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召唤物可以学技能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剑修斩神帝

第六百六十五章 剑修斩神帝

        文字非道经,而是墓志铭。

        所以,原石中封存的东西也非门板,而是墓碑?!

        一块青铜墓碑,剥开表皮的石壳后显露出来,接着一股悠远的气息扑面而来。

        古老、沧桑、厚重、悲凉……

        所能想象到的一切与过去有关的词语,都自动在众人脑海中浮现。

        这块青铜碑,无限古老。

        给人的感觉,它的历史超过众人脚下的这座神城,超过北斗,甚至超过这片天地。

        在那铜碑表面,还明显可以看到无数刀劈斧砍的刻痕。

        什么深仇大恨,才会对一块墓碑这样?

        少年陈勾带着疑问,凝视着墓碑上古老的文字。

        文字十分奇,都锋芒毕露,好像每一道比划都是一道惊天动地的剑气。

        让他感觉奇怪的是,这剑气竟然让他隐隐有种熟悉之感,仿佛在哪里见过……

        文字本身和这个世界有所区别,但与山海神界的上古神文却如出一辙。

        在其他人还在努力想要弄清楚碑文含义的时候,少年陈勾已经开始喃喃自语地轻吟。

        “修道十万年,穷极求索,乃证神帝,遇一下界剑修,欲收为仆从,战之,卒。”

        少年陈勾面容平静,只有十几年记忆的他,虽然看得懂每一个字,但却并不能洞悉其中隐藏了何等惊人的讯息。

        与之完全相反,仙泪绿金塔中的陈勾鬼神本体心中已然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虽然被困仙塔,但却在白悠悠身上留了一道鬼印,可以同步感知到其周围发生的一切事情。

        所以,古碑上的墓志铭,他自然也看到了,并很快推断出几个惊人的结论。

        第一,神帝!

        墓碑的主人,赫然竟是一尊神帝。

        但在陈勾的记忆中,整个遮天一纪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诞生过真正的帝尊。

        无论是神话天尊,太古诸皇,还是现在的人族大帝,都只是神王境,距离那个真正的至尊境界还差一步,却也是差了一道天堑。

        那么,这尊神帝的归属就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存在的时代是遮天纪元之前,要么……就是属于遮天之外的异界!

        第二,下界……

        什么样的世界,可称之为下界?

        对山海神界来说,理论上其它深渊世界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都可以称之为下界。

        因为山海界的整体实力远远凌驾于其它深渊世界之上。

        可真要严格计较的话,却并非如此。

        两个世界必须有直接的隶属和联系,才可自然而然地以上下界来称呼。

        举个例子,如果白蛇世界的修士修炼到五阶巅峰,然后渡劫突破到超脱境后,可以通过冥冥中的空间通道飞升到沧澜世界,那么沧澜便是白蛇世界的上界。

        而遮天世界的各个生命古星,都是并存,显然也不存在这种隶属关系。

        第三,剑修!

        能斩神帝的剑修,其本身必然也是神帝境界。

        万古诸天,有几个以剑道著称的神帝?

        陈勾能够想到的,只有一个。

        而青铜墓碑文字上隐隐弥漫的诛仙剑意,更让他无比确信墓志铭上所指的下界剑修,极有可能就是那位绝世教主!

        所以,他又得出一个吓人的结论……

        灵宝天尊从山海神界帝隐,实质上是飞升去了一个比山海界更高级的世界,然后还在那里斩了一位本土神帝!

        无论这个结论有多么匪夷所思,只要是排除所有不可能之后唯一的可能,那么它就无限接近于真相。

        与此同时,更多的疑问也从陈勾心底升起。

        斩帝者是灵宝天尊,立碑刻字的也是他,图什么?

        既然原本是在上界,为什么墓碑会被封印在原石中在这里出现?

        难不成所谓上界就是遮天?

        这更不可能,比较说得通的解释是墓碑是因为某种原因,从上界坠落到遮天的。

        或者,是被灵宝天尊特意送过来的?!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是送去山海神界,而是送到了这里?

