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黑魔法使 > 第321章 新生的生命
    都深夜了,夏尔仍没睡意。

    不知为何,自回到南瓜镇,他就很不安。

    意外领悟出【坚石堡垒】,更有【硬化】这张王牌,得知贾罗要外出时,他超想跟着去。

    偏偏被修阻拦了!

    贾罗、格雷暂且不说,如今镇子不平静,他要是没在,谁来保护其他人?

    细数过往种种,夏尔非常苦闷。

    每人都需要人保护,但一直被保护的那人,只有他!

    讨伐史莱姆时,中毒的他,啥也做不成,反倒被贾罗、爱丽丝所救。

    清剿巨鼠时,最后关键时刻,他确实有护住其他人,但会拼命往地窖跑去,只是害怕了而已!

    身为战士的他,其实很怕死。

    巨鼠的强大,超乎他的预料,尽管有铠甲防护,一旦被打中,照样不好受。

    若非暗鸦帮了一把,小队恐怕得全灭。

    逗留要寨期间,他的表现,差强人意。

    贾罗被多方势力觊觎时,他虽有心保护人,可到头来,却被一堆人保护!

    守护果园期间,要想清剿ua,修小队的实力,远远不够。

    这种情况下,别说保护人,他连保护自己都够呛,结果到头来,清剿ua的,还得靠达叔!

    迷宫一行,他忙活来忙活去,啥事也没办成。

    结果最需要人保护的,仍是他!

    先是被贾罗保护,再被梅卡拉、爱丽丝,狂四郎所救。

    事后,夏尔竟少见地哭了为什么?

    我明明是战士,怎么啥事都做不成?

    此次,修没同意让他去,并非因为什么原因,仅是他的状态很差。

    被托比击倒时,夏尔受到的伤,不比罗曼差!

    一直以来,和魔物战斗时,他都是穿着铠甲。

    没有铠甲的防护,托比随意一踢,就重创了他。

    尽管伤被治好了,可腹部的疼痛,始终没能消除。

    托比的踢击,很不寻常,踢中他的腹部时,还把他的魔法回路,损毁了些。

    他要是调动魔力,肚子就会发痛。

    这种情况下,修怎能让他去送死?

    夏尔知道自己的情况,对外人说没事,只是自我安慰。

    接下来的我,估计啥忙都帮不上,难道就只能躲在房间里?

    不,我是战士,哪能畏畏缩缩!

    不就是魔法回路受损嘛!

    让我想想,遇到这个情况时,阿尔法老师,是怎么说的?

    想起来了!可那种办法,未免太冒险了!

    不管了,我要是不做些什么,又该怎么去保护大家

    魔法回路比经脉还脆弱,受损常有发生。

    为此,学会去修复它,是每位职业者的必修课。

    只是,夏尔的做法,未免有点自虐。

    砰砰砰!

    下了床后,他竟不停地捶打上身。

    若非隔音效果很好,肯定会吵醒其他人!

    夏尔的魔法源,比较特殊。

    一般说来,战士的魔法源,是双腿或者双手,而他却是整个上身骨架。

    经过不断刺激,受损的魔法回路,有在缓慢修复。

    按照情况来看,中午前,应该就能修复好。

    只是,他真能坚持到那时候吗?

    仅持续了半小时,他就要快要撑不住了!

    一想到托比可能会杀来,他哪敢停下不够!还是不够!

    必须得在天亮前,完成这事!

    夏尔的魔法源,每被刺激一回,魔法回路,就会轻微颤抖一下。

    经过他不断的刺激,隐性回路里的那颗种子,终于发芽!

    因感应到了什么,夏尔便停下动作“奇怪,我怎么觉得身上,长了刺?是我的错觉吗?”

    让贾罗、格雷去犯险,修始终很反对。

    回到旅店后,他没像夏尔那般苦恼,一洗完澡,就熄灯睡觉了。

    咚咚咚!

    烦人的敲门声,持续了很久。

    修被吵醒后,以为到了早上,结果拉开窗帘一看,离天亮还早!

    “谁?”

    “是老夫!年轻人,老夫有些事想找你,能把门打开吗?”

    “福伯,你的伤,好像还没好,怎就不好好歇息?”

    福伯会找上修,不为别的“打搅了你的歇息,实在是对不住!”

    “你也知道,我家少爷跟着去了,他们恐怕早和人打上!”

    “老夫来找你,只是想问问,你是怎么看待我家少爷的?”

    就为了这事?

    和其他人一样,修对罗曼的看法,也很复杂,尤其是祈愿塔前的那一战!

    罗曼是个天才,这点毋庸置疑。

    他不用像冒险者那般,为了点钱,就要去拼命。

    他比冒险者要更为自由,想做什么,都不会有啥顾忌!

    见修沉默想着,福伯索性说道“老夫想拜托你一件事,你们回去时,能不能带上我家少爷?”

