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打脸天王在线阅读 - 第2633章 不会真碰见演员了吧?(一万三千字大章)

第2633章 不会真碰见演员了吧?(一万三千字大章)

        真的,马嵬是真的快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真勇士啊!

        张凡你都敢招惹?

        你怕不是没见过什么叫做拔刀斩!

        作为归元一重的剑修,讲道理,这个实力,吊打归元三四重的普通武者,绝对没有问题的。

        而张凡,一剑,让他直接吓尿,这个实力,想想都头皮发麻!

        “你看你爹呢废物?”青年冷眸深沉,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

        马嵬嘴角抽搐!

        你tm针对我?

        刹那,马嵬用手肘碰了碰张凡!

        大哥,这你都能忍?

        卧草,一剑送他上西天算求了啊。

        而此时此刻的张凡,默默的站了起来,让了路!

        “卧草,你疯了?”马嵬是真的忍不住了。

        这tm都能忍?

        都被人骑在人头拉翔了啊,大哥,要不要这么怂?

        “呵呵,还算识相!你个马脸,再瞅老子把你腿打断!”青年冷冷的扫了一眼马嵬。

        “冰少,这种杂鱼,让我来处理就行了。”青年身后,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伸出手,直接抓住了马嵬的脖子。

        “还敢当着我们冰少的面说脏话,你可知道我冰少什么人?他可是我们青云宗的未来宗主,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马嵬:???

        我tm!我tm!

        我这话是对张凡说的啊!

        为什么小丑会是我?

        “张哥,救我!”马嵬苦逼的喊了起来。

        操,在自己的场子,被人如同垃圾一般抓起了脖子,这tm没法混了啊。

        抓着马嵬的中年男子指着张凡,冷声笑道:“你动一个试试!”

        下一刻,张凡动了一下!

        ???

        刹那,中年男子煞气暴发。

        “小子,你是不是找死?”声音,无比的低沉。

        “挡路是我不对,但是我现在,真的想动一下,你能咬我?”张凡冷笑。

        本来,张凡不想节外生枝的。

        不就是让一下路嘛!多大的事儿?

        又不会掉几块灵石!

        而且,挡路这种事儿,确实不对!

        年轻人,不能不讲武德。

        轮海五重的小垃圾,带着一条归元六重的狗!瞧把你能的!

        咱们可是现代主义的三好青年!

        不惹事儿,不怕事儿!

        我不仅动了,我还反复横跳!你咬我啊!

        张凡是一点都不慌!

        只要侦查系统不出现问号,都是小问题。

        要知道,这可是在宝菱阁!

        作为宝菱阁的一员,在宝菱阁被人打了,啧啧啧!

        那可就好玩了。

        宝菱阁分阁的阁主,天命八九重的实力!

        而且,能在九山十海开这么多分阁,没点实力,能开起来?

        再说了,现在的强者,有这个时间谁不在修炼?

        出来管事儿的,估计是那种天赋不怎么强,实力一般的人!

        说实话,张凡还真的想看看宝菱阁什么实力。

        如果实力不太行,早点跑路为好!

        看着张凡反复横跳,四周无数人都笑了出来。

        “卧草,这个小子有点意思啊。”

        “好贱,还tm反复横跳,不是没脑子,就是有背景!”

        “青云宗,虽然不入流,但是这个谢冰,可是青云宗宗族的儿子啊。

        记得不错的话,青云宗宗主,似乎是域尊境界吧。”

        “你们看见了吗,那个反复横跳的小子身边那个女的,不是慕容小小吗?”

        “哟,真是啊!”

        “嘿嘿,有好戏看了。”

        而此时,谢冰身边的中年男子,眸光杀机盎然!

        “小子,你刚我是吧?”

        张凡摇头:“你有病吧,是你让我动的,这怎么能算是刚你呢,出门不带脑子可不好!”

        “和他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废了他!”谢冰冷笑。

        一个座位都没有,只能蹲在角落的人,能有什么背景。

        虽然说他出门的时候,他爹警告过他,但是!

        有背景的人,不说楼上的vip包间,前几排的位置,肯定有的。

        谁会蹲在角落丢脸?

        杀了又如何!

        “冰少,您还请消消气。”中年男子说道,然后拧着马嵬,直接朝外面走去。同时,他冷声说道:“小子,你有本事跟我出来。”

        张凡呵呵一笑:“我又不是你爹,干嘛要听你的。”

        “噗!”

        “哈哈哈,这小子还真是一个嘴强王者啊!”

        “轮海九重的实力,怎么敢和归元六重的人犟嘴的!”

        四周一群人,乐开了花!

        刹那,拧着马嵬的中年男子,身上的灵力爆发。

        “来人啊,杀人啦,周阁主,有人在宝菱阁杀人啦。马嵬快没啦。”张凡扯着嗓子就吼了起来。

        打架?

        张凡是真的不敢!

        因为就他身边方圆十米,归元八九重的,多如狗!

        化虚境界的,也不少!

        这tm要是手滑,不小心削掉了人家的头发、眉毛啥的,肯定要被群殴的。

        亏本的生意,张凡才不做。

        看着这一幕,四周无数人一脸的黑线。

        “真怂!”

        “嘴这么倔强,身体倒是挺诚实的啊。”

        “这小子真的狗!”

        “青云宗这俩货,要倒霉了。”

        “这小子也得倒霉!”

