于生命垂危之际吗?又或者在你离开掩香阁之后帮你安顿了下来?”许宥利冷哼一声,“你以为,这都是他主动为你做的吗?”

        香凝没有答话,默默地用手捂着胸口,落着泪。

        “那我来告诉你…”许宥利托起她的下巴,声音有些颤抖起来,“是我,让他在你病危的时候送你去医院,是我,让他把你接出掩香阁…”

        许宥利忽然抱住头,他的心痛了起来,他狂哮着:“还是我,亲手把你推给了他!”

        香凝呆呆地望着他,一时间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你口口声声说他对你有恩,难道他没有告诉你,这些所谓的‘恩’,来自于什么人吗?”许宥利提高了声音,“我靠着回忆过了这么几年,谁又能来抚平我心里的伤痛?”

        香凝渐渐明白过来,可她知道这些年黄鸿烨对自己的感情并没有半分虚假,而她也早已将这个男人放在了心里。

        香凝缓缓止了悲伤,拿出手帕将自己的泪痕擦去。

        “也许天意弄人,我注定这一生飘零…不论过往如何,一切的错都因我而起…你可以恨我,怨我,甚至报复我,可如今,他黄家已经落到这步田地,请你放过他吧。”

        “好,你既然非要帮他,那我就满足你…”许宥利盯着她,“只是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再离开这公馆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