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狼牙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书迷正在阅读:利刃出鞘
        1

        破晓的朝霞映红海面,滩头阵地各种设施一应俱全。两架涂着斑驳陆离迷彩色的米-8直升机径直飞过滩头上空,远处的战斗舰只、登陆舰只在集结,抗登陆部队在进入战壕和掩体。更深的二线阵地,铁甲快速抗登陆兵团在陆续进入阵地。再远的地方就看不见了,但是可以预见到层层的封锁。

        93春雷演习,一触即发。直升机直接降落在导演部的山顶临时机场,老爷子穿着迷彩服戴着作训帽,在刘参谋长等高级军官的陪同下,走向导演部的掩体。导演部的作战沙盘上,各个部队的集结情况都在上面。老爷子听着汇报,认真地看着沙盘。

        “目前,各个演习部队都按照预案在陆续进入演习现场。”总导演汇报说,“但是,担任红军特种大队的军区狼牙特种大队……失踪了。”

        “失踪了?”老爷子一抬头。总导演说:“对。”

        “红军司令部知道他们的去向吗?”刘参谋长问。总导演说:“知道,但是不肯说。”

        “为什么?”老爷子问。

        “他们想给蓝军造成突然打击,怕我们导演部泄密。”总导演苦笑。这种情况在以往的演习当中不多见,不过确实也有。老爷子甩出来一句:“这个何志军,搞什么搞?”

        “首长,要不要密语呼叫,让他出来汇报。”刘参谋长问。

        “不。”老爷子制止他,“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花招儿。”

        军官们走向面朝海面的瞭望台,整个海面犹如诺曼底登陆前的犹他海滩。

        2

        “华明一号”货轮渐渐靠近晨色中的码头,偌大的海锚沉重地扑进大海的怀抱。华明集团的经理林秋叶站在码头上,晓敏给她撑着伞,遮挡着细密的雨滴。海关高副关长满脸坏笑:“林经理,你这可是招我犯错误啊!不检查就通关,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你知道吗?”

        “得了!”林秋叶笑着说,“你要的部队介绍信、情况说明都已经给你了!海警那边也都拿到相同的手续了,这也算你们给部队建设做贡献了。”

        “我们刘总不是说了吗?今天晚上请你们吃饭,算是答谢了!”晓敏在旁边笑着说。

        “真搞不懂现在的部队,为了演习,什么稀奇古怪的招数都使得出来。”高副关长看着货轮停泊很无奈地笑着,“我们当兵那时候,多纯洁啊!”

        “要不怎么叫特种部队啊!”晓敏在一旁笑。

        货轮靠稳,吊车开始起吊集装箱,下面有货柜车已经在等了。开始升空的集装箱里面,已经吐得只剩下酸水的战士又吐成一片。林锐高喊:“忍着!都不许出声!不然被发现就麻烦了!”田小牛捂着自己的嘴,吐在手里。

        穿着便装的何志军和耿辉大步走下舷梯。两人都是西服,风度翩翩。

        “穿上这个衣服,你还挺像个人啊!”林秋叶笑道。何志军苦笑:“什么人啊?整个儿一个走私分子!我都快不会走路了,还是穿军装舒服。”

        “这是高副关长,也当过兵。”林秋叶介绍。

        “南海舰队榆林基地,正营转业。”高副关长和何志军、耿辉握手。后面紧跟着下来的是参谋长、郑教员、陈勇、刘晓飞等。都是穿着便装,戴着墨镜,神情警惕。

        “谢谢支持!”耿辉真诚地说。高副关长笑道:“天下当兵是一家,何况还是公事。”

        货柜车都已经装好,林秋叶签字。高副关长也签字,挥挥手,货柜车队出发了。林秋叶和晓敏开车带着,到岔路口分开了。林秋叶把车停在旁边,挥挥手。何志军坐在货柜车里挥挥手,车队径直走了。晓敏好奇地问:“他们去哪儿?”

        “不知道。”林秋叶说,“对了,廖文枫问没问你今天干什么来了?”

        “没有。”晓敏说,“我就说来帮你办点儿私事。”

        “晓敏,我叮嘱你的话千万别忘了。”林秋叶说。

        “放心吧。”晓敏说,“关于何叔叔的事情,他一句都没问!”

        林秋叶点点头:“你也不能说!”

        “我傻啊我?”晓敏笑着说,“您对我天天三次教导,我耳朵都出茧子了!走吧,咱们还得去市政府谈地皮的事儿呢!”奥迪车开走了。

        远处山头,廖文枫穿着运动服站在一辆山地车旁,他放下拍摄货柜车队的长焦照相机,苦笑:“果然有一套!”他打开旅游地图,在上面寻找着。他再抬头看看远处的海面,武装炮艇已经挂着红旗拉起了警戒线,海岸边的空中也有直升机在巡逻。虽然看不见地面的警戒线,但是可以想到肯定是重重封锁。

        “进不去了。”廖文枫感叹。他蹬着自行车回去,这个硬圈套,他可不想碰。

        3

        “我们现在已经在蓝军纵深后方的后方了。”何志军放下望远镜,耿辉跟他一起站在仓库顶上。他兴奋地说:“他们不会想到,我们会从他们后方的后方开始扎入心脏!”

        “嗯,所以我们要做好后方工作!”何志军眨巴着眼,“做好自己老婆的工作,就是战争胜利了一半!”两人哈哈大笑。

        仓库里面,集装箱已经打开。昏暗的光线下,战士们开始做各种战斗准备。两个空降兵的研究员在指挥战士们组装、调试动力伞和三角翼,参谋长和郑教员面对着围着地图的军官们在布置战斗任务。参谋长说:“午夜开始,发动攻击。行动代号‘北国苍狼’,各个作战单位的代号是苍狼一号,开始按照战斗序列排列。我们要保持绝对的无线电静默,化整为零,完成各自的战斗任务,然后死守!我们的援军会在凌晨1点开始登陆,如果顺利,你们死守不会超过4个小时。”

        “如果超过4个小时,援军没到呢?”一个干部问。参谋长抬头看他一眼,淡淡的四个字:“死战到底!”