        也就是下一刻,一道身影,骤然出现。

        当看着眸子血红的周昇那一瞬间,四周无数人也是闭上了嘴。

        卧草,不至于吧?

        不就是在你们宝菱阁闹事儿了吗?

        你这眼睛都红了?

        要不要这么吓人,咱胆儿小啊。

        天命八重的兵者发怒,真的,超级可怕的。

        而且,周昇可是宝菱阁的分阁阁主,背后,可是代表着宝菱阁。

        万一等会儿误伤了,还得自己花钱买药啊。

        刹那,四周一群人起身,不断的后退!

        于此同时,谢冰这边两人,神色骤变。

        “周阁主!”中年男子面色苍白。

        然而下一刻,周昇一巴掌就摁在了中年男子脑袋上。

        刹那之间,灵力爆发!

        而中年男子,瞬间气息全无!

        见此,四周无数人的脸色也是变了。

        我尼玛!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杀人?

        瞬间,四周的人,面色苍白!

        同时,周昇另外一只手,摁住了谢冰的脑袋。

        “我可是青云宗宗主的儿子,你不能杀我!”谢冰狂叫。

        “聒噪!”周昇冷笑。

        青云宗?什么垃圾玩意儿?

        那种宗门,一个人都能荡平的垃圾!

        真的,周昇心情很不好!

        自以为傲的地阶剑技,地阶修炼法诀!

        结果,张凡厕所遁了!

        伤害不高,侮辱性极强好吗!

        妈德,还有人敢来宝菱阁闹事儿?

        还当着老子宝菱阁的面,想弄我宝菱阁的人?

        尼玛!

        你tm是不是故意挑战老子下限的?

        找死呢操!

        也就是此时,张凡忽然喊了起来:“周阁主,手下留情!”

        ???

        周昇看向了张凡。

        一个意思?

        救命是你喊的?

        现在住手?信不信老子捶你?

        tmd刚刚装了逼就跑,老子还一肚子的气呢。

        而此同时,感受到死亡威胁消失的谢冰,不可置信的看着张凡。

        这个小子,竟然这个时候救了他?

        “兄弟,大恩不言谢,以后没事儿来我青云宗玩!”谢冰说道。

        !!!

        刹那,四周一群人摇起了头。

        这就完了?

        那个小子刚刚不挺膨胀的吗?这个时候,救谢冰干啥?

        “你要干什么?”周昇怒道,捏着拳头,很想给张凡脑袋上来一拳。

        “周阁主,你看,他们竟然敢在宝菱阁对宝菱阁的人出手,这如此严重的恶劣情节,对我们宝菱阁带来的精神损失,无比巨大啊。

        而且,现场还这么多人看着的呢,我们宝菱阁的面子怎么放。

        杀了整个人,我们丢掉的面子也找不回来啊。

        他不是青云宗宗主的儿子吗,让他爹带着钱来赔我们的精神损失费!

        就算是废物利用了。”张凡说道。

        刹那,四周无数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尼玛,这孙子,心这么黑的吗?

        杀人不够,还要让人赔钱?

        赔钱就算了,废物利用几个意思?

        而此同时,本来还对张凡感激无比的谢冰,刹那面庞扭曲!

        “孙子,你……”

        “噗!”谢冰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去!

        “青云宗能有多少钱?”周昇冷笑。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你看,如果在座的人,都来找我们宝菱阁的麻烦,成千上万人,这加起来得多少钱啊。

        地阶武技不就有了?”张凡说道。

        一个宗门,几千万灵石总有吧?

        来个一千次,那就是多少钱?

        做人不能这么膨胀的啊!

        周昇扭过头,看着偌大的会场,点了点头:“好像有道理!”

        刹那,会场无数人头皮发麻!

        ???

        卧草,别啊!我们可没闹事儿啊。

        这一刻,无数人慌得一批!

        周昇那红着的眼睛,鬼知道是不是动了心。

        麻蛋,那个小王八蛋真tm可恶!

        没事儿出什么馊主意啊!

        万一周昇真的听进去了,没事儿找事儿,这就恶心了。

        得找机会把那个小王八蛋的嘴给封上。

        或者,挖个坑埋了!

        不然,迟早得出事儿!

        而此同时,极远处的角落,带着斗篷的傅明,嘴角抽搐。

        张凡这个小王八蛋,这才多久就开始搞事儿了?

        卧草!

        这么下去,这还了得?

        龙傲天那个王八蛋,是不是早就知道?所以自己不来?

        狗吧这是!

        “张南,把这个人关起来,派人通知青云宗,让人送钱来。”周昇抓着谢冰的脖子,直接扔了出去。

        下一刻,他的眸子盯着张凡,看着张凡那张灿烂的笑脸,麒麟臂隐隐发作。

        “周阁主,你看啊,我是受害者,我分一点精神损失费不过分吧?”张凡说道。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

        他是真的不想当工具人炼丹!

        太累了!

        如果能分一点,真的是极好的。

        看着这一幕,四周无数人嘴角抽搐。

        卧草!这个小子胆儿这么肥的吗?

        没看着周昇眼睛都红了?

        你这么说话,不怕被打死吗?

        别忘了,你也是闹事儿的人!

        “滚!”周昇鼻子都快气歪了。

        我tm没找你要精神损失费就算好的了,现在还跟老子要钱?

        要钱没有,拳头管够。

        也就是此时,张南冷着脸走了过来,抬腿一脚,直接踹在了马嵬的身上。

        “没出息的玩意儿,就这么让人拧着脖子?老子教你的剑技呢?砍tmd啊!”