    “哈?福伯,你这是什么意思?”

    笑容和蔼的福伯,除了战斗时,很少会严肃。

    只听他缓缓说道“我家少爷呢,老夫是看着他长大的,他从小就很要强,也很有天赋!”

    “他做什么事,都想和人比一比,以致于得罪了不少人!”

    “以往有老爷帮他压着,没人敢来找麻烦。可要是等他接管家族后,那就不好说了!”

    “有我们几个老家臣在,少爷暂时不会有事,可我们终究会老去,但以少爷他的性子,将来必定会闯出大祸!”

    “少爷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老夫想请你带他三个月,就当做是私人委托,怎样?”

    带他三个月?跟格雷一样的性质?

    “福伯,这种事情,他知道吗?他恐怕不会同意吧?”

    “要是知道,老夫会来找你吗?放心,少爷会同意的!”

    正常的冒险小队编制,是5人,因死伤情况频繁,小队的人数上限,是8人。

    加上罗曼,小队的成员数,是还没抵达上限,只是,他乃是隶属于卡奥城!

    临时组队还好说,要是真加入修小队,其中的手续,会很麻烦!

    这种事情,福伯肯定能办妥,关键是,罗曼会同意吗?

    其他人会同意吗?

    格雷还好说,红莲对罗曼的恨意,相当浓。

    要是让他加入,保准会乱套!

    “福伯,这种事,我得跟其他人商量下,能让我考虑几天吗?”

    “当然!那老夫先走了,趁天还没亮,你不妨再睡会!”

    贾罗方面,终于知道神子的存在,他有些崩溃。

    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

    我会做那些怪梦,全是因为他的关系!

    父亲、母亲会离奇死亡,跟他脱不了干系!

    亨利会被我打,其实是他所为!

    原来我竟是那么渺小,什么都做不成!

    黑魔法使什么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想想干什么来着?

    噢,想起来了!

    我早就受够了,还是尽早结束这一切吧!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你姑且叫我洛基,和你打下招呼,并非想要和你友好相处,只是想提醒你几件事!”

    洛基?

    我没有双胞胎兄弟,你到底是什么人?

    “接下来的话,你可得听好了!”

    洛基肆无忌惮地狂笑,让人非常恐惧。

    他的笑声,不停在贾罗脑中回响恶魔,他简直就是恶魔!

    他必须死!可我又能怎么做?

    对了,只要我死了,他应该也会死吧?

    等等,曾有人提醒过我,只要找到了七颗心脏,我就能就能什么来着?

    乌丸!

    不会有错!这种事情,乌丸肯定能帮我!

    “戴面罩的,你睡个觉,怎么都不安分?拜托你老实点!”

    马车早已停下,负责守夜的,是贾斯汀。

    由于贾罗睡觉总在嘀咕,其他两人的睡眠质量,有点差。

    昨晚大战一番,每人都有些疲惫。

    做了噩梦的贾罗,睡眠质量最差。

    他被吵醒时,正处黎明时分“阁下,看你气色很差,不妨喝下这瓶药水!”

    把他吵醒的罗曼,因没睡够,翻了个身,便接着睡。

    喝下醒神药水,贾罗的气色,顿时好了不少!

    马车停在一条小溪旁,解开栓绳的马,正和车夫睡在一块。

    看着外头宁静的景象,贾罗很难想象,会这般平静!

    在我醒来前,难道就没人追来?

    还是说都被解决了?

    都是被他收拾掉了?

    贾斯汀的手段,太过诡异,贾罗本能不想跟他有接触。

    等匆匆洗了把脸,却见贾斯汀端来一碗粥“这是我刚煮好的,阁下不妨吃点吧!”

    他这样,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企图?

    被洛基烦了许久,仅凭醒神药水,还不足以让他恢复精神。

    至于昨晚耗损的魔力,睡了一觉,只恢复了些。

    如果遭遇上敌人,他根本没法参战。

    贾斯汀知道他的情况,为此准备了一碗清粥!

    贾罗对食物没啥需求,接过后,便坐在一处想事。

    忽然间,清粥散发出的香味,让他浑身一震好香!要吃吃看吗?

    尽管吃不出味道,可他吃完后,还想再吃一碗,总觉得好饿好饿!

    “既然阁下想吃,那我再给你盛一碗!”

    和夏尔一样,贾斯汀也有【料理】天赋。

    会不常动用,只是罗曼看不上,毕竟霍多是个厨神,他很难有展露的机会。

    然而他正要打开饭锅,却见六把暗器飞来“打搅别人用饭,是很没礼貌的!你们的父母,难道没告诉过你们吗?”

    眼看两人要被击中,暗器突然一停,就纷纷掉在地上。

    待贾罗转头看去时,投掷暗器的三名杀手,已歪脖子死去

    (to be ntu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