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麒麟神相在线阅读 - 第221章 睡觉

第221章 睡觉

        白苏苏果然奸诈,因为她本来就是骗子出生,说好的正经睡觉呢?你给我这玩意是什么意思?再说了,我从来都不戴这玩意。

        “哎呦,我姐姐这么漂亮,万一你半夜忍不住怎么办?我肯定是希望你做个正人君子,但如果出了意外,那这东西也可以有个保障。”

        白苏苏对着我眨了下眼睛,一副俏皮的样子,然后将小孩嗝屁袋瞬间塞进了我的裤兜里。

        “我姐姐今晚就交给你了,可别出什么事,不然我做鬼……就可以服侍你了。”

        白苏苏说完后,迅速退了出去,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我赶都赶不上,也不让我说句话,她啪一声,立刻将门给紧紧关上了。

        这娘们,真是心机够重的,不过这次我暂时猜不到她想干什么?如果只是单纯的跟白沐睡一觉,会有什么变化吗?

        我猜了半会也猜不到原因,白苏苏习的是巫术,以邪门诡异为主,她的邪路子多得是。

        现在房间只剩下我和白沐了,她坐在床边一动不动,跟个木头一样,白苏苏给她穿了一件性感的睡衣,还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比之前看到的她漂亮了好几倍,不然披头散发的,跟个女鬼一样,论样貌,她不逊色于白苏苏,不过身材没白苏苏好。

        房间里阴气很重,阴风阵阵,白沐身后有七只恶鬼,不知道跟她同床一张床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可都已经答应白苏苏了,我也不能食言。

        “你,睡觉吗?”

        我走了过去,然后手在她眼前晃了一下,她表情呆滞,跟木头一样,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意识,所以我试了她一下。

        没有反应,依然呆呆坐着,说实话,这种基本上就跟死鱼一样,我不可能会有什么心思的,没有互动,还不如用五指姑娘,所以白苏苏想太多了。

        我帮白沐扳正了身体,然后按住了她的肩头,将她推到了床里,她期间任我摆布,好像一个无魂之人,就只剩一个躯壳一样。不过我可没有对她做什么坏事情,我甚至还帮她盖上被子。

        她眼睛一直睁得大大的,我不知道她这怎么睡觉?根本不闭眼的。

        我尝试着帮助她,但没有用,不管多少次,她都会睁开,那眼睛里面有怨气,戾气,甚至杀气,跟死不瞑目的人一样,最后我只能放弃了。

        千万别半夜回魂就行,所谓的回魂不是回魂夜那个回魂,而是那七只恶鬼突然控制她的身体,那时候的她非常恐怖,会杀人的!

        搞定她后,我也躺在了她的侧边,不过中间隔了一点距离,男女授受不亲,虽然她一副木头的样子,连反应都没有,但我也不能占她便宜。

        我担心半夜会起变故,于是一直想着睁眼到天亮,可是到了凌晨三,四点的时候,我终于坚持不住了,要知道进沈家禁地的时候,我在里面耗费了多少精力,人也受了一点伤,身体到达了极度的疲劳。

        终于,在我眼皮打了几百回合架的时候,我扛不住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睡当中,在这之前,白沐还是好好的,一点动静没有。

        可我睡着后,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我见到了白沐,她穿着雪白的小裙子,很是清纯可爱,头上还带着一个洁白的蝴蝶发夹,看上去如同一个邻家少女。

        在梦里,我什么都做不了,连呼叫都难,她好像控制了我一样,任她摆布。

        白沐把白裙子解下,一步一步走向了我,只留下两只白袜子和蝴蝶发夹在身上,我已经记不清是她对我图谋不轨,还是我对她图谋不轨了。

        反正在梦里,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干柴烈火,策马奔腾,不过我好像是身不由己一样,而且这个梦很真实。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立马坐起了身,然后第一时间看向了白沐。

        白沐安静的躺着,她的衣服也好好的,眼睛也闭上了,虽然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闭上的。

        再看我自己,衣服也是好好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昨晚的梦就仅仅是一个梦而已。

        真是奇怪,我怎么会做这种梦呢?还是跟白沐?人家都说,“日”有所思,夜才有所梦,可我对白沐是没有想法的,怎么会做这种害羞的梦呢?

        “怎么样,昨晚……感觉还可以吗?”突然,房间里响起了一个声音,把我吓了一大跳,差点没从床边摔下来。

        我定睛一看,发现白苏苏站在房间的窗边,然后笑吟吟的看着我,刚才那句话就是她说的。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不敲门?”

        我连忙白了她一眼,这也太不礼貌了,进来之前先敲门,基本礼仪都不知道吗?

        “我进来很久了,是你自己美梦做得太爽,不想醒来罢了。”

        白苏苏依然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看得我想揍她,好像拉皮条的一样。

        “什么梦?我什么时候做梦了?别瞎说。”

        我连忙否认,做这种梦,谁好意思让人知道啊,而且还是和白苏苏的姐姐。

        “呵呵……”白苏苏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发了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我也没有再跟她瞎聊,连忙穿鞋打算离开了。

        可我一起床,白沐也立刻自动弹了起来,跟不倒翁一样,眼睛盯着我看,把我吓了一大跳,这两姐妹虽然没有一惊一乍,但却经常会吓人,而且这种阴间的行为总会让人冷不防的被吓到。

        “她这……”我朝白苏苏看去。

        “没事,她就这样,你身上阳气重,翻身起床牵引到她了,她不是真跟你一起起床。”白苏苏连忙解释道,她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而且她说的这种状况还真有。

        “那我走了。”

        我下了床,穿上鞋,连忙打算开溜了,与白苏苏约定的事情已经完成,不走还想留下来吃饭吗?

        白苏苏也没有拦我,我推开门径直下了小区,然后松了一口气,总算完成了,而且没有发生任何事,就单纯的睡了一觉,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昨晚背负的压力太大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摸出了裤兜里的小孩嗝屁袋,奇怪的是,包装纸还在,但里面的东西不见了。