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赛博朋克里的界外魔 > 侠客 中
    他把话撂在这儿,门外啊呀一声滚进来一个黑脸的汉子,仪表堂堂的样子,不过却一个劲拱手作揖,嘴里高喊着“误会!误会!”,这是个地头蛇,见了道士这威风凛凛不怒自威的样子赶忙是纳头便拜。大家相逢一笑泯恩仇,转眼又去人家的大宅里吃酒了。

    你问,“一个道士有这么强的号召力吗?”

    道士很不满,“怎么,看不起道士?”

    “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就当是这样。”

    那会儿,道士抱着小太子,拎着法剑,骑着驴,吹着口哨走出城门的时候,身后一条长街上的血哄得冲出来,倒入护城河里,河水泛红整整七天。

    小太子自己有马不骑,要赖在道士怀里,一个劲打哆嗦,温热的小小身体让道士想起自己曾在山上救治过的一头小梅花鹿,也是这么小小的,打着哆嗦,腿上血斑斑的,皮肤热得惊人,像是犯了什么恶病,梦里应该也会惊醒几次。那几个晚上,小梅花鹿对着窗外的月夜呦呦鸣叫,声音像是从天上宫阙传来的。

    小太子果然病了一场。

    你问,“怎么突然生病了呢?雪天感冒了?”

    其实她是受了惊吓,得了失魂的症状,这一来又惹得体内卫气紊乱,风寒入体,说句人话,那确实是感冒,不过主因在道士身上,他当时不该发了性子就那样乱杀,谁叫那些个地头蛇狠了心要夺下小太子呢?没有什么进来就喊误会误会的帮主,来的是强弓劲弩激发的箭矢。

    他就把法剑舞得跟松花似的,就是风一吹,满树细细的淡黄色粉末呼的一下,如飘带一样飞出来,他的剑势也像松风似的,呼的一下,稠稠密密的剑光把来袭的箭矢通通击飞。

    当时露这一手就骇破了许多人的胆子,那几个当时就逃走的,后来道士也没找他们算账,有些要是能就此隐退江湖,说不定还得了个无疾而终。

    江湖子弟江湖老,人间不见白头翁。那些泼皮打家都是豁出了命去的,敢当街拿出弓弩箭矢来,其实就很能说明问题了,道士决定以后不在大城歇脚,免得又遇到某路乱王的党羽来寻衅滋事。

    那时节,百姓流离失所,越是在野地里,越能见着惨状,你也说不出这些人是怎么来到这样雪茫茫,荒草连天的地界了,反正当驴子阉马哒哒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被狼豺吃了半截的人体。

    有时候路边还能看到食腐的野狗群,他们的马蹄一来,狗子们四散逃开去,远远站在山坡或者林子边,侧着身,眼睛绿油油的,若不是尾巴瘦翘,还真看不出是狼是狗。

    这是把狗也变成狼的年岁,不变成狼的狗,都被主人家填进肚皮里了。

    太子还病着,道士找郎中给她开了药,修养两天,是不发烧了,也不咳嗽,就是恹恹的,他知道这得用招魂了,身为道士有点步罡踏斗,扶乩请神的手段,那算吃饭的手艺,他找了个土地庙开坛做法。

    庙里一早没了香火,老庙祝的眼睛都花了看不清,守着门咦咦呜呜说不出什么话,道士抱着小太子进门来,放在法坛上,两旁破窗漏进来很大的风,经幢哗哗抖索,冬天快过去了,天也快到了最冷的时候。

    小太子扯了扯道士的袍子,“孤不会死吧?”

    “不会啊。”道士很轻松,只不过是开个法坛罢了,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就相当于一个心理治疗。

    小太子眼泪汪汪的,“可孤好不舒服。母妃说,人死的时候是有感觉的,孤现在就有这种感觉。”

    道士哈哈笑,“小孩子能有什么感觉。”

    “你先别走好不好。”

    “我不走,我要给你施法,你看着就行。或者不看,听着也行。”

    “孤有问题想问。”

    “嗯。”

    “孤是不是真的太子?”