        林锐在压空包弹,脸上的迷彩油已经画好,他冷冷地看着自己的战士们:“丢弃除了水以外的所有生活物资,我们要缴获敌人的来用!多带弹药,蓝军地面部队都是我们军区的精锐集团军,这会是一场硬仗!子弹打光了,用拳头和枪托!被蓝军按住了,用牙咬、用头撞!不许一个人被俘,只能按照演习规则阵亡!明白没有?!”

        “明白!”战士们怒吼,眼睛都冒火。

        何志军和耿辉大步从楼梯上走下来,官兵们起立。参谋长跑步到下面敬礼:“报告大队长同志!狼牙特种侦察大队特战队员全员到齐,正在进行战斗准备!请指示!”

        何志军挥挥手:“继续准备!”

        “是!”参谋长敬礼,跑步回去。战士们又开始忙活。林锐带着战士们背着步枪,开始调试动力伞和三角翼。陈勇、刘晓飞和张雷蹲在地图前,看着参谋长。参谋长严肃地低声说:“午夜开始的所有攻击行动,其实全部是为了你们‘猫头鹰’战术分队做疑兵的!当然,他们会完成自己的任务!我也相信他们会把蓝军搞得乱七八糟,而且死战到援军抵达!但是你们不要忘记你们的使命和责任……大队长,政委!”参谋长和郑教员急忙起立,三个军官也起立。穿着便装的何志军和耿辉都蹲下。何志军挥挥手:“蹲下说吧。”大家就都蹲下了,围着在地图前的大队长。

        “我们现在整个大队等于已经深入敌后了。”何志军说,“这就是我们要死战的阵地!蓝军的电力、后勤供应、油料供应、机场、导弹旅阵地、雷达站等都在我们的攻击目标以内,午夜时分,一旦战斗打响,整个蓝军后方会乱成一团!你们就要在混乱当中出击,兵分两路——一路由陈勇率领,使用三角翼攻击蓝军总司令部;一路由刘晓飞、张雷两名学员率领,林锐担任副手,他毕竟熟悉部队,使用动力伞打掉蓝军设在滩头的前沿指挥部!然后你们要死守,死守到我们的登陆部队可以占领这些要点,任务就完成了!”

        “在战术上,这等于自杀。”张雷冷冷地说。

        “对。”何志军黯然地说,“那怎么办呢?我们没有那么强的海航和陆航力量,可以接应特战分队出来。这是客观现实,但是我们一样要完成任务!”

        “引导海航轰炸、指引导弹攻击,这些特种部队可以完成的任务,我们一样都没完成。”张雷说,“我们现在就等于是敢死队,是人造的智能炸弹、电视制导导弹……只有进去,没有出来。”

        “我们没有啊!”何志军说,“你以为我不心疼?!航空母舰,我们有吗?!海军巡航导弹,我们有吗?!我们什么都没有,就这么几杆破枪、几个破人!”

        “张雷说得有道理。”耿辉说,“但问题不是我们这个层面可以解决的,国家和军队都很穷,我们现在只能来用自己的牺牲和勇敢来弥补这个差距!”

        “我不怕死,只是希望我的死有价值。”张雷站起身,戴上钢盔,“希望若干年后,我们不用在战争当中执行这种必死的任务!”

        “会有那一天的!”耿辉拍拍他的肩膀,“责任和使命,在你们这一代军人身上!记住你今天的悲愤——若干年后,当你成为特种部队的指挥员,你会为你今天的悲愤感到骄傲!因为我们的军队强大了,现代化了!”

        张雷敬礼:“勿忘国耻!牢记使命!”

        11点将至,各个分队都陆续点名出发,或者乘坐大轿车,或者乘坐货柜车离开了仓库。看着他们的背影,靠在仓库货物麻袋上抽烟的张雷,嘶哑着嗓音低沉地说:“燕丹善勇士,荆轲为上宾。图尽擢匕首,长驱西入秦……”“这就是我们的使命。”刘晓飞坐在他的身边,吐出一口烟,“犹如你天生就是伞兵,你生下来就是被包围的一样。”

        “我好像也是现在才开始思考特种兵的价值。”林锐坐在张雷那边,抬起头吐出烟圈,“我们被扔进这个虎狼之师,经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训练,被冠以各种荣誉和光环。我们面对着死亡,面对着伤残,面对着可能被俘虏而受的巨大耻辱……我们每次出击,都要告别亲人和爱人的眼泪,然后投身进入无尽的黑暗,可能从此不再归来。我们为了什么,这样去牺牲呢?”

        “一个信仰,一面旗帜和一句誓言。”张雷淡淡地说。

        “我和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他们会笑我。”刘晓飞笑了,“如果我上了地方大学,学个好专业,毕业以后可以跟我爸爸做生意赚钱,可以过不错的生活。而我的未来,就是在深山里,苦守着清贫,苦守着寂寞,当自己年华老去,再回首一看,可能一辈子也没经历过战争就这么过去了——但是我不会后悔,因为我们的身上都流淌的男人的热血,心里都有一个铁血的梦!当我老去,我会告诉自己的孙子——在这面鲜艳的军旗上虽然没有你爷爷的鲜血,但是却有他的青春!他把青春献给了这面旗帜,永不褪色的八一军旗!”

        “血是红色的,梦是绿色的。”林锐也笑了,“当我们投身黑暗,在枪林弹雨之中与死神接吻,伤痕就是我们最好的勋章!”

        “都成诗人了?”张雷笑。三个哥们儿哈哈大笑。张雷伸出右拳:“必胜!”刘晓飞和林锐伸出右拳,三个拳头撞击在一起:“必胜!”嘶哑的吼声,让不远处的战士们都睁开眼睛,看到没事又都闭目养神。三个人抽着烟,等待着战斗命令的下达。

        参谋长大声下达了战斗命令,三人和战士们一起起身,背上自己的步枪和装备,跑向动力伞。仓库的大门拉开了,陈勇率领的三角翼分队首先起飞,动力伞分队在他们后面也起飞了,外面的黑暗当中,已经是枪林弹雨,战火弥漫。

        滩头指挥部的战斗没有什么悬念,失去电力供应的蓝军前沿阵地刚刚接通备用发电机,十几个背着动力伞的战士已经无声地从天而降。他们直接降落在蓝军滩头前沿指挥部头顶,从上往下对这个堡垒发动了攻击。

        “催泪弹!”林锐冲着里面打了一梭子,闪身到堡垒边高喊。田小牛和董强每人拿4颗催泪弹直接就扔进去。林锐睁大眼睛:“我操!你要不要里面的人活了?”

