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任女 > 第八百五十五章 救人心切
    妊乔缓步走上前,跪在那张草席旁边,眼底金芒闪烁,开启天眼神通向无缺体内看去。片刻过后,她眼中的金芒才慢慢消散了。

    这个无缺与她料想中的一样,并非什么天残之体,而是比其他所有灵体都更为罕见的纯阴之体!由于他体内的阴气太盛,阻塞了经脉,才导致他不能开口说话,无法直立行走,但他却能看见周围的一切。只因他感受不到纯阳之气,他眼中的世界全部是由阴气构成的。换句话说,他看到的众人只是一团一团模糊的黑色影子。

    天地媾精,阴阳二气交合,化生万物,所有生灵体内大都是阴阳调和的。修炼一途修炼的便是人的阳神,阳神达到了至高境界,便可以得道成仙。正因如此,阿修的纯阳之体才会引来散人帮孝门门主石问天的觊觎和夺舍,因为纯阳之体修炼的速度远高于常人!而纯阴之体是无法用阳气来修炼的,但阴气却是这世间至阴至极的另一种灵气,若是善加利用,亦可以独辟蹊径,成为一名绝世强者!

    妊乔虽然与无缺素不相识,但她从无缺的眼神中感受到了一种强烈地求生渴望。

    她已经将九天任女牝姒的神通功法阴符之机修炼到了第三重起死回骸的境界,或许可以尝试一下破开无缺体内被阻塞的经脉。

    妊乔轻吐了一口气,缓缓抬起手掌,移到了无缺的右臂上方。她的掌心之中金光闪动,无数条金色的细丝透掌而出,没入了无缺体内。妊乔闭上眼睛,引导着那些金色的细线向无缺右臂上的一个气穴冲去。

    “咔嚓”一声脆响传来,那个气穴被那些金色的丝线冲开了,无缺食指的指尖微微弹动了一下。

    “什么……这怎么可能?莫不是老朽眼花了,刚刚这小子的手指是动了一下吧?”站在一旁的关长老用力揉了揉眼睛,快步走上前来,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妊乔脸上的神情没有半分松懈,反而越来越凝重了。看来她的确可以救无缺,只是,刚刚她竭尽全力才冲开了无缺手臂上的一个小气穴,若要将他体内数百个阻塞的气穴全部冲开,少则数月,多则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这些气穴中,还有一百零八个大的要害气穴,以妊乔目前的功力,她也没有把握将那些阻塞的大气穴全部打通。但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让无缺开口说话还是可以办到的。

    妊乔眼中金芒泛动,再次将掌心移到了无缺咽喉的正上方,数不清的金色丝线从她的掌心透出,没入了无缺的身躯之中,向他体内发声的大气穴冲去。

    无缺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但他的目光似乎微微闪动了一下。

    这一次,妊乔用了很长时间仍然没有冲开那个气穴,她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小蝶走上前,手中捏着一块白色的绢帕,想要替妊乔擦拭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却被敖芮抬手拦了下来。敖芮抬起淡金色的眼眸扫了小蝶一眼,眼中的厉色一闪而逝。

    小蝶向身后退了两步,用力攥了攥手中的绢帕,没有吭声。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妊乔的面色有些泛白,豆大的汗珠儿从她的面颊两侧滑落,看上去整个人都脱力了。她身后的众人也很紧张,敖芮是在为妊乔担心,害怕她因一时救人心切,自己的身体却吃不消,只是,敖芮也不敢冒然上前打断妊乔施救。

    小蝶垂着头,面色阴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关长老一改之前傲慢无礼的态度,神色恭谨地立在一旁,耐心地等候着。若是这个小丫头真能医治好无缺,也算是功劳一件,替扶风族人解决了一个大难题。若是她治不好无缺,发生了什么意外……自己也可以把责任全都推到这几个外族人身上。

    “咔吧——”

    又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妊乔掌心中的金芒散尽了,她的身躯摇晃了一下,向身后仰倒而去,被眼疾手快的敖芮抱在了怀中。

    敖芮在妊乔的心口轻轻击了一掌,她体内那颗龙珠随之震颤了一下,一股暖流席卷全身,妊乔的面色总算恢复了一些血色。她抬起头看向关长老,道:“关长老,我可以将无缺带走吗?”

    关长老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了些许为难的神色,“这恐怕不行。”

    “嘶……无缺……走!”躺在草榻上的无缺发出了一连串嘶哑的声音。

    关长老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指着无缺道:“天残之体开口说话了!你究竟使用了什么妖法,竟然将无缺这个天残之人给医治好了?老朽这就去禀报扶风公主!”关长老说完,三步并做两步,步履飞快地走出了大帐。

    “嘶嘶嘶……”无缺又发出了一连串声音。

    妊乔微微一笑,对无缺道:“不必心急,你现在可以开口说话了,想说什么,可以留着日后慢慢说。”

    “嘶嘶……呀……”

    妊乔秀眉一蹙,无缺似乎很想告诉她什么。她俯下身靠近了无缺,将耳朵贴在了无缺的唇边。无缺对着她低声耳语了几句,妊乔听了之后,目光闪动了一下,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不大一会儿工夫,关长老带着扶风公主洛瑛去而复返,他伸手掀开了帐帘,对洛瑛道:“启禀公主,这几个外族人当真会妖法,是老朽亲眼所见!”

    洛瑛疾行几步,走到妊乔身旁,低呼道:“妊姑娘真把这个废人给医治好了?”

    妊乔摇了摇头,轻笑道:“哪有那么容易……但我可以救他!洛瑛公主可以让我把人带走吗?”

    “好呀!”

    洛瑛摩拳擦掌,神色间隐隐透着一丝兴奋,“就带着他跟我们一起上路吧!”

    “公主此言是何意?”妊乔有些不解地道。

    “还能是何意?妊姑娘不是说要助本公主杀回熔岩魔城么?难道你这么快就将此事忘记了?”

    妊乔与敖芮对望了一眼,才转头看向洛瑛,道:“此行困难重重,生死未卜,公主可下定决心了?”

    洛瑛哈哈一笑,“若是之前,本公主的确有些顾虑……可你既然把一个天残之体给医治好了,还有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呢?本公主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