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在边关种田忙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只可惜形势逼我强

第七百二十五章 只可惜形势逼我强

        姐弟俩合作,忍着恶心与害怕,趁着还没有其他的流民听到动静赶来这里看个究竟时,姐弟俩火速而又仔细的把所有的尸体摸了个遍。

        最后捡出几把最好的没损伤的长刀,带上其他有用的东西都收拢到一块,姐弟俩回到先前他们的落脚地时,他们的骡车,还有已经灭了的火堆边上,先前大哥哥烤的兔子跟鸡居然还在。

        毛丫惊喜坏了,把东西丢到地上,毛丫忙捡起沾染了草木灰,烤的有些发干的兔子跟烤鸡,跟弟弟一边分食,一边心里惦记着恩人的好,吃着吃着,不由之主的毛头先感伤的哭了起来。

        “毛头,怎么啦?”。

        毛头嘴里包着肉,眼泪却刷刷的流,“呜呜呜,没什么,阿姐,我就是想小栖姐姐啦,阿姐你说,老天爷爷先前的发怒,小栖姐姐跟大哥哥能躲得过去吗?还是……”,剩下的话,幼小的毛头不忍再说。

        “唉!”,毛丫叹气,抬手揉了揉弟弟的脑袋,帮弟弟抹去脸上的泪水,“我也想!不过毛头放心,小栖姐姐跟大哥哥都是有本事的人,是好人!老天爷爷再生气,也不会惩罚好人的,他们肯定还活着!所以毛头,我们赶紧吃,吃饱了啊姐就带你去找小栖姐姐他们,指不定……”,指不定他们还在悬崖底下,等待着他们去寻找呢!

        “嗯,阿姐,我使劲吃,毛头吃饱了就有力气了,到时候帮着阿姐一起救小栖姐姐跟大哥哥。”。

        姐弟俩分食了一只烤鸡,剩下的两只兔子,本着俭省,他们都小心翼翼的存了起来,也不顾天黑看不见,甚至都不怕夜里会不会出现猛兽的问题了。

        在悬崖底下,肖雨栖忙着给纪允做手术缝合的时候,悬崖上,毛丫领着弟弟,放弃了自己始终也套不好的板车,把收捡的东西往老骡子背上一系,把弟弟抱上骡子背,自己牵着骡子来到悬崖边,选了一个方向,拉着骡子,带着弟弟,就着夜色,踏上了寻找下到悬崖底下去找寻恩人的道路。

        毛丫姐弟星夜出发,沿着悬崖往上的山峰,试图寻找去往悬崖下的路时,肖雨栖也在忙。

        忙什么呢,忙着收捡小乖乖们给自己搬运来的战利品。

        “老大的主人,我们挖出水来啦!”,五小只欣喜的喊。

        “我,我,我……老大的主人,我们抓到了一家子兔子,您看,您看……”,这五只也急忙蹦跳着显示存在感。

        “老大的主人,这些草根肯定能吃,我有看到那些难民煮来吃过哦。”,这是嘴巴甜的五小只。

        面对一个赛一个积极的小乖乖们,肖雨栖一脸姨母笑,点头夸赞的同时,对于小乖乖们辛苦搬运来的东西,那是来着不拒。

        草根啊,野菜啊,树皮啊,只要是能吃的,她都不嫌弃,统统照收不误,就是小乖乖说的水,哪怕是她们打了泥洞下去后发现是浑浊的泥水,肖雨栖也过去,从大全里找出东西小心的过滤,一点也舍不得浪费的往大全里,足足存了两水缸。

        因为泥坑渗水太慢,为了这两缸水,肖雨栖忙的是腰酸背痛,直到天都麻麻亮了,她才在泥坑与纪允身边,来来回回的跑了十几趟,勉强才得到了这么些。

        看着自家主人如此辛苦的,一直蹲在泥坑边守着那点点冒出的水,又一点点的过滤一点点的存,回头在等水渗出的时间,她家主人还时不时的跑回去看看昏迷的负负,忙的团团转,胖胖可心疼,可心疼了。

        “主人,你犯不着这样,马上等天亮了,我们就带着负负去彭城,到时候城里有吃有喝还有水!”,至于为了这么点泥巴水如此辛苦么?

        胖胖实在是不解,想不通极了。

        肖雨栖抻了抻蹲的发麻僵硬的腿,笑看着胖胖,“胖啊,你家主人我也不想这样的哇,只可惜,形势逼我强!纪负负眼下的情况,他还得再喝两只改良液呢,期间不能出现任何差错,不然就功亏一篑了,那可就白白浪费了你家主人我的好东西啦!”。

        “那我们到彭城找个高档的客栈住。”,胖胖别看是经年的鬼王,可惜啊,一直都是小孩心性,更不懂人间的事,思想简单的很。

        肖雨栖听了自家胖的话,苦笑一声,抬手指了指头顶的悬崖。

        “小丫头,莫不是你忘了,上头那先后两拨的坏人啦?

        就不说先一伙的面具杀手,到底为何会冲着我来,便只是后来纪负负那些噬主的手下,谁能保证,纪负负所谓自己地盘的彭城就真的安全?

        那里会不会还有敌人的同伙?会不会还有未知的危险?等等这些我们都不知道。

        你家主人我倒是不怕,只是纪负负眼下的情况容不得半点闪失,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去赌了。”。

        “所以说,那什么彭城的,主人你就不打算去啦?”,胖胖后知后觉的,领悟到自家主人的意图。

        肖雨栖果然干脆点头,“嗯!不去了,既然没法预料到,那城里有什么未知的危险,更不知道里头还有多少妖魔鬼怪在等着咱们,就单单只看纪负负这个家伙,先前宁可丢了小命也要救我,你家主人我啊,自然也得一报还一报,要护得他平安才好呀……”。

        另外自己没说的是,嗯,好像,自己打心眼里,也没那么讨厌这个家伙了……

        “那不去彭城,我们去哪呢?回神都找锅锅们去吗?”,胖胖蹲在主人面前,双手捧着惨白的小脸,一脸求知。

        “这个嘛……”,肖雨栖想着舆图上,彭城与神都的距离,再想着这中间将会遇到多少的难民,多少的困难,再想到纪负负的身体,想来想去,她也脑壳疼的叹气。

        干脆的两手一摊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不然走一步算一步,咱们先找个离着彭城近一点的城镇落脚,待到纪负负这个家伙完全改造完毕,把伤养养好了以后,让他决定好了。”,这锅,肖雨栖甩的格外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