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韶华缘梦录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惊世骇俗逆刀术

第五百三十九章 惊世骇俗逆刀术

        说是两百一十招赢下苗天心,那就两百一十招赢下苗天心,单是这一点,足已经说明阿温的武道修为远在苗天心之上,更别说看着那半柄还在哀鸣颤抖的苗刀断刃,以竹刀斩断锋锐无比的苗刀,阿温此举可谓是惊掉了几乎在场所有人的下巴。

        在一片死寂之中,大家都听到了轻轻‘啵’的一声,熟悉阿温的人都熟悉这个声音,这是他拔开养剑葫芦时候才会有的声响,这个声音一路上孟珺桐他们可是听得太多了,随之而来的就是他咕嘟咕嘟的饮酒声,就这样咕嘟了差不多好半晌时间,看样子他是真的渴坏了,也可能是打了这么久,肚子里的酒虫被憋坏了,总之阿温这口酒喝了很久,直到他心满意足得打响了那一声惊天动地的酒嗝,这才将众人从恍惚中给重新拉了回来。

        苗天心手中剩下的半柄残刀依旧被他握得很稳,他的神情也丝毫没有因为这一场大败而有太大的波澜,做为一个武痴,他怕的是找不到对手,而非是遇见不可战胜的强敌。就在这会儿功夫,苗天心已经在心中将刚刚的那两百一十回合交手全都一丝不落得全都推演了一遍,他希望能够在对方的招数之中找到破绽,或是以后来者的身份想到应对的破解招术,然而这一遍的推演下来,他得到的结果是,自己的每一招应手,都是唯一的,都是对手帮自己锁定的唯一选择。自拔刀出鞘起,自己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已经被那个邋遢的酒鬼刀客算在了谋划之中。

        “怎么样,心服口服吧。”阿温塞好酒葫芦,随手将那竹刀收回到了发鞘里,闲庭信步得走到了苗天心的面前“你以大欺小,也怪不得我以老欺大,不就是锁招嘛,谁不会是吧。”

        敢情阿温出手,这是来帮孟珺桐报仇来的。

        苗天心对此漠不关心,只是悠悠开口道“事实上,你在第一百招的时候就可以胜过我。”

        阿温也不客气,一拍酒葫芦“那没意思,我得让你自己把自己的招圆回去。”

        “什么意思?”苗天心眉头皱起,他觉得阿温要说的这句话,对自己很重要,但是他乍一听却是没有能够听懂。

        阿温的食指和中指在自己腰间那柄竹刀的刀背之上缓缓抚过“你就没发现,你是输在了自己的苗刀术之下了吗?”

        “什么!”这一次苗天心从疑惑转变成了吃惊。

        “你对自己的刀太过关注了,你就没发现,我用的是和你一模一样的苗天术吗?哦,好像有一点变化,你仔细想想。”

        一直以来都神情淡然的苗天心额头湛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脑中的画面疾速得快闪着,一点一点,一幕一幕,一招一招,他猛得抬起头,眼中满是不可思议“逆刀术!”

        “啧啧,眼力倒是不错。”阿温拍了拍刀鞘,转身看向孟珺桐他们一众人,见到孟珺桐精气神充足的模样,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朝着她挥手道“场子给你找回来啦。”爱我电子书

        孟珺桐嘴角微微抽动,她很想说谁要你来帮我找回场子,不过话到了嘴边,终究还是没有说得出口,这话说着就像是小孩子的赌气话,与其废那个口水,还不如拿出真本领,将输掉的自己赢回来。

        “阿温,什么是逆刀术啊!”刚刚他们的对话,孟珺桐他们都听着了,艾妮斯见识到了阿温的真功夫,面对阿温时也多了几分的客气,只不过相处了这段时间,大家终究是熟悉了,一时间还是很难将这个痞里痞气的家伙同一个绝代高手联系在一块儿。

        阿温耸了耸肩,倒是苗天心帮他给出了答案“他用一百招,从我这里看尽了整套苗刀术的招式,然后在之后的一百招,将先前的一百招逆转刀式,一一施展,最后十招,是在他正反两次推演苗刀术后,发现的其中无法隐藏的致命漏洞,然后抓准机会,一击破招。”

        “这么厉害!”艾妮斯听得目瞪口呆“那是不是什么招都可以逆破。”

        “理论上当然是可以的,”阿温得意得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不过呐,这是视武学本身的繁简难易而定,那种特别困难的,想要逆招就很麻烦了。”

        听到阿温这话,苗天心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技不如人他可以认,但是蔑视他的武学,特别是他引以为傲的苗刀术,这可就让他无法接受了。

        “你是觉得我的苗刀术是末等的武学,你只肖过百招,便将之学尽了?”苗天心语气不善,握着残刀的手已经微微起势,对于一个武痴而言,自己修炼的武功被人小瞧,那是最难以容忍的事情。

        阿温哈哈一笑“苗刀术,”一边说,他一边以两指夹起插在地上的那半柄苗刀断刃,指锋一弹,居然是将那半截刀尾端半尺长度的锋刃全都给抹平了,他顺手握在了那个位置,身形跃开,落在了一片空地处“我先声明,此前我可没有偷技过哪怕一招半式你的绝技,算上珺桐和我推演模仿施展,这也不过是第二次接触,我给你演练一遍,你看看我揣摸出来的心法,是不是你们宗门传承的那么一回事。”

        苗天心脸色阴沉,他不相信有人可以通过交手,推测出一种武学的心法要领,所谓能仿其形难仿其神,照猫可画虎,但是有虎形无虎骨“请~!”苗天心示意阿温可以开始了。

        阿温看向孟珺桐意味深长得指了指自己手中的断刃“看清楚,对你有帮助。”

        孟珺桐点了点对,不过那边苗天心的神情更难看了,这摆明了是要传技啊,而且传的还是自己的宗门绝学,苗天心打定主意,若是阿温再敢轻怠苗刀术,哪怕是明知不敌,他也要拼死一战。

        “好,那我这就开始了。”阿温解开腰间的酒葫芦,甩手抛给了艾妮斯,同时又解下来那柄竹刀,抛给了白羽“他家之技,无意冒犯,见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