        “师父,我才归元一重啊!我又不是某个变态啊!”马嵬委屈极了。

        归元高段的人,我tm能打得过?

        你以为我是张凡那个变态吗?

        “打不过你不知道叫老子?老子死了吗?你没长嘴吗?”张南怒喝。

        张南是真的很怒,他在宝菱阁,身份也还可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马嵬这个狗东西,竟然如同兔子一般被人抓着脖子。

        我tm不要面子的?

        马嵬:???

        小丑真的是我自己?

        这一刻,马嵬自闭了。

        而此时,张凡搂着马嵬的肩膀:“下次我们单干,五五分账!这些人,都是有钱人!咱们干一票,起码几百万灵石。”

        “真的?”马嵬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而四周一群人,陡然瞪大了眼珠子。

        ???

        卧草,那个长脸小子是张南的徒弟?

        我尼玛,我怎么不知道?

        那个反复横跳的贱人又是谁?

        干一票?

        操,这么明目张胆的吗?

        现在的年轻人,这么不讲武德了?

        这tm不就是碰瓷吗?

        “闹事儿我给你腿打断!”周昇冷声说道。

        四周一群人立即点头!

        打,必须打!

        不然这孙子碰瓷碰到我们了可咋整。

        钱倒是小事儿,万一身边的少爷被弄死了,这tm事儿就大了。

        “周阁主,您放心,我绝对有理有据有节!事成之后,分你两成!”张凡说道。

        !!!

        四周一群人嘴角抽搐!

        尼玛,你是狗吗!

        这就开始贿赂了?

        “呵呵,被人打死,我可不管!这次来的人,有些人,我可都是惹不起的。”周昇无语了。

        他是真的想不明白,就张凡这种人,到底怎么活这么大的。

        换了他,估计早就被人的打死了吧。

        算了,这个小王八蛋不能多看,不然迟早被气死!

        看着这一幕,四周一群人,眸光闪烁。

        周昇认识这个小子?

        不然,提醒个屁啊,一巴掌拍死算求!

        看看谢冰,这就是下场。

        青云宗,小门小派出门还这么嚣张,活该!

        不过很快,一群人也是揉了揉眼睛。

        这次,以为暗殿招亲的事儿,来了很多人!

        顶级宗门,顶级势力基本上都来凑热闹了。

        宝菱阁这边,也是把死神岛作为了重心。

        很多遗迹出土的好东西,都弄到了这边拍卖。

        来的人,就更多了。

        必须擦亮眼睛,否则,真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些大宗门,可不会跟你讲道理。

        就比如刚刚的谢冰!

        周昇这边,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直接往死里弄。

        “张凡,我也要分红!我可以使美人计!我爸马上来,打不过我叫我爸。”慕容小小这边,眼珠子溜溜直转。

        张凡师兄傅明都在,怕啥!

        加上上次龙傲天身后那几十个天命境界的强者,慌个屁!

        只要不得罪那些顶级宗门,或者被当场干掉,基本没啥事儿。

        关键,这个事儿,干起来超级刺激。

        “呵呵,美人计?心里没点数吗。”马嵬冷笑。

        “你tm几个意思?”慕容小小瞬间炸毛。

        老娘要身材有身材好吧?

        “嵬哥,你去搞个名单来,哪些不该招惹的,咱们先避开。那些大宗门大势力的天选之人名单,一定要弄出来。”张凡低声说道。

        一个都不能放过!

        只要敢和自己抢媳妇儿的,统统干死!

        看着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的三人,在场不少年轻人,跃跃欲试!

        听上去好刺激的感觉!

        要不要也干一票?

        看着这一幕,年轻人们身边的那群中年男子,立即劝说了起来。

        “少爷,别啊,这三个人,蹦跶不了几天的。”

        “公子,这种事儿,咱们不能干啊,今天干了,明天就被埋了!”

        “小姐,三思啊……”

        对此,四周无数中年人,怨念更深了,看着张凡三人的眼神,充满了愤怒。

        尼玛!

        自己作死就自己作死,要是带坏了我家少爷,我tm弄死你!

        不,等你出了宝菱阁,我tm就弄死你们三个小王八蛋。

        很快,马嵬抱着一本厚厚的名册走到墙脚,递给了张凡。

        张凡立马打开。

        一打开,张凡也是惊了。

        每一页,就是一个人的简介!

        有照片,有宗门,有宗门实力的预估!

        “很棒!干得漂亮!”张凡十分满意。

        系统的侦查功能,也仅仅是对于该人的侦查,完全占察不了对方背后势力的强弱。

        而偌大的会场里,无数人扬长着脖子,想要看张凡手里的名册。

        见此,张凡眸光一闪,转过头,问道:“这个东西,很多吗?”

        马嵬摇头:“这个东西,只是我们宝菱阁有。”

        张凡顿时笑了:“让人赶紧印刷,一本五千灵石。”

        ???

        刹那,四周无数人眼珠子再次瞪了出来。

        ???

        你tm是狗吧?五千灵石?

        你是想钱想疯了吗?

        就这个破玩意儿,五千灵石?你怎么不去抢呢?

        “咳咳,不好吧?”马嵬尴尬一笑。

        完全没啥成本啊!卖这么贵?

