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两件事
    不多时,吕府大厅发出一阵砰砰爆裂声,滔天气劲几乎将整个房顶掀起。

    而作为罪魁祸首的慕容复,早已趁机溜掉,偷偷潜进了黄蓉的房间。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黄蓉似乎已经准备睡下,但听到正堂传来的动静,又披上衣服,正要往外走。

    慕容复咧嘴一笑,“没什么,她们切磋切磋。”

    黄蓉狐疑的盯了他一眼,心里隐约有点不舒服,“你过来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今晚没睡处,只能在你这借宿一宿了。”慕容复说着,也不待她拒绝,自顾自的躺到闺床上。

    黄蓉秀眉轻轻一蹙,似乎有些无奈,但明亮的双眼掠过一丝欣喜,究竟是无奈多一些,还是欣喜多一些,谁也说不清楚。

    沉默良久,她柔声道,“慕容复,你……你能不能给我一些空间?”

    慕容复闻言身子往里面挪了少许,“这床宽着呢,够你睡了。”

    黄蓉白了他一眼,“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慕容复一脸认真的望着她,“那你是什么意思?”

    黄蓉深深吸了口气,“你不要总来找我好吗,我们……我们这样传出去,会被千夫所指的。”

    慕容复怔了怔,微笑道,“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腿,若不然这样,你把我的腿砍掉,我就再也不来找你了。”

    黄蓉自然不会当真,恨恨的瞪着他,“我是认真的!”

    慕容复摊了摊手,“我也没说假话啊,一想起你,我就不由自主,仿佛身体里住着你的一半灵魂。”

    黄蓉虽然恼怒他的无赖,但听了这等肉麻的情话,禁不住心头一热,再也生不出气来,幽幽叹了口气,“我上辈子一定做了什么孽,才会遇上你这无赖。”

    ……

    次日天明,慕容复赖在黄蓉床上,本想来次晨运什么的,不想被郭芙搅了好事,她一大早就来黄蓉门外,砰砰砰敲个不停。

    “芙儿,怎么了?”黄蓉被吓了一跳,按住慕容复的坏手,强自镇定的问道。

    “娘,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没起!”屋外郭芙略微吃了一惊,话锋一转,“爹爹让我来叫你,说南大营那边出什么事了。”

    “哦。”黄蓉脸色泛红,“你等等,我这就来。”

    黄蓉正要起身穿衣,却见慕容复还躺在床上无动于衷,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自己,不由气道,“你还不快点。”

    慕容复微微一笑,“原来女人不止脱衣服的时候美,穿衣服的时候更美,以前我居然没发现。”

    黄蓉啐了一口,飞快穿好衣服,整理容妆。

    屋外郭芙娇脆的声音响起,“娘,这将军府的床是不是要舒服些?”

    “芙儿为什么这么说?”

    “嘻嘻,如果不舒服的话,您怎会睡到这个时候。”

    “瞎说什么,娘就是昨晚太累了,多睡了会儿。”

    说话间,她简单梳洗一下,最后又对着铜镜仔细检查一番,没有半点异样才打开房门,也不等郭芙多看一眼,马上把房门关好。

    “娘,你怎么神神秘秘的,不会是屋里藏了什么吧?”郭芙取笑道。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黄蓉被这话吓了一跳,“死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是不是这段时间没人管教你,你就无法无天了?”

    “哪有,人家跟你说笑嘛。”

    二女的声音渐行渐远,慕容复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径自离开房间。

    来到正院,两个凌霄阁弟子已在此等待,其中一人说道,“启禀公子,南营将军李振刚今早被发现死于家中。”

    慕容复皱了皱眉,看向另一人,“你呢?”

    那人答道,“蒙古特使吵着要见公子。”

    慕容复目光微闪,“先去看看蒙古特使吧。”

    此时吕府一个小院中,赵敏带着玄冥二老,将七八个凌霄阁弟子逼得缓缓后退,口中喊道,“慕容复到底在哪,他再不来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贵使稍安勿躁,已经遣人去禀报公子了,想来马上就到。”

    “哼,少拿话敷衍我,我现在就要见到慕容复,立刻马上,否则你们就滚开!”

    “这……”几个凌霄阁弟子面露难色,他们接到的命令是监视小院,不准里面的人出去,却又不能伤害他们。

    这时,一声轻笑传来,“何事惹得敏敏大动肝火啊?”

    赵敏大怒,她也不知道声音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指着空气破口大骂,“慕容复,你言而无信,卑鄙无耻,不守信用,有本事你出来,今天我要跟你一刀两断!”

    话音刚落,院中白影一闪,慕容复现出身形,脸色颇为无辜,“你这是发哪门子脾气,我好像没惹你吧?”