        陈勾越想心中谜团越来越多,可惜他被困仙塔,无法通过照因神眼追溯古碑因果来寻找答案。

        外面的少年陈勾却没有这么多限制,他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通过神目本能地查看面前这块从石料中开出来的古怪青铜墓碑。

        事实上,作为陈勾重新孕育的肉身,他继承了绝大多数技能神通,其中自然就包括需要通过眼睛施展的古灯神目。

        当然,也有一些技是他现在没办法施展的。

        譬如天赋技能真实召唤,和鬼神之体拥有的诅咒异能。

        这也是少年陈勾目前不用戴面具的原因,只有看了陈勾鬼神之脸的人,才会被诅咒侵蚀。

        不过将来陈勾鬼神归位,与肉身融为一体,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冷汗,突然从少年陈勾额头上浸出。

        或许是涉及到神帝之秘的缘故,因果回溯得极为缓慢而艰难。

        好几个呼吸过去,都才勉强凝聚出一幅画面……

        那是光明无尽的天穹上破了一个巨洞,九条山脉般的巨龙尸体从中飞出。

        每具龙尸都长达千米,犹如铁水浇铸而成,充满了震撼性的力感,让人感觉到无尽的苍凉与久远。

        在龙尸尾端皆绑缚着碗口粗的黑色铁索,全部连向一口青铜棺椁。

        巨索千锤百炼,粗长而又坚固,点点乌光令它显得阴寒无比。

        青铜巨棺古朴无华,上面有一些模糊的古老图案,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

        九龙拉棺?

        少年陈勾眉头大皱,没有前世记忆的他,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因果画面中,九龙拉着古棺撕开天穹降临后,巨棺的棺盖突然被从内部掀开飞了出去。

        然后,从棺中飞出一片诡异的紫黑之光,和棺盖一同如流星陨石般坠落在大地荒野之上。

        轰然剧震中,撞击中心出现一个深坑,而周围的大地则迅速隆起,形成连绵不绝的山脉。

        少年陈勾目光蓦然抬头,看向神城外不远处的某个方向。

        那里有一座山脉,历来神诡,周围常有怪事发生,无论谁进去都凶多吉少。

        凶名没有几大生命禁区吓人,但也是一处普通修士不敢踏足的险地。

        这座山名为……

        紫山。

        在因果画面的最后,青铜棺盖在岁月交织中被灵气包裹形成原石,最终封入石壳,成为而今被人所知的“紫气东来”石料。

        “没有神源,这块青铜板上的也不是道经,白来了。”

        白悠悠没有掩饰自己的失望之意,紫气东来中没有开出大型神源,他们就必须再想办法。

        “不是白来,还是有收获的。”

        少年陈勾目光如炬,舔了舔嘴唇:“入紫山,我感受到了‘一夜暴富’的气息。”

        “你确定是一夜暴富而不是一夜暴毙?”白悠悠十分谨慎。

        紫山的诡异众所周知,但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解开其中的秘密,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师姐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们休息一晚,明天白天去就绝对不会一‘夜’暴毙了。”少年陈勾严肃而认真地说道。

        “……”

        除了极少数人外,人类天生向往光明而厌恶黑暗。

        因此少年陈勾说过了晚上,白天再去紫山探索,是有道理的。

        夜无话,每个人却都有自己的思绪,包括藏身于仙塔中的陈勾神魂。

        在得知一切与紫山有关后,他便陷入沉思。

        几万年后,紫山成了无始的道场。

        那时的紫山,自然是神秘莫测,不可轻入。

        但陈勾没想到的是,原来在无始将之占为道场之前,紫山就已经隐藏有大秘密了。

        “灵宝天尊,究竟从上界送来了什么?”

        “诛仙剑?”

        “无上帝法?”

        “又或者是……上界的特殊宝物?!”

        神帝身上的一根汗毛,都比现在的陈勾粗得多,所以他比少年陈勾更有理由期待紫山之行会有巨大的收获。

        他甚至有种预感……

        自己已经来到某个时间节点,命运和历史都将在这个节点之后发生巨大的转折。

        紫山,横在血色的大地上,如一条虬龙,蜿蜒曲折,巍峨高耸。

        各个方位加在一起,总共有九道山岭,方圆数十里,甚至近百里,都与这座紫山有关。

        第二天,瑶池圣女和两位帝子在数十名瑶池圣地长老的簇拥下来到紫山上空。

        紫山九龙拱卫的中间,是一片被混沌迷雾笼罩的区域,就算神目也无法洞穿,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唰!”

        白悠悠将仙泪绿金塔祭出,悬于头顶洒落仙光形成护罩,将自己和两个师弟都环绕其中。

        然后让其它长老都守在外面,自己带着少年陈勾和少年无始直接落向紫山中央迷雾区域。

        眼前一片迷蒙,什么都看不清,仿佛穿越的不是迷雾,而是幽冥虚空。

        并且,三人都感觉到有一股神秘波动在他们身上扫描,似在探察什么。

        在仙塔的守护下,他们都没有受到伤害,但女帝的仙塔竟然不能将之阻隔,这就足以让白悠悠和少年无始惊悸万分。

        不知过了多久,穿过足以将圣人王化为血雾的混沌雾霭,紫山中央巨坑内的真实景象终于呈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