        “你懂个锤子,这个东西可是好东西。要知道,这次可是九山十海的人都过来了啊。你看看,刚刚有谁认识你?”张凡说道。

        “哦,也是啊!”马嵬点头。

        如果刚刚谢冰认识他的话,或者认识慕容小小的话,也不可能出这么个事儿。

        “可是,这个名册,人员很不全,只是记录了一些天才而已。

        你也知道,整个九山十海,宗门势力那可是多如牛毛。一些雪葬了很多年的天才们,出来我们也不认识啊。”马嵬说道。

        !!!

        张凡一头的黑线,这么不专业的吗?

        不知道情报很重要的吗?

        作为遍布九山十海的宝菱阁,这么多年,就没有收集过这些啊情报?

        你们可真行!

        五千灵石!哦豁!没了!

        “那就五百灵石!有总比没有强!看看现场这些人,简直富得流油啊。”张凡说道。

        五百灵石,对于宗门的一些核心弟子,简直就像是普通人买肥宅快乐水一样,小钱,不值一提!

        “这能行吗?”马嵬问道。

        “听我的!反正成本又不高!唯一的问题就是,你们宝菱阁,有打印机那些东西吗?”张凡问道。

        真的,张凡很是怀疑!

        “有的,有的!山下的那些高科技,还是很棒棒的。能为我们省下很多麻烦。”马嵬点头,然后转身就跑。

        开玩笑,宝菱阁作为九山十海唯一的拍卖机构,这些东西没有,还玩个鬼!

        “五百灵石!能卖出去吗?我也要分红哦!”慕容小小说道。

        “呵呵!”张凡冷笑。

        卖不出去,老子直播吃翔。

        真的,张凡很不理解,山上的这些人,脑子坏透了吗。

        山下随便来一个销售都能想出的赚钱方法,你们能想不到?

        难道是遇见事儿就拔刀,影响了脑子的发育?

        唉,九山十海的钱,真好赚啊!

        刹那,张凡飞速的翻着手里的名册。

        足足五百多页!

        一千多人的信息。

        还行!总比没有强!

        但是,坏处也不少!

        如果不是马嵬刚刚的那番话提醒了张凡,张凡说不定也会陷入一个误区!

        那就是……

        这么多宗门大势力,就没有人有私生子吗?

        不能够啊!

        所以,会给人造成一个思想麻痹区!

        那就是,除了这个名册里的人,其他人,都是垃圾!

        这么想,嘿嘿!

        张凡开心极了!

        这简直就是坑死人不偿命啊。

        宝菱阁也是傻,这种又能赚钱,又能坑人的好东西,怎么就舍不得拿出去呢。

        外面的人自己打得头破血流,丹药啥的,不就畅销了吗?

        这不算是吃人血馒头吧?

        毕竟,这群人打打杀杀,太正常不过了。

        而此同时,周昇这边,知道张凡这边的情况,也是大吃一惊。

        卧草,这小子,生意鬼才啊。

        五百灵石,绝对能卖出去。

        现在来的一些青年才俊,都上万了呢。

        还有一个月,暗殿招亲开始,接下来,才是高峰期。

        一人五百,这tm能卖多少钱?

        想到这里,周昇的眸光之中,再次爆发出一道精光。

        不过很快,周昇整个人都焉了!

        张凡这个小王八蛋,完全挖不动啊。

        真不知道慕容沛那个贱人,到底给张凡灌了什么迷魂汤!

        美人计?

        别吧,就慕容小小那小讨厌?

        张凡能看上她?

        除非张凡是瞎的,没见过女人还差不多!

        哼,慕容小小这个讨厌鬼,一辈子都嫁不出去的,绝对!

        对于慕容小小,此时的周昇意见非常的大。

        讨厌鬼!

        没人要的讨厌鬼!

        很快,马嵬跑了过来。

        “东西马上弄好,我师父说要分五成!”马嵬说道。

        “你师父真不是个东西,竟然和我们这些小辈抢钱,不地道。化虚境界的强者,还差钱吗?不给我们活路啊!”张凡翻起了白眼。

        化虚境界的强者啊,怎么也有点钱啊。

        混蛋!

        多半是周昇的主意,这个家伙,肯定是报复自己。

        小心眼的男人,某个地方肯定也不大!

        “咳咳咳!”不远处,张南的眸光,冷冷的盯着张凡。

        小王八蛋,我可以不是人,但是你是真的狗!

        材料人工全是我们出的,分五成怎么了?

        还敢骂我,等着,等我忙完了不给你小鞋穿我就跟你姓!

        “大家久等了,拍卖马上开始,这一次,所有的拍卖,都是遗迹出品,有些东西,功能我们也没有弄清楚,自己带眼!

        是亏还是赚,与我宝菱阁无关。”张南说道。

        “呵呵呵!”张凡冷笑。

        我信你个鬼!

        你们肯定是想骗钱!

        算了,睡觉睡觉!

        张凡直接闭眼,修炼起了观天!

        如今,张凡的意识海,比起之前,宽阔了无数倍!

        悬在意识海的那一把血色长剑,也是越来越大!

        识海深处的那个血湖,也是膨胀了起码百倍!

        观天带来的好处,也是十分的明显。

        比如之前和巫墨学炼器的时候,哪怕是一个月不眠不休,张凡也是完全不觉得疲惫。

        甚至越来越有精神!

        于此同时,坐在张凡不远处的傅明,神色却是陡然聚变。

        他的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张凡,满脸的不可置信。

        此时此刻,傅明的眸子,泛着鎏金色!