    “你没惹我?”赵敏冷笑一声,“你我有言在先,双方高手决出胜负之前,暂且休战,你怎的言而无信,派兵偷袭大元据点,坑杀我数万大军!”

    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愕然,“你怎么知道的?”

    赵敏面色微滞,但马上冷哼一声,“昨晚那么大的动静,整个襄阳城谁不知道啊!”

    “是吗?”慕容复淡淡道,“可我记得昨晚我特意交代过不许泄露此事,偌大一个襄阳城知道的人没几个吧。”

    赵敏闻言脸色有些不自然,“你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反正就是你卑鄙无耻,出尔反尔!”

    慕容复脸上丝毫不为所动,实际上心里着实吃了一惊,她人被软禁在吕府中,消息居然如此灵通,却不知是这吕府出了奸细,还是襄阳城中的奸细恰好得知,然后给她传信。

    沉吟片刻,他阴阴一笑,“敏敏,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的约定中并没有休战这种说法。”

    赵敏怒极反笑,“当初我与吕文焕谈妥比武定襄阳,前提就是双方休战,后来你擅自做主取消比武,改成刺杀较量,哪边杀的人……”

    话未说完,慕容复忽然闪身上前,探手捂住她的小嘴,“小声点我的姑奶奶,你想叫我身败名裂么?”

    虽然他已经鼓动城中的武林人士与蒙古高手对着干,可若把赌约之事传扬出去,少不得要被人抨击,甚至名声就此败坏,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听他的,毕竟用人命来作注这种事,性质实在太恶劣了。

    赵敏先是一惊,随即恍然,挣开他的手,“你走开,我就要说,我要把这件事传出去,让全天下都知道,你慕容复若是个男人,就敢作敢当!”

    慕容复微微叹了口气,“你到底想怎样,直说吧。”

    赵敏得意一笑,“你这是在求我吗?”

    慕容复斜睨了她一眼,“就当是吧。”

    “我记得某人好像说过,如果他求人,绝不会是这种态度。”赵敏笑道。

    慕容复好气又无奈,只得换上一副讨好的神态,笑眯眯的说道,“敏敏,我现在这种态度,够诚恳,够卑微了吧?”

    赵敏见好就收,“这还差不多,你想要我保密,很简单,放我走。”

    慕容复对此早有几分意料,沉默片刻,“反正襄阳城的消息大多瞒不过大元眼线,你回去做什么,难道还能指挥大军作战不成?”

    赵敏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那可说不准,我这次正是奉了大汗的圣旨来做军师的。”

    “军师?”慕容复闻言一愣,铁木真身边能人异士数不胜数,会请一个小姑娘来做军师?纵然她在大元名气极高,但更多的是一种美名,恐怕没人会觉得她在军中有什么影响力。

    赵敏见他不信,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是不是觉得我敏敏特穆尔不过长了一张好面皮,并无多大本事,不配做大元的军师?”

    “怎么会?”慕容复讪讪一笑,“敏敏聪明过人,全天下比你聪明的一个都没有,跟你一样聪明的少之又少,做大元的军师绰绰有余。”

    “哼,口是心非!”赵敏横了他一眼,“反正条件我已经开出来了,你到底放不放我走?”

    慕容复认真道,“如果你留在襄阳城,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我都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赵敏心底划过一丝甜意,抿了抿嘴,“如今整个汝阳王府就只有我是自由的,我不能看着父亲和哥哥郁郁寡欢,受人欺凌。”

    慕容复瞬间明白过来,原来她是为汝阳王府立功而来,沉吟片刻,他终是微微点头,“既然你执意要走,我也不忍逼迫于你,不过临走之前,我有两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赵敏问道。

    慕容复四下扫了一眼,玄冥二老加八个凌霄阁弟子还在周围,干脆拉着她回房。

    赵敏还是第一次在玄冥二老面前与他这般亲近,雪白的脸蛋浮起一抹嫣红,羞涩之余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回到房间里,赵敏警惕的望着慕容复,“有什么事你说吧。”

    心中则是想着,这个色胚不会又想玩什么花样吧?外面这么多人,肯定会被发现的。

    慕容复微笑道,“第一件事,替我向大元皇帝铁木真问好,第二件事,好好保重自己。”

    “就这?”赵敏愣愣望着他,见他如此郑重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没想到就两句简单到可以称之为“客套”的话语。

    慕容复自不难猜出她心中想法,轻轻把她拥入怀中,以一种深沉的语气说道,“铁木真是我最敬仰的对手,而你,是我最想珍惜的人,所以对我来说,这两件事就是最重要的。”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