        “反正不死人,我过过瘾。”田小牛嘿嘿笑。里面噗噗几声,白烟在黑暗当中居然很显眼地冒出来。

        “防毒面具!”林锐都被呛着了,咳嗽着急忙戴上防毒面具,“妈的!田小牛,你再用力过猛,我踹死你!”里面跑出来几个蓝军士兵,围在上面的战士们一阵扫射。蓝军士兵们都咳嗽着在地上跑。田小牛着急地喊:“你们都死了!都死了!倒下啊!”一个上士摆摆手,咳嗽着:“你们,太过分了!”

        张雷和刘晓飞带着戴好防毒面具的战士们冲入堡垒,见人就打。林锐带另外一个战斗小组也进入堡垒,逐屋搜索。枪声和催泪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蓝军的抵抗也很顽强,但是显然没想到红军特战分队会从天而降,防御阵地主要对外,没有对头顶,所以攻击势如破竹。

        “准备坚守待援!”张雷高喊。机枪哗啦啦架好,高射机枪摇平。远处的海面,登陆舰队已经在接近。第一波次的水陆两栖坦克已经下水,和登陆艇一起直扑海面。蓝军还在抵抗,但由于失去统一指挥,所以显得很凌乱。第一波次的海军陆战旅顺利登陆,战斗激烈,但是蓝军显然大势已去。田小牛眨巴着眼睛:“完了?不过瘾啊!”

        那边的消息从电台传来,陈勇也已经打掉了蓝军总司令部,但是损失惨重。三角翼在空中按照演习规则被打掉的就有5架,15个战士下地只有干看着,剩下的5架强行迫降成功。陈勇带人冲入总司令部,坚守到了援军到达。蓝军副司令等都被俘了,陈勇的分队基本上也差不多了,属于惨烈类型。

        “看来是结束了。”张雷从堡垒顶部站起来。此时,已经是凌晨。他的脚下,可以看见各个登陆部队在按照预案登陆。场面壮观,水陆坦克、两栖吉普车、登陆艇、气垫船等机动运输战斗力量在靠近滩头,排成队列的海军陆战旅在登车往纵深挺进。陆军集团军的大部队也在上岸,空中是成群的战斗机和轰炸机在低空往纵深直穿——由于红军特种部队的打击首脑、全面开花战术,蓝军的防御阵地崩溃了。张雷看着这壮观的场面,点燃一支烟。

        “我们还得走!”林锐从下面上来,“快去准备!”

        “怎么了!”张雷丢掉烟跟着他跑。

        “大队长有命令!”林锐说。三个主要分队领导围在电台前。

        “根据航空侦察,蓝军机动装甲兵团在三线建立了防御阵地,而且已经在组织战斗部队准备反扑。蓝军司令不在总司令部,他建立了两个司令部,他的司令部在三线装甲兵团中心位置!”何志军的声音从电台传出来。三个人看着地图。“如果蓝军装甲机动力量投入战场,我们的滩头阵地将会受到致命威胁!陈勇的分队已经失去战斗力了,我手头的可以快速跟上的力量只有你们!我命令你们,不惜一切代价打掉蓝军后备的司令部!”何志军高喊。电台安静了,三个人都在沉默。

        “操!怎么打?”张雷摘下钢盔,狠狠砸在地上,“那是坦克部队!我们就算是铁金刚,也要被碾成粉末!”——刘晓飞看着地图:“我们必须马上出发,如果蓝军的装甲机动兵团在我们的主战坦克上来以前发动攻击,水陆坦克是挡不住的!”——“通知战士们赶紧给动力伞加油!”林锐命令乌云,“清点弹药准备出发!快!”乌云答应一声去了。张雷冷静下来,拿起钢盔站起身:“现在天已经亮了,我们使用动力伞,等于是自杀攻击。”

        “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功绩与世长存!”林锐突然说,他俩都都看他。林锐戴好钢盔系着带子,“莫斯科保卫战,一批一批的无名英雄扑向纳粹的坦克部队,用他们的肉体来迟滞敌人的钢铁车轮!他们也知道是自杀,但是他们更清楚——他们的肉体迟滞敌人的进攻一秒钟,就是为最后胜利的到来拉近了一秒钟!”

        张雷戴好钢盔:“必胜!”——“必胜”三个年轻人嘶吼道。外面乌云在指挥战士们加油,张雷看着远处山顶的直升机:“那是哪个部队的直升机?”刘晓飞说:“那是演习导演部。”

        “林锐,去找陆战旅要辆卡车!我们冲过去!”

        “你的意思是?”刘晓飞问。

        “抢了他们的直升机!演习导演部的直升机,蓝军不敢打!”张雷高喊。

        林锐跑到下面,拉住一个海军陆战队的上尉:“红军特种部队!给我一辆卡车!”上尉挥挥手,叫来一辆装着物资的军卡。林锐拍拍他的肩膀:“谢谢!”卡车开过来,没有减速。战士们直接就攀上车边,翻身上车。张雷和刘晓飞跳上驾驶楼,林锐开着车直接冲向演习导演部。他们都眼睛血红,杀气震天。

        “连长,他们疯了吧?”一个海军陆战队的小兵张大嘴。上尉张着嘴:“不是他们疯了,就是我疯了!”