        在他的世界里,张凡的身上,流淌着如同一道道白色的光芒。

        整个大厅,甚至是楼上的vip包间,就只有张凡身上有这种光芒。

        “怎么会!”傅明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这种白色光芒,有一个别称!

        爆表的精神力!

        精神力!每个人都有!

        但是,这么多年,傅明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精神力爆表过。

        这种状态,只有意识海的精神力已经完全饱和,无处安放,只能从意识海溢出!

        要知道,作为普通人,精神力压根就没多少。

        稍微强一点的,就炼丹师!炼器师!阵法师!

        可以说,无论是炼丹师、炼器师、阵法师,想要更强,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精神力。

        精神力越强,控制力越强!

        控制力越强,炼丹、炼器、刻印阵纹,效果自然更好!

        可以说,精神力,是所有高阶丹药师最想要的东西。

        妈得,张凡这个小王八蛋,精神力怎么会多得溢出?

        这一刻,傅明流下了嫉妒的口水。

        精神力,很难修炼!

        修炼精神力的修炼法诀,少得可怜!

        他这辈子,就只有在阮云霄那里获得过一本黄阶高级的修炼法诀!

        而这一本,是他目前见过最好的一本精神力修炼法诀!

        要知道,修炼法诀分为,圣、神、天、地、玄、黄几种品级。

        黄级,最垃圾的那种!

        丹药师协会的会长,也仅仅是只有一本黄阶中级的精神力修炼法诀而已。

        市面上,精神力的修炼法诀,屈指可数!

        一旦出现,绝对会被疯抢的节奏。

        所以,普通人想要获得精神力,基本上就只能靠自己冥想或者一些能够增加精神力的宝物!

        这也是为什么高阶丹药师、炼器师、阵法师那么少的原因之一!

        下一刻,傅明悄悄的站了起来,朝张凡走了过去。

        对于他们拥有精神力修炼法诀的人来说,可以吸收别人溢散的精神力。

        要知道,虽然有精神力的修炼法诀,但是精神力的增长速度,真的太慢了太慢了。

        毕竟,就只有黄阶的修炼法诀。只能说,比普通人获得精神力的速度快多了。

        这辈子,傅明就没有遇见过这种机会!

        而现在,看见了,他怎么能放过!

        吸吸吸!吸干这个小王八蛋!

        刹那,傅明闭上眼,默默的运行精神力修炼法诀!

        仅仅是一瞬间,傅明就感觉到从张凡那里吸收来的精神力足足是自己苦苦修炼一个月的量。

        草草草!

        张凡这个家伙,简直就是宝贝啊!

        龙傲天那个王八蛋,竟然不早点介绍张凡给自己认识。

        如果早几年,自己在丹道上的成就,绝对会直线上升。

        早就成为丹药师协会的正会长了。

        爽爽爽!

        以后,张凡就是我亲师弟了,谁敢动他,我弄死他全家!

        这一刻,傅明忽然有一种想法!

        把张凡抓起来,关小黑屋,天天吸他!

        往死里吸!吸干他!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拍卖会,也是逐渐进入尾声。

        “诸位,接下来,这是最后一件东西。这个东西,我们宝菱阁是调查了无数的资料,这才找到一些信息……”

        张南的声音,还未结束,张凡的脑子里,就响起了凛的声音。

        “快快快!这个东西必须弄到手!”

        ???

        张凡陡然睁开眼!

        也就是此时,张凡身上溢出的白色光芒,陡然消失!

        傅明这边,也是陡然睁开眼!

        卧草,溢散的精神力,怎么没了!

        “这个是什么?”张凡惊讶道。

        毕竟,能够让凛如此失态,这个东西,肯定不简单!

        “混沌木!”凛的声音,充满了不可置信的声音!

        就仿佛,这个东西的出现,似乎绝不可能一般。

        “混沌木?这玩意儿有啥用?”张凡问道。

        “混沌木,生于混沌,开辟混沌!这个东西,蕴含着无比强大的力量。

        这么说吧,这个东西,以后我复生能用到!

        而且,混沌木,可以养成为混沌树!这个办法,我也知道。

        一旦养成混沌树,世界仪世界,就能够生长活物!

        生长活物你知道吗?

        这样一来,世界仪,就可以蜕变成一个小世界。”凛的声音,无比的激动。

        “复活你的材料?”张凡的眸子,也是陡然明亮了起来。

        他答应过某人,以后实力强大了,一定要复生凛。

        既然现在出现了能让凛复生的东西。

        抢了!

        至于世界仪能生长活物,对于张凡来说,与我何干!

        没放过活物,啥感觉我也不知道啊。

        而且,听凛的语气,想要把混沌木养成混沌树,有点难。

        这种高难度的活儿,我现在这个实力,会玩死自己的。

        刹那,张凡的眸光,落在了混沌木上。

        张南身前的水晶箱里,一块巴掌大小的暗褐色木头,散发着黑色的云雾,看上去,无比的诡异!

        “这块木头,叫做灵魂木!这个东西,可以增加人的精神力。根据古籍记载,只要把这块灵魂木置放于意识海之中,精神力会暴涨,一直涨,持续十年!”张南的声音,缓缓响起。

        听到这话,张凡嘴角抽搐!

        你们宝菱阁这么水的吗?

        混沌木你们要说成灵魂木?

        就这点技术含量?

        丢人不丢人!

        张凡嘴角抽!不过很快就笑了起来。

        也好,如果让人知道了这个东西真正的用途,那个价格,今天可能会涨到天价。

        “这个东西,能让你复生?具体功效是什么?”张凡问道。

        “混沌木,生于混沌!它只有一个特性,就是滋养生命!

