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林阳许苏晴 > 第八百一十七章 替天行道
    祁天尺看着林阳这个动作,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解,开口问:“你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怕我拿到丹方之后反悔?”

    林阳笑了笑,他之所以从里边出来了才对祁天尺表露出这样的态度,纯粹是因为不想和祁天尺打起来之后影响到那些孩子。

    现在已经确定祁天尺是个丧心病狂的变态,林阳便不打算对他客气了。

    虽然这里是药神谷,但是看到祁天尺竟然连几岁的孩子甚至婴儿都不放过,林阳心中便满腔怒火。

    这样的人渣,若是不除了,日后必定会对给更多的人造成灾难,就算他练出来的丹药效果再好,只怕也不会用到正途之上。

    林阳心中已经盘算好了,他现在对祁天尺动手,有八成的把握将他给杀了,不过这势必会惊动药神谷的其他人。

    若是药神谷其他人并不知道这大长老在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并且还心存善念,那也就罢了,但若是这药神谷的人和祁天尺是一类货色,那就免不了一场大战。

    二十多个宗师境高手,以林阳一人之力,想要应付,还是有些困难的,但是林阳若是想跑,他们也拦不住。

    反正药神谷不会动地方,一天杀不完这些没有良知的东西,就分成几天来杀,总有杀完的时候。

    “你有什么资格拿到这三个丹方?

    亏你还是药神谷的大长老,背地里却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今日我林阳便替天行道,除了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狗东西!”

    祁天尺听到林阳的话之后脸色猛地一变,开口道:“林阳?

    你不是上杉家的人!你是那个挑战华夏武道界的林阳?

    !”

    林阳对着他咧嘴一笑,说:“恭喜你,答对了!”

    说完,林阳便飞速朝着祁天尺那边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

    药神谷议事厅当中。

    谷主田渊此时正坐在主位,那一胖一瘦两个老者正站在他的面前,大厅当中还有一些其他的长老,所有人都正盯着桌子上的一把齑粉看个不停。

    虽说药神谷一共有而是多为宗师,不过这些宗师并不总是待在药神谷当中,有一些会出去执行一些任务,所以如今整个药神谷当中的宗师境高手,一共也就十六位。

    “谷主,测试实力的那块石头真的是在我全力一击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啊,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有可能是在那一瞬间,我的任督二脉被打通,所以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量,直接将那石头内部给震成了齑粉。”

    胖老者开口。

    一旁的瘦老者鄙意地看了他一眼,开口说:“得了吧,就你那点能耐,在场的谁不知道,刚才我也跟你较量了,没见你的实力提升多少。”

    说完,他看向田渊,开口说:“谷主,我觉得咱们谷内,很有可能是混进超级强者了,这件事一定要重视起来啊,现在不知道这个强者的目的是什么,若是这人怀有祸心,那我药神谷恐怕要面临一场劫难啊。”

    田渊听了他的话,觉得有些道理,当即问:“今天谷内可有外人来过?”

    带林阳他们进到药神谷之内的那位师兄此时也在大厅当中,听到瘦老者说的话之后,脸上立马想到了一个可能,于是赶紧站出来说:“谷主,今天有两拨外人进到了谷内。”

    “我带着他们去做了实力测试,不过实力最强的,也才内劲大成,但是最后那人测试的时候,全力一击打过去,发出了一声巨响,但是水流并没有产生变化,我以为那人只是个普通人,现在想想,那块石头变成这样,很有可能就是他造成的。”

    “而且根据两位长老所说的时间,那人的测试,就在两位长老过去不久前。”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都不淡定了,没想到竟然还真有可疑高手进了药神谷。

    “那人去了什么地方?”

    田渊开口问。

    “他是大长老要见的人,进到谷内之后,我就带着他去了大长老那边。”

    师兄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田渊立马皱了皱眉头,开口说:“最近这个大长老也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总是神神秘秘的,我去问他,他还不跟我说,没想到现在又往谷里带来了可疑的强者,若是再这么下去,非得出事不可。”

    认真思索了一下之后,田渊看向众人,开口说:“召集谷内所有长老,现在立马前往大长老的住处,我倒要看看,他到底在搞些什么名堂。”

    说完,他便起身,朝着大厅外边走了出去。

    药神谷的某条幽深小路上。

    杜建伟和杜小妹连个人正好奇的走走看看,因为时间已经到了傍晚,药神谷的招待也非常周全,给他们两个安排了住处,并允许他们在谷内转转。

    而他们也用足够的筹码换到了自己想要的丹药。

    药神谷并不排斥外人来谷内求药,毕竟谷内的人也需要生活,一些最基本的生活条件他们总需要达到的,而这些,都是外边的人过来求药换来的。

    “也不知道岛国来的那两个和这药神谷的大长老到底是什么关系,竟然被当成大长老的贵客对待。”

    杜建伟开口说了一句。

    “切,能有什么关系,依我看,没准是那个狐狸精和这个大长老有一腿呢。”

    杜小妹毫不避讳的说。

    杜建伟皱了皱眉头,说:“小妹,你说话注意点。”

    “我说的不对啊,虽说那个狐狸精的实力是强了一点,但是跟他一块的那个家伙可是个连我都不如的垃圾,就他们这样的,还能跟人家药神谷大长老车上关系啊。”

    “说道那个垃圾我就来气,明明自己啥也不是,却还在那装作一副很厉害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我最讨厌这种装逼的人了。”

    “他要是真想证明他自己厉害,那有本事去跟药神谷大长老打一架啊,恐怕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

    杜小妹斩钉截铁道。

    他的话刚说完,不远处的一栋房子的屋顶便直接塌了,林阳和祁天尺两个人从里边冲了出来,站在了房顶之上。

    只见祁天尺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脸色苍白,满脸警惕的看着对面的林阳,眼神中满是愤恨,却又带着浓浓的忌惮。

    杜小妹和杜建伟看到这一幕,立马都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