        演习导演部,老爷子正在观察着各个部队登陆,不时地点头:“何志军打得不错,完了后要他汇报。”——一辆卡车高速冲来。刘勇军一指:“那是干什么的?!怎么冲这里来了?!”话音未落,卡车径直停在导演部门口,张雷头一个冲进来端着81自动步枪。林锐和刘晓飞带着战士们冲进来,摆开扇面对着里面的首长们,警卫参谋和秘书唰啦啦拔出手枪上膛——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你们干什么?!”刘勇军挡在老爷子身前。“将军同志!”张雷眼睛血红,“战争期间,你们的直升机被我们征用了!”“没天理了?!”刘勇军怒吼,“都给我放下武器!”“现在是战争!”张雷高喊,“按照战争规则办事,立即交给我直升机和驾驶员!”“我送你们上军事法庭!”刘勇军上来就给了他一个耳刮子。张雷嘴角出血,倔强地看着他:“演习就是战争,这是你们教我们的!”

        “直升机给他。”老爷子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来。刘勇军回头。“按照战争规则办事。”老爷子淡淡说。张雷立正敬礼:“谢谢副司令!”“你是哪个部队的?!姓名!”刘勇军怒吼着问,“演习完了我找你算账!”

        “张雷,陆军学院侦察系侦察指挥专业17队学员!”张雷敬礼,手从钢盔沿放下来,转身带着战士们出去了。两架涂着演习导演部标志的直升机起飞了。

        “这是战争的游戏规则。”老爷子看着瞠目结舌的将校们苦笑着说,“我们教给他们的,他们只不过是在按照我们的话去做。”

        4

        值了一天夜班的方子君眼睛红红的,疲惫地走向自己的宿舍楼。她不时地和路过的同事打招呼,勉强笑着,强撑着自己还没完全恢复的身体。一辆军牌奥迪轿车停在宿舍楼前,她没在意,绕过轿车走向楼道门口。车门开了,萧琴下来,笑容可掬:“方子君大夫。”

        方子君回头,看着这个中年女人。她奇怪地问:“你好,我们认识吗?”

        “我们是不认识。”萧琴笑着说,“你和我女儿认识。”

        “你女儿?”

        “我是刘芳芳的母亲。”——方子君看看车牌,是军区司令部的首长车,再看看萧琴:“阿姨,您好!您有事儿吗?”

        “怎么,不请我上去坐坐吗?”萧琴笑着问。方子君在思考着。

        5

        演习导演部的两架首长直升机出现在蓝军坦克部队上空,准备死战到底的战士们从战车上抬起头看。各自部队的红旗都在飘扬,政工干部们在进行激情洋溢的战前动员:“……不是因为我们是蓝军,我们就是演习的配角!这是真正的战争,我们要死战到底!你们看——首长们亲自莅临战区上空,来看我们的表现!我们一定打出我们钢铁八团的威风来!”装甲兵们看着头顶的首长直升机嗷嗷叫——直升机里面,红军的特种兵们握紧了步枪,围拢在舱门准备出击。

        蓝军后备司令部。司令员正在对着作战沙盘布置,一个参谋进来报告:“司令员同志,演习导演部的首长专机来了!”司令员有点儿意外:“这个时候来?参谋长苦笑:“可能是来给我们作战前鼓劲的,仗打到这个份儿上,我们也是拼死决战!”

        “走,去迎接首长!”司令员挥手,高级军官们都跟着出去了。蓝军主官们站在临时机场边上,面色凝重。两架直升机缓缓降落了,蓝军司令带着主官们迎着螺旋桨的飓风走过去,舱门缓缓打开,蓝军司令高喊:“敬礼——”主官们敬礼。一支黑洞洞的81自动步枪枪口出现在他们面前——蓝军司令张大嘴。

        “啊——”张雷扭曲着脸高叫着打出一个扇面。蓝军部队还没反应过来,张雷和刘晓飞带着战士们就冲出直升机,一阵狂扫。林锐带人从另外一架飞机飞身而出,怒吼着杀向蓝军司令部。“有一手!”蓝军司令的脸白了。张雷大步走上来,撕下他的胸条:“你们都阵亡了!”特种兵们围上去,撕下他们的胸条。

        林锐带战斗小组冲入司令部的地下掩体一阵扫射,电台兵扑向电台高喊:“立即回援司令部!立即回援司令部!”乌云冲上去一脚踢开他,按在地上枪口对着他:“告诉他们,司令部没事!”电台兵倔强地看着他。乌云举起枪托,林锐伸手抓住:“胡闹!这也是我们的战士!”他拉起电台兵,电台兵的眼中都是热泪:“班长,算我自杀吧!我不当俘虏!”林锐无语,慢慢撕下他的胸条。田小牛带着战士们疯狂捣毁蓝军司令部的通讯设施。林锐苦笑:“已经晚了。蓝军的坦克部队已经在逼近我们。”

        外面,蓝军主官们都撕下了胸条,站在山上看风景。张雷拿着望远镜,看着钢铁兵团在聚集,后队变前队往司令部开来。蓝军司令走到他身边:“你们已经赢了。放弃抵抗吧,没有用。特种部队再剽悍,也不是坦克的对手。”

        “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张雷淡淡一笑。刘晓飞站在他身边。张雷高喊:“弟兄们!我们端了蓝军两个指挥部,击毙了起码6个将军!我们打掉了他们的指挥中枢,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特种兵们慢慢围在他的身后。“四面八方都是蓝军的坦克部队!”张雷高声说,“你们都看见了!起码一个坦克团在包围我们!我们是投降还是死战到底?!”

        “死战到底!”特种兵们迷彩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脸上的迷彩油都模糊了,只有黑白分明的眼睛透着血丝。林锐高喊:“就是让坦克把我们碾成肉末,我们也绝不投降!”十几个年轻的战士拿着81自动步枪等各种轻武器,站在山头上看着四面八方的坦克部队完成了包围,开始组织战斗队形向山头开来。林锐大笑高喊:“唱首歌儿!夜色当中——预备——起!”