        言简意赅,这个东西,能让人复生!

        只要不是那种涉及到规则的强者,都能复生!”凛说道。

        “卧草!”张凡直接跳了起来。

        刷刷刷!

        无数道眸光,陡然落在张凡身上。

        “谁在放屁!”张凡灵机一动,迅速收敛起惊骇的神色。

        复生一次?

        尼玛!

        这种好东西?

        “混沌树,必须养活。”张凡捏起了拳头。

        一旦养活了混沌树,想要取混沌木,岂不是简简单单?

        岂不是能够无限复活?

        这tm,舒服得一匹啊!

        “你想多了,混沌木,只能复生一次。唯一一次!”凛说道。

        “那也牛逼啊。”张凡道。

        一次,足以改变很多东西!

        “不过复活条件也很苛刻,需要很长的时间来铭刻灵魂气息。没有灵魂气息,复活不了的。”凛说道。

        “别说了,无论需要什么条件,都牛逼!”张凡眸光炽热。

        能够复生的东西,张凡只在系统里见过一次。

        那个东西,只能复活普通人。

        现在这个世界,哪里还有普通人啊。

        所以,这个东西,必须搞到手!

        而此时,四周的惊呼声也是爆炸了起来。

        “能够增长精神力?十年?”

        “买买买买,必须买!”

        “据说炼丹师、炼器师、阵法师,都需要这个东西。”

        “有了这个东西,我们宗门必定能出以为至高炼丹师!”

        哪怕是楼上的vip包间,也都躁动了起来。

        “好了,现在开始拍卖。起拍价,十亿下品灵石!”张南说道。

        “二十亿!”

        “三十亿!”

        “五十亿!”

        “一百亿!”

        几乎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价格直接飙升一百亿!

        而且,价格还在不断飙升。

        这让张凡头皮发麻!

        卧草,这就是土豪的世界吗?

        张凡真的惊了。

        一百亿灵石,虽然是下品灵石,但是,这个价格真的是天价了啊。

        操,我身上没钱啊。

        这一刻,张凡脑壳都裂开了。

        “嵬哥,你去搞一份丹药价格表来。”张凡说道。

        “你想干什么?”马嵬好奇问道。

        人家买灵魂木,你看丹药?

        脑壳有病吧?

        “你去了我陪你去一个遗迹,快,我要所有的,宝菱阁自己拥有的丹方的丹药价格。”张凡急忙道。

        价格,都一百五十亿了。

        喊价的人,也越来越少了,万一结束了,我tm哪里去找第二块混沌木?

        抢?

        别逗了,能拿下混沌木的人,肯定是大宗门、大势力!

        去抢?找死呢!

        “真的?”刹那,马嵬直接溜了。

        能和张凡去遗迹,绝逼血赚。

        比如上次!

        光是一枚灵桃的价值,起码数千万灵石!

        赚了赚了!

        很快,马嵬就拿了一本小册子跑了过来。

        刹那,张凡飞速翻动!

        “一百六十二亿!”

        “两百亿!”

        声音,带着无比强烈的自信与霸道!

        这一刹那,四周鸦雀无声!

        两百亿!这个价格,真的不低了!

        “两百五十亿!”一道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呵呵,这个东西,我剑宗要了。希望各位给点面子。三百五十亿。”一道剑光,忽然闪烁。

        一道无比凌厉的气息,陡然暴发。

        震慑!霸道!

        忽然涨了一百亿的价格,让四周惊声不断响起。

        而张凡,脸都绿了。

        一百亿!一百亿!

        妈德,这些人都这么有钱的吗?

        找机会洗了这些宗门!

        “剑宗开价三百五十亿,还有人加价的吗?一!”

        “二!”

        “一千枚化虚丹!”张凡忽然开口!

        “嘶!”

        无数倒吸凉气的声音,陡然响起。

        刷刷刷!

        刹那之间,无数人的眸光,落在张凡的身上。

        “嗯?”

        无数不可置信的声音,陡然响起。

        “卧草,是这个小王八蛋?”

        “卧草,尼玛你闹呢?”

        “小子,你tm够了,我忍你很久了。”

        “化虚丹,你知道什么叫做化虚丹吗?”

        “化虚丹,这可是能让人突破到化虚境界的丹药。市面价值,四千万灵石一枚!

        这个东西,那可是六品丹药!

        哪怕是六品丹药师,都极难炼制这个玩意儿。

        否则,咱们九山十海的化虚境强者,岂不是多如狗?”

        “小子,哪儿凉快的滚哪儿去!少tm瞎搞!”

        “小子,小心剑宗砍死你个憨批!”

        “剑宗,那可是超级宗门,里面,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剑修。嘿嘿,小子,你想清楚了。”

        “啧啧啧啧!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

        “张南,你也不管一管?有人在你们宝菱阁闹事儿。”

        无数冷笑声,跌宕起伏!

        化虚丹!

        这个东西,真要是一千枚!那价值,绝对远超四百亿灵石!

        四千万灵石,买一个化虚境界的强者,真的血赚。

        “张凡,别瞎闹!”张南的脸色,也是瞬间变了。

        剑宗!真的惹不起!

        里面百分之九十都是剑修啊。

        这砍起人来,绝对是手起刀落人头没的!

        别说是他,哪怕是周昇来了,也不敢招惹。

        九山十海的顶级宗门,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认真的!”张凡说道。

        钱,他是没有的!