    “不是。”道士很实诚,“你一看就是个弃子,真正的太子说不定还在皇宫里呢。”

    她撅着嘴,“那如果,别的太子都死了,只剩下孤一个,能不能继承皇位啊?”

    “不能,你是女孩。”道士故意打了个哈欠表示自己的不耐烦,这是常识的东西,小太子的幻想是不切实际的,“女人是不能成为皇帝的。”

    “凭什么?”

    “因为这是个男人的世界。”道士摆摆手,“我们开始吧。”

    “不要,你等一下。”小太子眼睛里的光让道士想起那头小梅花鹿,每当夜晚鸣叫的时候,它眼睛里就会汪着这样湿漉漉的光,方形的瞳仁和蜜糖一样的虹膜,山岚随着风飘进屋内,金灿灿的目光如温暖的海。

    “怎么了。”道士声音也变得轻柔,土地庙外的风雪很大,远远的,有几队江湖人士打夜路小径奔来,如跳跃的星丸。

    “能说说你家里人吗?”

    “他们死了。”道士怅然地叹气,在那头小梅花鹿在的日子里,他几乎能忘记父母逝去的伤痛,这个世道是这样的,在地图上有几块巨大的轮子转动,碾来碾去,压到哪座山,山就起火,压到哪条河,河就泛红,压到城池,高墙朱楼轰然倒塌,压到村庄,十室九空。没人能把握到这些轮子的轨迹,它们飘忽不定,比羽毛上的纤毫还轻,比一万条山脉更重。

    “哦。”小太子神情不安,想道歉,可又不知如何开口,于是又问,“你一直都在道馆里生活,等我们到了恭亲王那里,你也要回去吗?”

    “当然,道馆就是我的家了。”

    “喂,你说,如果,孤做不成皇帝,就来找你怎么样?”

    “行啊。”

    “那好,孤就有两个家了。”小太子神色缓和了许多,“孤不怕了。”

    道士哈哈一笑,“你本来也不用怕,睡一觉吧,睡一觉,等醒过来,什么都好了。”

    小太子果然听话闭上眼睛,由于穿着很厚的衣裳,还裹了被衾,所以哪怕是在这样冷的夜晚,她还是觉得有些闷热,风垂在脸颊上带走温度,稍微舒服了,借着舒服的劲头,睡意慢慢浮起来,她感觉自己是水面的一枚飘萍,在皇宫的水池里,夏天的阳光照着微波潋滟,在金色的小水波上,飘萍很快乐的打着旋。

    半梦半醒的时候,听到的是一些神神鬼鬼的故事,等她醒来后,一度也以为自己昨晚做了一个特别光怪陆离的梦。

    道士高呼着神仙的法号,手持清光湛湛的法剑,踏着九霄的高云,呼喝间风雷滚动,鬼神敬服。又有漫天的喊杀声,腾腾的,天兵天将要来杀人了,妖精鬼怪要来杀人了,地狱夜叉要来杀人了,天上地下,人间阴间,三界茫茫皆不见,被那持刀持剑,狞声恶牙的贼敌寇,团团包围了,前后左右,东西南北,上下四方,杀声震天了,血要瓢泼了。

    小太子感觉自己马上要被剜出心肝来,命丧当场,道士呼喝一声就赶到,依旧是踏着九天的彩云,挥了挥剑,一声令下,教雷公电母发响雷霹雳,风伯雨师发骤雨狂风,星君挥动四象,天王倒转八荒,日君举起灿灿金阳,月娥牵动皎皎太阴,一万万山神河神齐声挥鞭,一万万龙凤虎象冲腾如也。刹那间天兵天将也消散了,妖精鬼怪也尽殁了,地狱夜叉也倒伏了,三界清光气朗,一片祥和太平。小太子左思右想,自己还是潋滟水波上打旋的飘萍。

    等她醒过来,哒哒哒的马蹄,叮叮叮的驴铃响着,道士带着她已经远远走出了那座土地庙,地平线的尽头是沉睡的鱼米之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