        嘶哑的歌声响起:“夜色当中,我们是一把利剑;黑暗当中,我们是一道闪电。高山挡不住我们的脚步,深水淹不没我们的信念。我们是黑夜的精灵,我们是平地的飓风,我们是看不见的影子,我们是中国特种兵……”

        战士们看着逐渐逼上来的坦克,面无惧色,脖子青筋暴起在高唱着《特种兵之歌》。歌声逐渐被淹没在钢铁猛兽的车轮声中。只有他们毫不畏惧的眼睛,犹如黑夜当中的闪电,闪烁着刺目的光芒。

        6

        “我来,是有话想对你说。”萧琴接过方子君递来的杯子,还是笑容可掬。“阿姨,有什么话您就说吧。”方子君慢慢退后,靠在写字台背对窗户站着。萧琴仔细地打量方子君:“你真的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很有魅力的女人。”方子君不说话。

        “难怪兄弟俩都这么喜欢你。”萧琴还是笑容可掬。方子君的心被扎了一下。

        7

        坦克的车轮已经碾过司令部前面的警戒战壕。特种兵们冷眼注视着,握紧了手中的步枪。坦克的车长掀起盖子,惊讶地看着他们。张雷、刘晓飞、林锐和身边的战士们背对背站成一个圆圈,都面无表情。车长颤抖着声音说:“铁虎1号报告,敌人不肯投降。他们好像要和我们拼命!”张雷看着坦克一点点逼近,脸上浮起狡猾的笑意:“听好了!——换工兵锹!”大家无声地丢掉步枪,拿起身后背囊上挂着的工兵锹,握在手里。张雷脸色突然一变:“坦克履带!杀——”——“杀——”喊声震天。

        8

        “你是一个非常有手段的女人,我们芳芳比不了你。”萧琴笑着说。方子君咬着嘴唇:“阿姨,我不明白您的意思。”萧琴的笑容变得冷峻:“不是吗?两个出色的青年军官,还是亲生兄弟,都成为你石榴裙下的俘虏?”方子君不说话,眼中开始带泪。萧琴脸上渐渐没有了笑容:“芳芳非常单纯,单纯的跟一张白纸一样。她没有经历过爱情,她的心是透明的!”

        方子君把脸撇开,不让她看见自己的眼泪。

        9

        “杀——”特种兵们怒吼着扑向面前的钢铁战车。车长们都惊了。张雷第一个冲上去,工兵锹塞入第一辆坦克的履带。履带转动了几下,工兵锹扭曲了,但是塞住了轮轴,坦克熄火了。张雷大笑着跳上坦克,揪住目瞪口呆的车长。车长揪住他的领子高喊:“哥们儿,你疯了?!”

        “我不会被俘的!”张雷高声吼道,手中的一颗催泪弹就丢入坦克。“我操!”车长急忙跳出来,里面的战士疯狂地从白烟中往外钻。张雷哈哈大笑,抓住车上的高射机枪嗒嗒追着扫射狂奔的装甲兵。

        10

        “我希望你放过芳芳的初恋!”萧琴冷冷地说。方子君颤抖着声音说:“这不可能!我爱他!”萧琴站起来厉声说:“你没有资格爱他!你是一个不纯洁的女人!”

        方子君闭上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来。

        11

        坦克部队显然对这些跳来跳去的特种兵无奈了,有5辆坦克被工兵锹塞死了轮轴。坦克团长怒声命令:“给我抓住他们!”

        钢铁战车都停下了,装甲兵们都跳出车追打特种兵。现代化的战场立即变成斗殴场。双方都是血红着眼睛,抡起拳头互相撕扯着。一片混乱。

        12

        “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弃自己的爱情!”方子君咬着嘴唇几乎咬出血来。

        “你从小在部队长大,对军队,对军装肯定有着不一样的感情。”萧琴脸上浮出笑容。方子君转过头,睁大泪眼看她。萧琴怒吼:“我明天就可以让你脱了军装,滚出部队!”

        13

        哗——张雷的迷彩服上衣和迷彩短袖衫一起被两个装甲兵抓住撕开了,他拼命挣脱出来,光着膀子、戴着钢盔、血红着眼睛摔倒一个扑上来的装甲兵。林锐抱住一个装甲兵起身飞踹,踢倒后面扑上来的装甲兵。刘晓飞用工兵锹的木头柄和几个装甲兵打在一起。特种兵们的衣服都被撕烂了,一个被按倒,几个特种兵冲上来救。他们保持着圆形的松散战斗队形,背靠背和如同潮水一样涌来的装甲兵搏斗。他们的眼睛都是血红的,声音都是嘶哑的,嗓子里面只有一个声音:“杀——”

        坦克团长默默地看着和自己的上百装甲兵肉搏的十几个年轻的特种兵,脸上的表情由愤怒变成感动。很多装甲兵站在他身边的坦克上,也在默默地看着。团长的声音突然低下来:“他们不想被俘!满足他们的愿望。”旁边的副团长点头,爬上身边的一辆坦克拉开高射机枪的枪栓:“全部后退!”

        在前面扭打的装甲兵们听到命令,陆续挣脱出战团,退后了。十几个特种兵弟兄孤零零地站在坦克的包围当中。副团长命令:“机枪准备!”哗啦啦,一片拉高射机枪的声音——张雷看着面前的钢铁战阵,突然爆发出笑声。刘晓飞和林锐也笑出来了。特种兵弟兄们笑出声来,这笑是由衷的——“开火!”团长高声喊。嗒嗒嗒嗒……十几挺坦克高射机枪喷出烈焰,空包弹壳飞得老高。年轻的特种兵们在枪声当中没有像触电一般抽搐,只是发出了由衷的嘶哑的笑声。这笑声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撼,感到鼻子酸酸的。

        枪声停止。张雷举起右拳高喊:“我们没有被俘!”刘晓飞激动得都跳起来了,抱住了身边的林锐:“我们牺牲了!”特种兵们欢呼雀跃,互相拥抱在一起,似乎在庆祝自己在这场演习当中成为阵亡者——装甲兵们却都沉默了。

        14

        方子君抬起头已经是泪流满面:“我17岁参军,新兵的时候就上了前线!我是从战火当中爬出来的,我能从战争中活下来已经很幸运了!是的,我留恋这身军装,但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如果非要我做选择,我可以脱下这身军装!我对得起军队,对得起国家,我问心无愧!我在地方也会是一个出色的医生!——但是你不要想这样就可以把我和张雷分开,我爱他!我爱他!”