        所以他刚刚才会让马嵬去拿丹药价格表来。

        “尼玛!”张南是真的快骂娘了。

        张凡,他刚刚在周昇那里,也是知道了张凡的身份。

        但是,如果要让张凡拿出化虚丹出来,而且还是一千枚,他是打死都不相信的。

        这可是六品丹药啊!

        六品啊!

        你tm一个二十五岁的年纪都没有,难不成你还是六品丹药师?

        呵呵呵!

        你以为我是傻子呢?

        “退下,这里没有你闹事儿的份!”张南呵斥了起来。

        他可不想因为这个去得罪剑宗。

        “你不信我?”张凡脸色阴沉。

        不过随后,张凡就笑了起来:“一千五百枚化虚丹!卖四百亿!”

        听到这话,张南的脸色,变了!

        操,你还上头了是吧?

        一千五百枚化虚丹?

        “张凡,退下,我最后说一句!这里,不是你胡闹的地方!”张南是真的想打人了。

        尼玛,你说有就有啊!

        你既然有,你倒是把丹药拿出来啊。

        只要你拿出来,五千万一枚,我们宝菱阁抢着要!

        可是,你能拿得出来吗?

        也就是此时,一道讥笑声响了起来。

        “兄弟,做人莫装逼,不然被雷劈!你要是能拿出一千五百枚化虚丹,我一亿灵石一枚收了。”

        “嘿嘿,要知道,这个东西,哪怕是丹药师协会,想要拿出来,也不轻松吧。”

        “岂止是不轻松!丹药师协会的六品丹药师,一只手都能数出来。”

        “丹药师协会倾尽全会之力,也需要十余年吧?”

        “嘿嘿,兄弟,你吹牛也要实际一点啊。”

        “一个月后,我必定拿得出来。”张凡沉声说道。

        听到这话,笑声铺天盖地!

        “一个月后?哈哈哈,小子,你不会是想拿着这个东西跑路吧?”

        “你确定你拿着这东西跑路了,能活下来?”

        “小子,闹够了就滚!否则,我不会客气的!”二楼,一道剑光忽然暴发,直接贴着张凡脸颊掠过。

        张凡抬头,眸光冷冽!

        见此,慕容小小和马嵬焦急万分!

        傅明呢?人呢?哪儿去了?

        你师弟要被人砍死了啊。

        也就是此时,傅明摘下了斗篷!

        “我丹药师协会担保,一个月后,必定拿出等价四百亿的丹药出来。”傅明低声说道。

        刷刷刷!

        无数人的眸光,陡然落在了傅明的身上!

        “卧草,傅明会长!”

        “靠靠靠,不会吧!”

        “喂喂喂,这玩笑开大了啊!”

        “这什么情况啊,傅明认识这个家伙?”

        “丹药师协会出来担保?”

        “嘿嘿,看戏吃瓜!今天有好戏看了。”

        吵杂的声音,顿时响起。

        此时此刻,四周一群人,神色变幻莫测!

        丹药师协会vs剑宗?

        啧啧啧!有看头!

        “傅明?你确定要得罪我们剑宗?”楼上,声音冰冷。

        傅明冷笑:“怎么,看不起我们丹药师协会?看不起我傅明?”

        “你能代表你们丹药师协会?”楼上的声音,冰冷刺骨!

        刹那,一道文弱书生模样的男子,走了出来。

        他的背上,背着一把无比巨大的长剑!

        看见此人,楼下无数人惊呼了起来。

        “卧草,屠生!怎么会是他!”

        “域尊境剑修!我滴妈呀!”

        “这种大佬,怎么会过来?”

        “他可是剑宗的长老啊!地位很高的啊!”

        “我能,那你能代表你们剑宗吗?”傅明冷笑。

        这一刻,四周无数人的眼珠子,眼睛瞪得浑圆。

        卧草卧草!刚起来了!真的刚起来了!

        也就是这一刻,屠生的身上,剑意肆虐,那凌厉的气息,疯狂涌动!

        阁楼的木栏,直接被剑意化为碎木,在空中飘荡!

        “你是在找死?”屠生声音冰冷,那双眸子,宛如利剑一般,死死的盯着傅明!

        这一刻,楼下人无数人瞬间闭上了嘴。

        他们的脸上,挂着无比激动的神色。

        卧草,打起来了,要打起来了。

        瓜子板凳盐汽水前排!

        “哦!你来,我眨一下眼睛,我就是你爹!”傅明双手抱胸,一脸冷笑。

        刹那之间,整个拍卖场的温度都骤然冰冷了起来。

        楼上,屠生背后的剑,直接掠出,盘旋在他的头顶。

        “你来,你不砍我,你就是我孙子!”傅明再次冷笑。

        刹那,无数人的心中,掀起了惊天骇浪,一双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傅明。

        卧草,傅明这个家伙,这么刚的吗?

        你也就天命境界的实力啊,而屠生,域尊啊!

        而且,还是剑修!

        他一剑,绝对可以秒了你啊。

        “怎么,不敢?不敢就滚,少出来丢人现眼,什么玩意儿!”傅明忽然爆喝!

        这一刻,哪怕是张凡,也都被傅明给惊住了。

        卧草,牛批!

        威武霸气!

        人中豪杰!

        我辈楷模!

        真的,张凡是怎么都想不清楚,傅明怎么会忽然站出来帮自己。

        难道,自己的帅气,已经连男人都痴迷了吗?

        不能够啊!

        而慕容小小和马嵬,羡慕的口水情不自禁的从嘴角流了出来。

        卧草,卧草!

        这样的师兄,我也想要啊!

        啊啊啊啊!

        楼上,屠生的脸,已经扭曲了起来。

        盘旋在他头上的剑,几次都要朝傅明掠去!

        然而,他不敢!

        他是真的不敢!

        傅明,七品丹药师!

        丹药师协会的副会长!

        如果他真的杀了傅明,剑宗,绝对承受不住丹药师协会的怒火。

        丹药师协会,救过很多人啊!

        傅明,也就救过很多人啊!

        这些人要是站出来,剑宗有可能会损失惨重。

        他屠生,肯定会死!

        “傅明,为了这么个垃圾,你竟然和我作对?你要想清楚了,可能会因为你,你们丹药师协会会和我们剑宗敌对!”屠生的声音,无比冰冷。

        妈德,傅明这个憨批脑子进水了?

        为了一个轮海九重的垃圾,和我们作对??

        刹那,无数人的眸光,再次落在傅明的身上。

        对啊,傅明疯了吗?为毛会因为一个轮海九重的垃圾,和剑宗为敌?

        吃多了撑着?

        二楼,不少人的眸光,也是注视在傅明的身上。

        “这是我师弟,我师弟你们懂?傻b,再逼逼一句,信不信老子让你剑宗从此以后没药吃?”傅明爆喝了起来。

        “啊?”

        这一刹那,惊声如同浪潮,汹涌澎湃!

        无数人的脸上,都挂着极度惊骇的神色。

        傅明的师弟?

        卧草!

        就这小子???

        这一刻,无数人的嘴角,流出了嫉妒的口水!

        得,服了!彻底服了!

        你丹药师协会牛逼!

        而张凡,也是一脸懵逼!

        what    fuck?

        你是我师兄?

        ???

        别吧!

        你怕不是因为垂涎我的美色吧?

        而此时此刻,拍卖台上的张南,那张脸,已经如同雕塑了。

        ???

        张凡是傅明的师弟?

        你tm逗我吧?

        很快,张南快哭了。

        刚刚,他可是呵斥过张凡的啊!

        傅明那边,不会和他记仇吧?

        要知道,傅明最后一句话,还真不是威胁。

        惹怒了傅明,真的可能会没药吃的。

        可是,张凡怎么就成了傅明的师弟了呢?

        这简直梦幻啊!

        同时,躲在暗处看热闹周昇,也是变了脸色!

        “该死!张凡怎么可能是傅明的师弟!太狗了吧!”

        刚刚的局面,他是可以出去的。

        但是,他不会因为张凡而得罪屠生!

        哪怕他愿意用地阶剑技,地阶中品的修炼法诀去挖张凡。

        而现在,他是真的后悔了。

        能和丹药师协会搭上关系,他们会不会再愁丹药的问题。

        这一刻,周昇的大腿是真的快肿了。

        而此同时,楼上的屠生,那张脸无比狰狞!

        “五百亿!”

        “呵呵,和我们丹药师协会比有钱?脑子被驴踢了吧?七百亿!来,今天有种和我一直刚下去,谁怂谁孙子。”傅明插着腰冷笑。

        !!!

        整个会场,无数人的脸都黑了。

        尼玛,你丹药师协会有钱了不起啊!炫富不带这么炫富的啊。

        而张凡,则是半信半疑的看着傅明!

        这货,真是自己的师兄吗?

        这么顶?

        咳咳咳!如果真是师兄的话!

        那么,这笔钱,他帮着出,没毛病吧?

        反正你有钱,是吧!

        而此时,楼上的屠生,身上的剑气,更为浓郁!

        “好,好,你赢了!呵呵,不就是块灵魂木而已,七百亿灵石,你们丹药师协会,还真是有钱啊。”屠生冷笑,眸中露出讥笑的神色。

        七百亿,一块巴掌大小的灵魂木,不值得!

        “老子有的是钱,怎么?不服你上啊!憨批!”傅明插着腰骂道!

        “师兄威武,师兄霸气!”张凡也不管傅明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师兄了。

        为了七百亿!

        为了混沌木!

        亲哥都行!

        “咳咳咳,七百亿第一次,七百亿第二次,七百亿第三次!”

        张南麻木的敲下了手里的小木锤!

        刹那,张凡就跑了过去。

        “这东西是我的了吧?”张凡问道。

        张南点了点头!

        刹那,张凡直接把混沌木收进了仓库,拔腿就跑!

        “师兄,谢谢你的见面礼啦!”

        傅明:???

        见面礼?什么见面礼?

        卧草,老子这是帮你装逼而已啊,钱得出啊!

        我tm没钱啊!

        下一刻,傅明也是拔腿就跑!

        “周昇,一千五百枚化虚丹,找我师弟要!”

        周昇:???

        啥玩意儿?你说啥?找张凡要?

        于此同时,拍卖会所有人,脸都黑了起来。

        什么情况?

        这个钱,到底谁给啊?

        许久,一道不可置信的声音,这才缓缓响起。

        “他们俩,不会是演戏想要骗灵魂木吧?”

        “刚刚那个人,是傅明吧?”

        “不会是有人伪装的吧?”

        刹那,无数人看向了屠生!

        那眼神,带着笑意…戏谑…

        这一刻,屠生怀疑人生了。

        不会真碰见演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