        萧琴笑着看着她:“你爱他?你能给他带来什么?”“我全部的爱!一个幸福的家!”方子君的声音变得坚定起来。“你知道老刘的位置,如果张雷成为我的女婿,他在军队可以说会一帆风顺。张雷希望成为职业军人,成为将军——只要他和芳芳在一起,这个并不是非常难的事情。”萧琴的语气很平静。方子君仰起高傲的美丽的脸冷笑:“你太小看他了!你知道他是什么?他是一只高傲的鹰!你的这些所谓的好处,在他的眼里一文不值——相反,他会唾弃你,因为你把他看成了势利小人!”“是吗?你的意思就是我是势利小人了?你看看这个再说。”萧琴还是那么笑着。方子君看着她把一份打印好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只看了一眼,她的脸就白了。

        15

        张雷擦去眼中的泪花,笑着站直了,面对坦克团长敬礼:“上校同志,我们已经牺牲了!按照规定,我们退出演习!”刘晓飞、林锐撕下自己的胸条。特种兵们笑着撕下自己的胸条。看着这群虎狼一样的战士,坦克团长无声地举起右手贴在帽檐上。副团长高喊:“敬礼——”唰——装甲兵们在车上车下齐刷刷地举起右手。特种兵们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全体注意——”林锐高喊,“敬礼——”唰——十几个满身伤痕的特种兵举起自己的右手,贴在钢盔的边沿或者自己的光头太阳穴上。

        团长放下右手。副团长高喊:“礼毕——”林锐高喊:“礼毕——”

        现场一片肃静。蓝军司令和他的高级军官们走过来。蓝军司令看着这些满身伤痕却坚强的战士,点点头:“我很遗憾,你们不是我的兵!”

        “首长!”张雷敬礼,真诚地道歉,“对不起!”

        蓝军司令的嗓门提高一倍:“但是我很骄傲——你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人!”

        16

        “你知道这份材料的分量。”萧琴还是那么笑容可掬,“可以毁掉很多人的前程!”

        方子君拿着材料,仔细地看着。标题是《a军区特种大队常委违法克扣士兵伙食费情况报告》。方子君的脸越来越白。“你可以舍得军装,我不知道何志军舍得不舍得。”萧琴微微靠后,欣赏着被打掉傲气的方子君。方子君看着萧琴:“他们是为了搞训练!”“但是他们违法了!法律只看结果!”萧琴严肃地说。方子君气得嘴唇发抖:“你卑鄙!”

        “我是卑鄙?”萧琴冷笑着说,“我是为了我的女儿。为了我的女儿,我什么都可以做!哪怕是卑鄙的事情!这份材料是我花了一周时间详细调查出来的,证据确凿。你可以想象,老刘看到这份材料会多么震惊!也可以想象,军区在处理这种问题上,会绝对痛下杀手!”方子君的嘴唇抖动着:“你在拿这个和我做交易?!”

        “对!”萧琴厉声说,“就是交易!你不答应我,我立即让这份材料公布于众!让首长们都看看,他们当作心肝宝贝的特种大队出了什么事!你知道这对于特种大队意味着什么?!——何志军、耿辉,包括几乎所有的常委都会脱下军装转业!”——方子君的心一震。“刚刚组建的特种大队将会蒙受这个耻辱,他们多少年都会成为笑料,翻不过身来!”——方子君愤怒地看着萧琴,嘴唇颤抖着却说不出话来。

        17

        高级越野车组成的车队疾驰而至。“敬礼——”在场的军人们举起右手向首长们敬礼。老爷子在刘勇军等高级军官的陪同下走过来,边走边还礼。“礼毕!”军人们肃立在原地,军姿站得都很好。老爷子看着面前狼藉的战场,看着熄火的坦克,看着这群衣服被撕烂、伤痕累累、伤口还在流血的特种兵们,久久无语。刘勇军也很惊讶,看着傲气的张雷不说话。老爷子慢慢走过去,挨个儿打量这些伤痕累累的战士。林锐对老爷子行注目礼,面容严肃。老爷子突然露出笑容:“我记得你,你以前在农场养过猪。”林锐敬礼:“报告首长!中士林锐,现在是狼牙特种侦察大队特战一连一排‘特战尖刀班’班长!”

        老爷子点点头,替他戴正钢盔。张雷、刘晓飞对走到面前停下的老爷子敬礼。老爷子笑着说:“你们两个红牌哼哈二将,现在可以把我的直升机还给我了吧?”张雷和刘晓飞都不好意思地笑了。“首长,我们向您道歉。”张雷说。老爷子问:“道歉?为什么道歉?你们是按照我的要求进行战争,为什么要给我道歉?我下次记得把演习导演部藏起来就可以了,不用道歉了。”蓝军司令跑步过来敬礼:“首长!”“走吧,我们进去谈这次战役你们的问题。”老爷子径直走向蓝军司令部。

        军官们都跟着,从特种兵们面前经过。刘勇军走到张雷跟前:“张雷,我记住你了!”张雷说:“首长,对不起!”刘勇军脸上露出笑容,摸摸他的脸:“疼不疼?”“首长,我早忘了!”张雷笑着说,“当时光顾着着急了!如果我们再晚点儿,蓝军坦克部队就把我们的滩头阵地给打掉了!”刘勇军的声音很柔和:“还有几年毕业?”“两年。”张雷说。刘勇军不说话,往里面走。他走了几步,突然回头:“毕业了,愿意不愿意做我的参谋?”张雷很为难。刘勇军看着他的眼睛:“说实话。”

        “报告首长!我不愿意。”张雷说。“理由?”刘勇军没有生气,只是看着他的眼睛。“我的目标,是成为一名真正的特战军官!”张雷诚恳地说,“我要下部队带兵!”刘勇军点头:“好好干!我记住了你的名字,你会是个出色的军官的!”“谢谢首长!”张雷立正,敬礼。刘勇军还礼:“对了,你挨了我一巴掌,也应该记得我的名字——我姓刘,刘勇军!原来是a军的军长,现在是军区司令部参谋长。我们会再见面的!”他转身进去,张雷傻在原地。张雷记得这个名字,因为刘芳芳告诉过他,她父亲的名字。

        18

        “何志军是你的养父,是一个当了20年兵的职业军人。”萧琴还是那种笑容,“你不可能不知道,他对军队的感情。我都可以想象,当他被剥下军装的那种无所适从,那种惶惶不可终日的窘迫。我从侧面了解过他,他可以说是一个模范军人,军队就是他全部的精神和现实世界,是他的灵魂支柱。”方子君不说话,眼睛已经被泪水占据了。

        “你可以想象,他失去了这个灵魂支柱会是什么样子。”——方子君闭上眼睛,泪水了流出来。“你的养父失去了他的灵魂,这个结果是你一手造成的!”萧琴的声音变得严厉。方子君急促地呼吸着,捂着胸口。萧琴站起来不紧不慢地继续说:“还有耿辉,多好的一个政工干部!他在军区的口碑,都快成了活着的焦裕禄了!他已经得了癌症,胃癌早期——你是知道的。因为他来检查不愿意惊动别人,是通过你找的肿瘤科主任。如果治疗得当,加上心情舒畅,生命是可以挽救的。如果他的军装在这个时候被脱下来,你是大夫,你不会不明白这会对病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他的病情会恶化,他的生命将会一下子失去动力,而且他的辉煌政工干部生涯会蒙受耻辱!他到死也会背着这个耻辱!——而这,也是你一手造成的!”

        方子君无法呼吸,抓住桌子边缘滑倒在地上,靠着桌子跪在地上大口喘气。

        “你会成为罪人!他人和你自己都不可饶恕的罪人!”萧琴严厉地说道,“而这,”她仰起下巴,“都是因为你可笑的爱情!”方子君高喊:“你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啊——”她痛苦地抽泣着。萧琴满意地看着这个结果,眼中也有眼泪:“我实在不愿意这么做,可是为了我的……女儿!我什么都做得出来——你给我记住了,每个字都给我记住了!我萧琴这辈子,最疼的就是我的女儿……如果她不开心,我就会让伤害她的人付出百倍的代价,我说到做到!所有的人,都要付出代价!你,和你身边所有的人,都会在这件事情上被毁掉!”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方子君绝望地哭着喊。

        “因为,我爱我的女儿!”萧琴把眼泪咽下去,声音颤抖着说。

        “你给我出去——”方子君高喊,“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

        萧琴慢慢走到门口:“我是想出去,因为我也根本就不可能喜欢你!我给你时间考虑,如果我看不到满意的结果——那么你会亲眼看见所有的一切和所有的人都被毁掉,就是因为你心中那可笑的爱情!”萧琴摔门走了。方子君靠在桌子上大声哭着,撞着自己的头:“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啊——”她的哭声,凄惨而又绝望。

        19

        “旗开得胜!”三扎冒着白沫的啤酒碰在一起。三个小伙子仰脖灌下啤酒,抹抹嘴巴,都是喜不自禁。“这次我们真是痛快!天降群狼,直接干了蓝军俩司令部,还征用了军区首长的直升机!我敢说,他们从没见过我们这样的鸟兵!”林锐兴奋地说。刘晓飞脸上冒着红:“多少年也没见过!因为咱哥儿仨没凑到一起啊!”“把81杠往舱门口那么一架!”张雷比画着,“嗒嗒嗒嗒——我就报销了他们三个将军和四个大校!”三个年轻军人哈哈大笑。

        “不背诗不足以表达我现在的心情!”张雷一下子站起来,一脚踏在凳子上摆出姿势,想半天没想起来什么诗。林锐和刘晓飞哈哈大笑,张雷也乐了:“你们打扰我的思路,该罚啊!”

        “得了吧,就你那点本事,哄哄女孩子还可以,哄我们俩——差点儿事儿!”刘晓飞搂着林锐说。张雷一比画,开始深情朗诵:“葡萄美酒夜光杯……”

        “得得得,你歇了,歇了!”林锐打断他,“下来喝酒!站那么高,你以为就是穆铁柱了?”张雷扑哧一乐,下来拿起倒满的啤酒:“下一次,我们弟兄再合作!必胜!”“必胜!”咣!三扎啤酒碰到一起。还没喝呢,老板娘进来:“快快快,藏起来,有纠察!”仨人急忙放下啤酒,噔噔噔上了二楼阁楼。警通连小汪带着俩兵走进小酒店:“老板娘,今天有我们的兵没?”“没有!没有!没有!”老板娘满脸堆笑,“怎么可能啊?你们不是说了吗,不许你们的兵出来喝酒!我怎么敢违反你们的规矩,店还开在你们门口呢!”“我怎么老远就听见有人叫唤?”小汪直接就进了里面的小雅间,看见杯盘狼藉:“这谁吃的?”“哦,是刚刚走的三个客人。”老板娘笑着说。

        小汪看看阁楼,直接就上去了。他打开门,里面没人,只有几筐鸡蛋和两只绑在筐子上的老母鸡在咯咯嗒嗒。他看看,就出去了。

        “走吧。”小汪挥挥手,三人走了。三轮摩托嘟嘟走了。老板娘赶紧上了阁楼,果然没人,她很纳闷儿。

        “走了吗?”老板娘一抬头没吓死,三个兵撑着四肢在阁楼的木质天花板上,大气也不敢出。“走了,走了,我的小爷爷们!你们别把我这破楼给撑坏了!”三个小伙子跳下来,嘿嘿笑着下阁楼了。刚刚坐下,帘子就开了。小汪笑容可掬:“哥儿几个,喝着呢?”

        20

        夜色当中,方子君没有开灯。她坐在窗前,没有什么表情,月光照亮她惨白的脸。她只是一支接一支地抽烟。桌子上的烟灰缸已经满了,旁边也掉着零散的烟头儿。三个空烟盒扔在桌子上。她抚摩着桌子上的相框,已经换成张雷的照片。他穿着迷彩服,扛着81杠,歪戴着作训帽,刚刚跑完5公里浑身是汗,却傲气十足伸出大拇指。方子君笑了,抚摩着张雷的脸:“你知道吗?你有多淘气?”

        21

        衣着普通的廖文枫站在山上,拿着长焦照相机对着山下对面的部队大门。咔嚓了几张哨兵和里面可以看见的大楼等建筑物以后,在大门旁边四处看着。镜头落在了小酒店上,他咔嚓了一张。老板娘正在打烊,收拾东西。廖文枫背着背包走过来,开口就是一嘴标准的本地方言:“老板娘,还有吃的吗?”“哟,对不起,打烊了!”老板娘笑着说,“火都关了。”“有凉菜也中啊!”廖文枫说,“我在山里转了一天了,凑合吃点儿算了。”老板娘说:“那我给你弄个凉拌牛肉吧。进来坐。”

        廖文枫进去,选择对着门口的方向坐下。他看着门口,这个方向可以清楚看到部队的围墙。老板娘端着东西出来,廖文枫道谢吃着。老板娘问:“这么晚了,你在山里转什么?”“哦,我是省旅游公司的,最近在这里搞景点勘察。”廖文枫说,“你这个小酒店生意不错吧?”

        老板娘苦着脸坐在门口:“好啥啊!按说挨着部队吧,当兵的哪儿有不喝酒的?我就借钱租了村里的这个门脸儿,谁知道他们部队规矩这么严,不许喝酒!就是偷偷跑出来几个,也成不了气候啊!而且每次发现了都要抓回去处理,也就越来越少人出来喝酒了!我看啊,马上就得关了,还欠了一屁股债!”廖文枫吃着,好像不注意她说话。老板娘抱怨说:“唉,这可怎么整啊!”

        “这什么部队啊,管这么严?”廖文枫问。老板娘说:“说是炮兵教导团,可我也纳闷儿,怎么就没见过他们的大炮呢?倒是后山总是噼啪枪响个不停,晚上也打。”廖文枫问:“我看你里面还有雅间?”老板娘说:“是啊。要不,你进来看看?”

        廖文枫跟她进去,里面还没收拾。老板娘说:“刚才有三个兵出来喝酒,这不就被抓回去了!搞不明白,你说他们炮兵教导团的兵抢什么飞机啊?还说报销了什么什么将军的!”廖文枫眼睛一亮,看看上面:“还有阁楼啊?”老板娘说:“那不,你要愿意也看看吧。我当仓库用的。”

        廖文枫上去,打开阁楼的窗户。可以看见大队院内的基础训练场,不过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他笑着下去:“我看这个地方挺有发展的,你也别关门。”老板娘苦着脸说:“发展?什么发展?”廖文枫似乎是不经意地说:“这里附近的山里风景不错,要是搞成风景区,再有度假村,那不就是发展吗?谁都从你这路上过,你不赚钱赚海了吗?”老板娘喜出望外:“真的啊?你们要在这里搞旅游开发?”廖文枫说:“有这个想法,可能得一段时间吧。”老板娘又失望了:“唉,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廖文枫说:“这样吧,我先入股。我是看好这里了,你也蛮能干的,你也别关门。先把小酒店开下去,等以后发展起来了,算我原始股啊!”

        “真的啊?那敢情好!那敢情好!”老板娘喜笑颜开。廖文枫说:“我先入3000吧。明天我给你送钱来。”老板娘乐得不知道怎么说话了:“好好!”

        22

        “本事不小啊,你们?”正在巡哨的耿辉扎着武装带,冷冷地看着这三个被小汪带回来的小伙子。三个家伙都低着头。

        “刘晓飞,张雷——你们是陆院的人,明天就回去了,所以我不说你们!林锐!你是老兵还是班长,上个月刚刚入党!你就给我搞这个?!你让我怎么在全大队官兵面前交代!”

        林锐抬起头:“政委,我……”耿辉说:“你你你什么?!你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大队怎么规定的?!我们是一线作战部队,应急机动作战部队,24小时随时待命,要滴酒不沾,随时保持清醒的头脑!你喝多了怎么打仗?”

        “是,政委我错了。”林锐低声说。耿辉指着他的鼻子数落:“还有!你作为班长,居然带着两个来实习的学员翻墙头出去喝酒!知法犯法?你还是新兵吗?是不是不信我再派你去养猪?!”两个学员忍不住扑哧一笑。耿辉问他们:“笑什么笑?”他们都不敢笑了。

        “你们都是军人,要知道什么是令行禁止!都是人尖子、机灵鬼,大队为什么禁酒,你们比谁都清楚!为什么还要去喝酒?讲!”耿辉大声问。张雷老实说:“报告!我们高兴,没地方发泄。”

        “没地方发泄,你干吗不去爬攀登楼啊?不去跑障碍啊?那我不批评你们,反而要表扬你们,喝酒不是找抽嘴巴子吗?”耿辉厉声说,“而且还出去喝酒!大队怎么教育的?就是在普通部队,也不能熄灯以后翻墙头出去喝酒啊!何况这是特种部队!”三人当然都不敢吭声。耿辉痛心疾首地指着林锐的鼻子,“林锐,你这个处分是跑不了了!你们两个,我管不了,交给郑教员处理!——还有,我为什么反复强调不能出去喝酒?为什么?你们谁知道这个道理?酒后吐真言啊!喝多了你们就会胡说八道!你们的脑子都装着东西呢,同志们!这点保密意识、安全意识都没有,你们也想做职业军人?!”

        傲气的张雷诚恳地说:“政委,我知道错了。”刘晓飞也说:“我也知道了。”耿辉问林锐:“你呢?”林锐说:“我更知道错了,明天早操以后我在全大队作检查。”耿辉说:“你刚刚因为特嫌事件受到军区嘉奖,又犯这种毛病!你让我怎么说你啊!”

        23

        头疼欲裂的方子君流着眼泪,在稿纸上写下:“张雷,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她的眼泪吧嗒吧嗒落在稿纸上。她扑在稿纸上哭着,眼泪浸湿了稿纸:“为什么让我爱上你啊,为什么……”照片上的张雷还是那么傲气地笑着,一点儿都不知道方子君的烦恼。方子君哭着哭着没有声音了,倒在稿纸和烟头儿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